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芙蓉国】林彪父子是怎样踏上叛逃不归路的(图)?   

2017-03-06 08:27:24|  分类: 柯云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立果眼前浮现出了父亲单薄瘦削的身体,也想到了父亲曾经对自己讲过的话:自己才是林彪的接班人。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越走越焦躁,他需要在内外险恶的环境中捍卫自己的继承权。

 从接班人到叛逃:林彪是怎样踏上不归路的(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柯云路“文革”小说代表作

《芙蓉国》

精华选载

 

权力使人迅速成熟,林立果现在在毛家湾家中的感觉与过去完全不一样了,他再也用不着唯唯诺诺,此刻站在房间里,自己都感到十分挺拔。当他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写字台前观看地球仪时,目光中透射出的是自信和力量。他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草绿色的军裤被小腿甩得一下一下发出声响,显示了深思熟虑的节奏。伸手拨拉了一下地球仪,看着它平稳地旋转着,目光中露出阴森的审视。他伸手摩擦着地球仪,地球仪在他需要的位置上停住了,中国的版图都在他的目光之下。他现在已经多少觉出自己的力量在中国的影响了,他在椅子上坐下,跷起二郎腿,目光矇眬地思索起中国的政治大局。

中国目前的政治形势到了非常要害的时候。

去年,也就是1970年8月23日到9月6日,在庐山召开了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会上展开的一场风云突变的斗争成了目前中国政治生活的最主要内容。他使劲擦了一下嘴唇和下巴,使得自己的表情和目光更加深邃有力,他觉出自己的面孔像花岗岩一样严峻。在朦胧的思绪中,他又一次想到了一个反复想到的问题: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九届二中全会能开成这样的结果。那时自己以军委秘书的身份上了庐山,母亲叶群与总参谋长黄永胜、空军司令吴法宪、海军司令李作鹏、总后勤部长邱会作也都兴高采烈地上了庐山,父亲更是精神抖擞地上了庐山。九届二中全会要为四届人大做准备,父亲提出了未来的国家体制中要设国家主席,并提议由毛主席担任国家主席,指出毛主席担任国家主席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众望。照理说,这是一个多么光明正大的纲领,父亲还不失时宜地指示陈伯达搞了一份《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有关天才的语录摘录》,以此论证毛泽东是“旷古天才”。这是父亲在这个会议上举起的又一个政治旗帜,这个政治旗帜理应使毛泽东满意,又可以借此压制张春桥、江青这批文人的政治势力,从而在一个看来堂堂皇皇的过程中进一步扩大以父亲为首的集团力量。

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最先遇到的阻力是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这伙儿人,他们甚至提出要删掉“毛泽东天才地、全面地、创造性地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句话中的三个副词,而这三个副词正是父亲在《毛主席语录》“再版前言”中发明的。于是陈伯达、吴法宪等人向张春桥、江青等人开火,开火的论调也是十分有力的:“有人利用毛主席的伟大谦虚贬低毛主席。”在庐山会议上,叶群将所有能够动员起来的力量都动员起来了,父亲也在背后做了重要支持,这看来是搞掉张春桥、江青势力的绝好机会,一时也曾有大多数人站在了这一边;然而毛泽东却做出了出乎意料的反应,先是将陈伯达当做一块石头抛了出来,陈伯达一倒,毛泽东又逐个批评了叶群、黄永胜、吴法宪等人,这边的阵营眼看着就要崩溃了,当终于稳住阵脚收缩回来之后,才发现损失惨重。九届二中全会的结果使一切人都深感意外,这个意外的进程不过揭示了在打倒了刘少奇为首的反文革势力之后,林彪为首的集团与张春桥、江青为首的中央文革势力在争夺领导权。外部的敌人打倒了,统一战线内部的盟友便互为敌人,他现在深刻领会了这个政治规律。

再过几天,4月15日,中央又要召开“批陈整风”会,这是接着算九届二中全会的账,这些日子毛家湾笼罩着一股严重的气氛。母亲叶群不间断地打着电话,想到她在庐山会议中的上蹿下跳,以及吴法宪那惊慌失措的愚蠢胖脸,他就不由得十分愤恨,都是这位叶主任的得意忘形才将事情搞得一团糟。他愤然放下二郎腿,翘起来的椅子前腿也哐当一声落地。他站起来走到门口将房门插好,然后打开上锁的抽屉,从里面拉出一套窃听设备,戴上耳机按下开关,耳机里出现了叶群正在通话的声音。想到自己能将窃听器装到叶群的电话上,他就充分意识到了自己六亲不认的政治意识;这种政治意识又和他的现代军人意识结合在一起,他现在喜欢开汽车,开水陆两栖坦克,开直升机,喜欢各种枪支,也喜欢窃听器这样的先进电子设备。军队就是用这些军事手段将自己武装起来的特殊的人,只要他手中抓住多则几百万少则几十万的军队,甚至只要抓住几万军队,就有可能以特殊的方式将整个中国的政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他张开五指做了一个爪形,只要将自己武装成锐利无比的猛兽,就可以置敌于死命。眼前浮现出张春桥这个戴着眼镜的尖下巴得意文人,自己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细脖子,就能像拧玉米秆一样拧断他。

听见母亲叶群正在和总参谋长黄永胜讲目前的政治形势,那不过是在鼓劲和打气,这位叶主任说话太婆婆妈妈,翻来覆去是那些陈词滥调,有多大的力量?他对母亲越来越生出轻蔑。他正要关掉窃听设备,里面却传来了这样的对话。叶群说:“我和你这个生命是连在一起的,不管是政治生命还是个人生命。”黄永胜说:“我懂得,我完全这样了解,完全请你放心,我一切都是很顺利。”叶群说:“你在中国革命、世界革命的领域上会起很大的作用。”黄永胜说:“在这方面,我要向你学习。”叶群说:“你永远是元帅,我永远是元帅帐下的一个传令兵,咱们两家的孩子是五六员虎将,将来可以一个人把一个关口,也都是你的助手嘛,你说是不是?”黄永胜说:“对,对。”叶群说:“他真正喜欢的只有你。”

林立果气得脸都有些扭歪了,婊子养的,真该拧断她的脖子!跑到黄永胜帐下当一个传令兵,无耻!把林立果也算成黄永胜的喽啰,更是他妈的混账。你卖了自己,还想卖别人。听到叶群那边挂了电话,林立果关上了窃听录音设备,把它们重新放回抽屉,将抽屉锁上,像笼中的老虎一样在屋里踱来踱去。此刻他产生了对母亲的最大仇恨,也想到了历史上许多帝王传递权力的典故。这个婊子养的把黄永胜当做了林彪未来的接班人,还想继续扮演“黄永胜办公室主任”的角色,真是一个无耻美梦。他眼前浮现出了父亲单薄瘦削的身体,也想到了父亲曾经对自己讲过的话:自己才是林彪的接班人。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越走越焦躁,他需要在内外险恶的环境中捍卫自己的继承权。叶群对黄永胜讲“他真正喜欢的只有你”,这个“他”自然是指父亲林彪,真是打着父亲的旗号叛变父亲,将自己卖了,又将自己的儿子也赔上去,舔着脸去给人家当“传令兵”,奇丑无比!倘若黄永胜一朝掌权,哪里还用得上你?肯定先把你一脚踢开。政治舞台真不是娘们儿的事情,头发长见识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他走着走着,愤怒和焦躁变成了狠毒与阴险。

眼下,叶群、黄永胜还有像吴法宪这样蠢得像猪一样的人都是他要借用的力量,有朝一日他真正掌权之后,再慢慢收拾他们。他想了想,又拉开抽屉,戴上耳机按下开关,耳朵里又传来叶群打电话的声音。一听,是在和空军司令吴法宪通话。吴法宪的声音露出一张哭丧脸,叶群说:“你可千万不要自杀,自杀可就是自绝于人民了。这点事还顶不过去吗?不就是开几天会吗?一定要咬住不松口。谁都不能倒,倒一个就倒一大片。林副主席肯定不会不管你,就是把你关起来,也能把你最后保出来,这你放心,再说问题没有这么严重。”吴法宪说:“叶主任,你放心,也请林副主席放心,我绝不会忘恩负义,连累别人。”林立果听到这里,狠狠地关了窃听设备,再次将抽屉锁上,拉开房门走了出来。他来到叶群房门口,很随便地敲了敲门,听见叶群在里面一边打电话一边说道:“进来。”他推门走了进去,叶群看见是他,招了一下手,意思是稍等一下,听见她最后说道:“吴司令,你这样讲我就放心了,我一会儿就会向首长汇报。”叶群放下电话站了起来,看了看手表说道:“走吧,该去你爸爸那里了。”

从接班人到叛逃:林彪是怎样踏上不归路的(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林彪照例是安安静静地坐在软椅上,林立果轻轻推开了门,林彪抬起眼看到是儿子,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点头示意他进来。叶群赶忙跟了进去。看见叶群,林彪垂下眼,表示准备听取汇报。叶群说:“和几员大将刚通了电话,黄永胜最沉着,吴法宪最紧张,不过我把他们一一都安抚好了。”林彪微微点了点头。叶群又讲了一堆话,无非是如何应付马上就要召开的“批陈整风”会议,她说:“估计能够顶过去。”林彪看了一下叶群没有说话,又垂下眼想了想,对林立果说:“你的看法呢?”林立果说:“与其束手就擒,不如破釜沉舟,反正不能坐以待毙。”林彪眼睛一亮:“你讲下去。”林立果说:“我们要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文的武的都要做准备,现在要抓紧做好武的准备。”林彪点点头:“你真是很有长进。”叶群扭头看了看儿子,颇有些不甘落后的意思。林彪接着慢声慢语地讲道:“政治斗争最终要靠枪杆子解决问题。南唐李后主就不懂这个道理,不知道搞武装斗争,最后落个惨败,留下两句诗:‘几曾识干戈,垂泪对宫娥。’一定要做好各种准备。”

叶群刚要插话,林彪又看着林立果说:“你接着把话讲完。”

林立果口气坚定地说:“现在我们的整个力量就是一支大舰队,按照您的指示前进。我在空军又搞了一支小舰队,正在抓紧准备。”林彪点头赞道:“好,好,应该这样干。”叶群急于表白自己的工作,说:“吴法宪一开始很软,我给他做了工作以后,他表示绝不辜负林副主席的期望。我也对黄永胜讲了,你最赏识他,他的表态自始至终很坚决。”林立果在一旁打断了母亲的话:“对这些人的话一定不能百分之百相信,凡事往坏了想,做好最坏的准备,才有可能争得最好的结果。”叶群不悦地看了林立果一眼,刚要说什么,林彪却点头道:“你说得对,这才是辩证法。”叶群将自己到嘴的一句话咽了下去。林立果说:“我今天下午就准备给小舰队召集会议。”林彪点点头,轻轻摆了一下手:“凡事要抓紧,箭在弦尔不得不发。”林立果转身拉门走了。

他开着林彪专用的高级红旗小轿车驶出了毛家湾,一路高速往市郊开去,车开得飞快,眼也不眨地闯过了一个又一个红灯。当他左盘右旋出了市区,在郊区的柏油路上奔驰时,几个在毛家湾等了许久跟他一起上车的军人都赞不绝口地说:“副部长,您现在开车也是一流的。”他不语,只是将车开得更快。车里的人又纷纷赞道:“我们坐的是最革命的车,跟着最革命的人,战无不胜。”林立果精神抖擞地微微一笑。手下的这辆车是他武装的一部分。一个人跑不了多快,然而当你能够驾驶一辆车时,你就跑得很快。一个人没有多少杀伤力,然而当你掌握了一挺机枪、一辆坦克、一架轰炸机或一艘军舰时,你就有很大的杀伤力。一个人对世界没有多少直接的控制权,然而如果你掌握了一拨儿人,指挥了一支军队,这支军队又掌握着各种各样的武器,你就可以将一个又一个城市包围,让一群又一群人束手就擒,你就能够控制整个中国。两千年来的中国历史就注释了一个真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现在开着父亲的红旗小轿车,和驾驶一辆坦克、驾驶一架轰炸机感觉是一样的,是一种掌握武装的感觉。

车很快开到了一个军事机关大院,站岗的军人一看到这辆红旗轿车,立刻举手敬礼,伸手放行。车子毫不停顿威风凛凛地开了进去,穿过一座又一座楼房,一排又一排平房,是一片开阔的草坪,最后一拐,在一座幽静的小楼前停了下来。小楼前的草坪上停放着一架直升机,楼里迎出来七八个军人。林立果趾高气扬地一关车门,在众人簇拥下进了小楼。他的脚步矫健而又有声有色,一离开毛家湾到了这些地方,他就进入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角色。当一群人前呼后拥地跟着他踏响楼梯时,他觉出了带领千军万马浩浩荡荡前进的感觉。十几个人围着一张长会议桌坐下了,无关紧要的人都拉门退了出去,留下一个幽静的开会场所。

林立果当仁不让地在主持会议的位置上坐下,面前这些中年军人绝大部分都是军级以上的干部,现在像他多年的部下一样对他毕恭毕敬,他感到了自己真正具有的指挥权。他坐在长桌的顶端,两腿八字伸开,两手八字放在桌上,像一座伟大的城堡面对臣属的土地,威严与决断使得他年轻的面孔有了俯瞰一切的成熟。

会议开始了,他说:“今天联合舰队先举行北京会议,晚上我就飞上海,再举行上海会议,形势不等人,形势逼人,我们要商量一下战略方针,做出战役部署。首长指示我们,要做好文的武的两手准备,特别要做好武的准备,首长说了,不能学南唐李后主‘几曾识干戈,垂泪对宫娥’,我们要懂得‘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真理。大家就按照这个主题开始讨论吧,先从形势开始,说话要简洁,开门见山,直接进入主题。”他将身体稍稍往后靠在椅背上,问道:“谁先开始?”

从接班人到叛逃:林彪是怎样踏上不归路的(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第一个发言的是空司办公室副主任周宇驰,他那黑红的长方脸上浮现出沉稳的神情:“现在,毛重用张春桥这些人,大的形势是笔杆子压枪杆子,是张春桥这些人在压我们,对方的目标是企图改变接班人,我们确实要做好准备,要意识到斗争的尖锐性。”周宇驰看了看林立果的脸色,又接着说道:“大家都知道,九届二中全会以来,紧跟首长的几个老总都受了压,挨了整。”林立果哼地插了一句话:“丘八斗不过秀才,愚蠢,全都被那个叶主任搞糟了。毛就是支持一派打一派,张春桥是什么东西?一不会种田,二不会做工,三不会打仗。机会到手,先把他们抓起来杀掉。”周宇驰自然不敢对林立果这段话评头论足,他接着自己的话说:“所以,我们斗争的中心也是针锋相对的,要保护林副主席的接班人地位。”又有一个面目清瘦的军人发言道:“我们已经组织下面的部队进行了两条路线斗争的教育,提出了两个保卫:一个是保卫林副主席的接班人地位,第二个是保卫副部长。”

林立果垂着目光,一派领袖威仪地听着这些军级以上干部的表态。这些讲话早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需要他们表态,需要他们相互激励,需要团聚出一个气氛,也需要他们献忠心,这是团结队伍、组织力量所必需的,他自己则在这种议论的过程中思考着真正提纲挈领的事情。听见又有人说:“现在我们做每一件事都不能干扰大局,大局就是副部长。”又听见有人说:“我们这场斗争有副部长掌舵,就一定能够取得胜利。”还听见有人说:“副部长就代表了林副主席,代表了革命力量,我们现在的力量只要组织得好,完全可以控制全国局势。”

林立果不时微微点一下头,表明对每个发言者的赞许。

讨论进行到热烈的程度,相互间就有了争论,气氛十分浓烈,充满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浓烟密雾。林立果觉得到了自己讲话的时候,他拉开椅子站起来,踱了几步又回到桌旁咳嗽了一声,双手扶着桌子站定。大家便都知道他要做总结性讲话了,群情激奋的会场立刻平息下来。他俯瞰了一下众人,神情坚毅地说道:“同志们刚才讨论得非常好,在我们面前确实是一场争夺接班人的斗争,我们要保卫首长的接班人地位,对方想推翻首长的接班人地位。现在,首长接班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和平过渡,和平接班,这自然是最顺利的情况;第二种可能,是被别人搞掉,被别人抢夺去接班人的地位,这当然是最坏的可能;第三,就是我们抢班夺权,这是一种迫不得已的途径,也是我们现在要做重点准备的。当前我们的战略方针是,力争第一种可能,坚决防止第二种可能,准备第三种可能。”他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视着整个会场。有人插话道:“和平接班至少需要五六年,毛的身体好像还能维持一些年,被人抢班夺权,至少也要三四年,首长的地位不是一下子能被他们搞掉的。”林立果立刻坚决否定了这番话:“也不一定,毛威信高,叫谁倒谁就倒,不能存这个幻想。我们没有这么从容的时间,我们目前必须根据首长的指示做好文的武的两种准备。特别要做好武的准备,也就是要做好武装夺取政权的准备。”他停了一下,“我们今天就要初步策划这个战略工程,先给它起个代号吧。”

有人说:“首长的代号不是101吗,就叫它101工程好了。”

林立果知道林彪在延安时期的代号是“101”,解放后这些年,叶群在和父亲的谈话、电话中经常还称父亲为“101”,他立刻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好,太暴露。”有人又提议:“就叫001工程吧。”林立果又摇头否定:“太没特色。”有人又说:“叫做黑豹工程吧。”林立果讽刺地一笑:“这个名字太小气。”正当大家转着眼珠想时,他挥了一下手:“我们要搞的是一个武装起义的工程,就谐个音,叫‘571工程’吧,这样保密性好,又暗含了我们的主题。”大家一致拍手称好。林立果指着几个一直在做简单记录的人说道:“这个工程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你们记一下:一,实施‘571工程’的可能性;二,必要性;三,基本条件;四,时机;五,力量分析;六,口号和纲领;七,实施要点;八,政策和策略。我认为就需要这八个方面,大家还有什么补充吗?”有人说:“还要加一条,就是保密和纪律。”

林立果立刻点头:“对,再加一条,九,保密和纪律。”

会议按照这九条提纲讨论研究了两个小时,天已经黑了,林立果最后双手八字张开扶着桌子面对着整个会场讲道:“今天算是最初的讨论,往下要用比较快的进度迅速完善这个工程,从大的战略到实施的每一个细节,包括保密的细节都要无一遗漏。对于那些细节,你们尤其要研究透彻。天下很多大事成败在于一个细节,特别是‘571工程’这样的行动,任何一个细节的失误都可能导致失败,好,散会。”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酒菜摆了两大桌,林立果匆匆吃完就站起身,人们跟着他来到楼前,黑暗中停着那辆高级红旗轿车,也停着那架直升机。林立果挥了一下手,对一个随从说:“你把车开回毛家湾。”他看了看左右簇拥他的人,“我开直升机去机场。”有人踌躇地说:“这么晚了,视线不好。”也有人说:“副部长技术没问题。”林立果挥了一下手,与六七个准备同去上海的人一起上了直升机,直升机的驾驶员也登机护驾。临上飞机前,林立果又吩咐:“告诉机场,我马上过去。”

黑暗中,他启动了直升机,马达轰响着,直升机上的螺旋桨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打开直升机的探照灯,可以看见周围的树木在螺旋桨扇起的狂风中倾斜着。关上探照灯,逐步给油,直升机慢慢离地升起了。林立果在驾驶员小心翼翼的提示下驾驶着直升机在北京上空飞行,可以看见城市稠稀相间的灯火,驾驶员帮他辨认着地形和方向。经过一番坚定而又有些踌躇的飞行,直升机在西郊军用机场降落了。落地时产生了强烈的震动,舱内的人几乎都跳了起来,随后便松了口气:“我们相信副部长一定会安全起降。”林立果这时也才松了口气,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摘下帽子,从驾驶座上解开皮带站了起来。

几辆军用吉普车亮着车灯开了过来。林立果一走下直升机,下面就有几个军人伸出有力的臂膀搀扶迎接他,吉普车把他们拉到了一架三叉戟飞机下面,林立果与随行人员登上了舷梯。飞机起飞了,这一次他不用亲自驾驶,而是很舒服地放下坐椅靠背半躺半坐着。当飞机在空中势不可挡地飞行时,他眼前又浮现出叶群的形象,早晚有一天,他会把叶群和黄永胜的脖子都拧断。在这个世界上,他现在惟一亲近的是自己的父亲,他在盼望自己接班。想到自己年轻健壮的体魄,他不禁对弱不禁风整日静坐的父亲生出一种尊敬与怜悯相混合的爱。想到自己终有一天能够扮演保护父亲的角色,他感到了做儿子的崇高与豪迈。

不到两个小时,飞机在上海军用机场降落。走下舷梯,早已有七八个中年军人在那里恭候,他们分别来自上海、杭州、南京等地,都是军级或军级以上的干部,林立果带着首长的和蔼与威仪朝他们走去。当他伸出手和他们一一相握时,说出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刚刚开完北京会议,希望上海会议比北京会议开得更好。”

阅读《芙蓉国》:http://t.cn/RP5xo98

从接班人到叛逃:林彪是怎样踏上不归路的(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一部全景式反映十年“文化大革命”的长篇小说

林彪、江青到红卫兵

串连、武斗知青下乡

理想、激情沉沦

史诗般的叙述和残酷的人物命运,让我们回望那不堪回首的十年

  评论这张
 
阅读(8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