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极端十年】毛泽东发动文革最想打倒两个人(图)   

2016-02-05 07:21:37|  分类: 柯云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想到文化大革命,毛泽东眼前最先冒出的总是两个人:一个是刘少奇,另一个就是彭真。比起刘少奇的固执,彭真的桀骜不驯更令他不快。离开理论的思考,文化大革命就变成一幅把彭真、刘少奇这两个人物赶下台的画面。

【极端十年】毛泽东发动文革最想打倒两个人(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柯云路历史研究专著
《极端十年》
精华选载

 

5.1 政治斗争的复杂性

 

当我们对文化大革命历史成因的分析逐渐逼近文化大革命的大幕时,特别有必要使我们政治斗争的眼光越来越开阔与深刻。

社会政治斗争是非常复杂的,文化大革命便是一场大规模的社会政治斗争。

对文化大革命前的历史分析,已经使我们抓住了这段历史的根本线索,那就是两条路线的斗争。这个斗争不过反映着经济本身发展的规律,反映着商品经济的力量,反映着价值规律的力量,反映着生产关系必然适应生产力并同时要求上层建筑适应自己的趋势。在对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的剖析中,我们会更加清楚地看到历史怎样实现这个基本的逻辑。文化大革命的失败,究其实是商品经济的胜利。文化大革命的失败,不过典型地表明了生产力要求生产关系以及相应的上层建筑适应其发展的必然规律。这一基本的逻辑是我们标出的历史发展长河的主航线。

然而,作为对一场重大社会政治斗争的描述,我们不能只停留在对这个基本逻辑的描述中,更确切地说,当我们描述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乃至上层建筑的历史进程时,本身就表现为丰富复杂的社会政治斗争的方方面面。

首先,作为一场重大的社会政治斗争,文化大革命有着国际和国内多方面的背景。就国际而言,涉及到非常具体的经济、政治、外交、军事、思想和意识形态的斗争。就国内而言,这场政治斗争是各种力量的汇集,各种矛盾的交叉。

各种力量、各种矛盾又各自依据于它们深厚的利益基础;它们与国际上的不同力量有这样或那样的联系;它们也与广泛的社会思潮与传统文化有这样或那样的联系;它们各自表现出相应的意识形态结构。身历其境的各派政治力量,其代表人物的行为是各种因素汇集的结果。任何一个因素的消失或增加,都可能改变他们当时的行动,也会由此改写当时的历史。

其次,一场社会政治斗争的诸多力量、诸多矛盾以及诸多因素,是在互动中合成的,是一个生动的运动过程。不同的政治力量与不同的矛盾在斗争的演化中此起彼伏,有着无比生动的力量对比的变化,有着瞬息万变的格局的变化,我们的概括必须紧随这种变化。深刻的结论应该在这种变化中不断地形成着、修正着、深化着,绝不要轻易停留在一时一刻的发现上。

再其次,我们就势必又会提到历史的必然性与偶然性这对范畴。

一个严肃的思想文本,总在对历史的描述中艰辛地寻找必然性。而那些文学性的历史记载,总在捕捉各种生动的偶然性。今天,我们严肃的思想却试图把必然性与偶然性对立统一地掌握在我们的视野中。

我们确实看到了由大及小的层层必然性,包括生产力将冲破各种各样的束缚为自己开辟道路的根本必然性。同时,我们也将不放过历史进程中任何重大的偶然性因素。例如,像文化大革命中的重要角色江青。可以说,这一类人物的产生是必然的,但这一类人物的代表以毛泽东夫人的面貌出现,或许有某种偶然性。

江青这一类人有必然性,江青这一个人却有偶然性。

这个带有偶然性质的江青的存在,对于文化大革命绝不是无足轻重的。

所谓时机经常是必然性与偶然性的结合。

历史规律这个必然性存在于历史现象这个偶然性之中。

每一个政治家都绝不错过对他们有利的偶然性。

再其次,在研究这场重大的社会政治斗争时,作为对各派政治力量相互矛盾和斗争的描述与剖析,一定不要忘记透视他们各自的代表人物。

在文化大革命中,前前后后的政治较量是惊心动魄、残酷激烈的。各派政治力量的代表人物都在历史给他们提供的可能性范围内处心积虑地行为着。当我们将这些代表人物的思想、行为及其依据的背景、环境掌握之后,对他们的行为、意识形态特征及策略、动机,也都能入木三分地掌握之后,我们就有可能对这段历史有比较深刻、中肯的把握。当我们准确道出了一段历史中各种代表人物的行为逻辑及其背景基础时,我们就近乎把握了这段历史的最大真实。

这样做绝非容易。

在这个世界上了解他人从来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而要了解一段重大历史中的诸多重要历史人物,更是不容易的。可以这样说那些重大的历史人物倘若有一两个偏离了原有的背景环境与思想行为逻辑,历史就不会是原来的样子。

所以,偏离了人物,就是篡改了历史。

在这方面,我们不可有任何主观主义的偏见,不可有任何先入为主的成见。无论我们有多么丰富的历史知识,多么独到的思想,都要放下执著,做一个面对历史万分虚心的人。我们进入历史的思维,而不是让历史来注释我们的思维。

这样,我们就可以面对一个完整的社会政治斗争。这场斗争在一个完整的国际、国内的经济、政治及文化背景中产生和进行。这是一个巨大的系统。这是一个巨大的过程。这是一个多方面的格局。这是一个始终在变化中的格局。

——千万不可纸上谈兵,将其简单化。 

【极端十年】毛泽东发动文革最想打倒两个人(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柯云路“文革”小说代表作《芙蓉国》节选~

 

毛泽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着烟,一言不发地听着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汇报北京的运动情况。看着一屋子团团围坐的部下们,他有着非常从容而又沉稳的心态。

一个大政治家并不需要频频出击,需要的是抓住真正的时机做出有力的行为。

掌握政权到了这个年龄,他尤其显得深思熟虑游刃有余了。

一想到文化大革命,毛泽东眼前最先冒出的总是两个人,一个是刘少奇,阳光照得刘少奇的白发和白上衣耀眼发亮。刘少奇总是目光有点发直地看着别处,无论他如何回忆,都难以在记忆中出现一个刘少奇正对自己的面貌;另一个出现在面前的人物就是彭真。这个和自己身材一样高大的人物倒总是在记忆中正对着他,他那张长大的脸,很高的发际,常常给你古代人扎束起头发的感觉。彭真的桀骜不驯是更令他不快的。离开理论的思考,文化大革命就变成一幅把彭真、刘少奇这两个人物赶下台的画面。

1965年9月至10月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上,毛泽东曾经别有深意地讲到:“中央出了修正主义怎么办?很可能出,这是最危险的。”讲这话时,他注意到彭真毫不在意地抽着烟。后来他问彭真:“吴晗可以不可以批判?”彭真看着他想了想回答说:“吴晗有些问题可以批判。”但话中有着顽固的保留态度。毛泽东心中掠过一丝冷笑:对彭真这样的人物很难晓之以理,只有晓之以利害。

毛泽东在那时已经准备好了一枚重型炸弹,那就是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这篇文章是由江青往返于北京、上海之间,和张春桥、姚文元联合炮制,姚文元执笔的,前后十易其稿,毛泽东亲自审阅、修改。当它于1965年11月10日在《文汇报》发表之后,全国和北京的各主要报纸在彭真等人的控制下竟不予转载,毛泽东至今还能体验到自己当时的愤怒。北京在彭真的把持下成了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姚文元的文章就是要打破这个独立王国,批吴晗就是为了打掉彭真。

当11月29日、30日全国各大报纸转载了姚文元的文章之后,毛泽东知道,文化大革命终于由此打开了突破口。政治上的反动人物总是过高估计自己的力量,今年2月8日,彭真拿着一个《二月提纲》到武汉向他汇报文化大革命情况。他问彭真:“吴晗是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这种问话的结论不言自明,彭真却说:“不能算。”这是彭真又一次顽固的政治对抗。当时他虽然含威不露,却在心中对这个与自己同样高大的男人产生了极为仇视的情绪。他知道,凭体力自己不可能打倒他,凭面对面的谈话也不能压服他。他既不动手,也不动嘴,依靠的是政治。他在一般情况下绝不会勃然大怒地批判对手,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对手,他所要做的是把手中的力量调动组织起来,从从容容地解决问题。 

【阅读《芙蓉国》:http://t.cn/RP5xo98

【极端十年】毛泽东发动文革最想打倒两个人(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一部全景式反映十年“文化大革命”的长篇小说

林彪、江青到红卫兵

串连、武斗知青下乡

理想、激情沉沦 

史诗般的叙述和残酷的人物命运,让我们回望那不堪回首的十年

  评论这张
 
阅读(20132)| 评论(1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