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龙应台:使人腐败堕落的并不是金钱(图)   

2016-11-09 08:08:12|  分类: 社会民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慈善事业,卫生事业,还是环境保护,都需要金钱的支持。做最崇高的事情,其中有一个步骤,也是集散金钱。连接一个社会,连接一个巨大而崇高的事业,仅凭道义是不可以的;即使对道义的宣传,也离不开金钱

柯云路:金钱没有罪,制度才是人权与公义的保障(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龙应台:使人腐败堕落的并不是金钱】


在上海见到一个“下了海”的文化人。几个还在岗位上的文化人坐在他所经营的饭店里,享受他所提供的精美菜肴,大谈文化的失落。最失落的,竟是老板。他苦着脸,指责自己越陷越深,离原有的文化理想越来越远;金钱,使人腐败。

他的忧郁与自责使我想起大陆传媒上对商品经济所带来的贪婪风气的种种批判。文人从商,以“下海”称之,就像从前人说良家妇女“下海”伴酒一样,是斯文扫地,是自甘堕落。

我向来理解权力使人腐败,金钱,却是一个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东西。一个人有了钱,他就可以放手去求取知识,可以在国内国外游走,可以使家人丰衣足食。因为他有钱,他可以不斤斤计较,可以不钻营奉承,可以不小头锐面。资源的充分,使他比较容易成为一个教养良好、宽容大度、体恤弱者的人。当他行有余力,他可能在乡里间铺桥修路、救济贫苦;当他飞黄腾达,他可能在社会上成立各种基金——残疾基金帮助照顾残疾,文化基金鼓励艺术创作;他也可能在学校里设置奖学金,策励学子,为国育才。

一个国家有了钱,它就比较容易做到“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老人福利、失业救济、幼儿培育、残障孤儿的照顾,都需要金钱的促成。有了财富的基础,一个社会比较可以达到“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的境界。

现在对经济狂潮大加鞭挞的忧国之士不妨看看欧洲的心路历程。我们现在看到的欧洲,是一个环境优美舒敞、人文气质高尚的地方。公园池塘里的天鹅优游自在,无人打扰。路边野生的红艳苹果自开自落,无人撷取。搭地铁公车进进出出全凭个人诚实购票,不需检查。生了病去看医生,只要留下地址就可以接受治疗,账单以后寄来。张贤亮和朋友在欧洲餐馆吃饭,忘了付钱。走出餐馆了,侍者才追来提醒,态度婉转客气,毫无猜疑的神情。

这样的雍容大度,对不起,不是天生的民族性,它其实是经济的塑造。如果张贤亮在50年代来到战后民生凋敝的欧洲,侍者对忘了付账的客人可是要怒目相对的。战后的德国小孩在大街上抢美国大兵从吉普车上丢洒下来的巧克力糖,满脸胡頾的潦倒男人在马路上弯身捡拾烟蒂,年轻的女人千方百计接近英美大兵以换取丝袜和口红。

马歇尔经援计划实施之后,德国经济开始复苏。钱,使人们活动起来。经济发展所带来第一个狂潮是“吃潮”。人们拼命买吃的东西,谈吃的话题,作吃的计划。文化批评家们在报章杂志上也就拼命批判国人的贪吃丑态,“斯文扫地”。

但是当然,评者自评,吃者自吃。“吃潮”稍退,在50年代初,紧接着涌起“冰箱潮”。那白白方方的一大件,装得下好几天的吃食而且保持不坏,举国为之疯狂。男人女人努力工作、积极向上,不为救国救民却为了挣够钱去买个大冰箱。文化人或农人工人,聚在一起,不谈灵魂上的事情,却和左邻右舍比较冰箱的品脾。

报纸上则充满义正言辞的道德指控:精神污染、文化失落、道德沦丧,德国知识分子们沉痛地问:西方文化往哪里去?

四十年之后的德国,是一个连最底层的扫街工人都可以每年出国度假的国家。于是你看见他们的孩子彬彬有礼,他们的公车司机会等到最后一个乘客都安稳落座才再度启动,他们的餐馆侍者,见你没付账走了出去,还对你和颜悦色。你也看见他们的国家拨出大笔大笔的钱给饱受战乱的波希尼亚难民,给非洲因饥饿而濒临死亡的儿童,给民生困顿、政治不安的俄罗斯。他们的大学,对全世界的学生开放,不收一文学费。

这种百川不拒的宽松,与民族性格关系少,与有钱没钱关系大。钱,当然不会凭空而来,它必须透过劳心劳力的挣取;如果这个劳心劳力挣取财富的行为叫做“贪”的话,那么“贪”有什么不好?它根本就是一个经济动力,使一个个人,不倚赖国家的豢养,以自己的力量求温求饱求物质的丰足;没有这个动力,社会的经济是停滞的,停滞在贫穷中。你说金钱使人腐败,我说贫穷使人腐败,匮乏使人堕落。“仓廪足而后知荣辱”倒过来说就是,贫穷的压迫使人顾不及荣辱的分寸,那才是道德的沦丧呢。

在经济狂潮中我们所看见的人与人之间的倾轧欺诈、勾心斗角,究竟是来自对金钱的追求,还是来自对金钱追求的机会不均等?前者可以是君子之争,后者,却势必释放出一个人对社会最深最痛的怨愤;集合无数个个人的怨愤,那就是一股动荡不安的毁灭力量。孙文说,不患寡而患不均;我却觉得,在某个发展阶段,不患多而患不均。如果游戏规则是公平的,财富的追求可以推动社会,使它在物质不乏之余往精神文明提升;如果游戏规则是不公平的,传统价值的解体崩溃恐怕是无法避免的噩梦。

我多么希望那位“下了海”的文人老板能欢欣鼓舞地经营他的餐馆,大赚其钱。然后有一天,他的钱实在太多了,他成立了一个乡镇图书馆基金会,使最偏僻的小村子也有自己的儿童图书馆;他设置了一个以他自己为名的文学大奖,刺激天下有志未成的作家竞技;他组织了一个翻译中心,使中文创作译成全世界都能读到的各种文字……唉,钱的好处太多了。有一天,当像他这样的人在中国比比皆是时,谁知道,中国说不定还要经援美国和德国呢。 

腐败不腐败在于公平不公平;金钱,倒是无辜的吧。(文/龙应台)

 柯云路:金钱没有罪,制度才是人权与公义的保障(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柯云路:制度才是公平和正义的保障】

——摘自柯云路历史研究专著《极端十年》

 

《极端十年》在批判文化大革命的过程中,特别强调了经济发展的“至高无上”,强调了商品经济自身发展的规律性,批判了任何超越商品经济发展阶段性的空想,批判了在社会经济发展问题上的各种保守主义倾向,包括这种倾向的所谓崇高的、美好的伦理道德理想主义表现。

文化大革命是一个反对商品经济发展的保守主义的大反动。正是在对文化大革命的批判中,我们对扼杀商品经济发展的各种保守主义倾向的批判都十分地强烈,对各种保守主义倾向的改头换面的表现也必定十分警觉。

然而,真理从来不是绝对的,真理表现在适当的尺度。

当我们对文化大革命所典型代表的各种保守主义倾向有了透彻的剖析和批判之后,我们无疑可以用一个比较健全的眼光看待当代社会发展的全貌。

商品经济的发展正在中国当代社会表现出方方面面的活力。它的发展以其特有的竞争的力量创造着经济奇迹,也创造着贫富差别。一方面,我们绝不可调动中国传统观念中“不患贫、患不均”的习惯势力做再一次保守主义的表演,干扰商品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我们在鼓励自由竞争的同时,又永远要注重全社会共同富裕的发展。它不仅体现为理想主义的道义,而且体现为相关的经济政策。这些经济政策的产生,与其说与传统的道义观念有关,不如说是现代社会发展本身的需要。

现代文明的发展进程表明,经济的高度发展一方面在制造着巨大的贫富差别,另一方面,各种各样的国家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着悬殊的两极分化。现代经济的发展一方面在制造差别,一方面又在某种程度上给予人追求富裕的同等的竞赛机会。

在现代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除了贫富差别造成的巨大社会思想势能之外,我们还会看到另外几个具有很大思想势能的社会要求,例如:对于惩治贪污腐败的要求,对于民主与法制的要求,对于社会秩序与安全感的要求,对于环境保护的要求,对于均等接受教育的要求,等等。

这些要求对于一个发展中的国家,有时也会表现为与保守主义倾向接壤,因为将腐败、将环境破坏、将治安水平的恶化、将教育机会的不均等归因于商品经济的发展是再容易不过的。

然而,今天永远处在昨天和明天之间。现代化永远处在昨天和明天的批评之间。在警觉并剔除了各种保守主义倾向之后,我们却要知道,惩治腐败,加强社会安全感,发展民主法制,保护环境,普及教育,这是一个真正重视自身经济发展的现代社会所必须考虑并做好的事情。

这里,没有简单化的一劳永逸,只有不断适时地调整中实现的行之有效的全面兼顾。

对于传统文化,同样没有简单化的、绝对化的一了百了──或全面肯定,或全面否定,或简单地一分为二;有的是真正适度地、因势利导地取舍与抑扬。

对于一个民族真正有害的传统文化,听凭其被现代经济的发展所解构;甚至可以投以催化剂,加速这种解构。而对于一个民族甚至对于整个人类有益的传统文化,则应该保护乃至发扬光大。

最后,我们就要讲到人文精神。

只要我们对隐藏在人文精神口号下的各种保守主义倾向有足够的警觉和批判,那么,人文精神大概是我们理性的、健康发展的现代社会所必须的,甚至是珍贵的。

倘若人文精神表现在批判封建主义,批判政治特权,批判官僚腐败,批判文化大革命的专制残余,它的合理性、进步性与革命性是不容置疑的,那是和商品经济在现阶段的发展合拍的。人文精神还可能表现在共同富裕、追求民主、保护环境等方面,它在社会中的合理位置也是简单明了的。

然而,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在一个已经现代化或正在现代化的国家中,人文精神的最主要表现,常常是批判金钱的罪恶,也就是批判商品经济的罪恶,批判金钱世界对人性的扭曲,批判金钱的万能,批判一切都可出卖的绝对商品化倾向,批判金钱世界的人的异化,批判物质世界对人的压迫,批判金钱残酷扼杀人的真性情,批判金钱造成的畸形的不平等,批判金钱造成的人对人的压迫,批判金钱带来的一切社会腐败,批判金钱带来的尔虞我诈与凶残,批判金钱使得人间的一切情感都成为商品。

而这种批判的性质又可能是各种各样的:有的回归于传统文化,因为对传统文化被解构的抵触;有的与人文知识分子地位下降相关,或者与整个人文科学地位下降相关;有的根源于社会同情,具有对社会低位阶层的民众的关怀;有的源于反官僚、反特权的政治倾向;有的是对金钱统治一切的反抗,对物质世界中人的异化的反抗;有的只限于批判聚敛金钱的非正当手段;有的则批判金钱本身,发出的是对整个现代人被异化的反抗呼声。

在这里,我们绝不可将社会经济领域内的“唯效率论”、“唯生产力论”简单地移植到精神领域,就好像我们不能够将人们白天做事的行为规则移植到夜晚的睡梦之中。任何人文精神的呼声,无论是文学的、艺术的,还是伦理的、道德的、哲学的、宗教的,只要它不意识形态化,不变为破坏经济发展历史进程的保守主义社会潮流,我们说,这样的人文精神永远是人类所需要的。

人类一方面需要发展商品经济,需要充分运用金钱的力量;另一方面,人类也需要不断地批判商品经济,批判金钱的力量。作为文学艺术的存在,作为理想、信仰或者宗教的存在,人文精神无疑是永远不可扼杀的。它不仅为我们今天经济发展至上的现代化社会提供一种必不可少的平衡力量,保证整个社会人格的健全,对于人类的未来,也有着预想不到的重大意义。就像今天的一部艺术作品,有可能超越人类几百年、几千年的经济发展与科技发展,成为未来人类珍贵的财富。 

       柯云路:金钱没有罪,制度才是人权与公义的保障(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3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