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雾霾背后的经济学:污染红利与环保代价(图)   

2016-11-21 08:2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众对环保议题有一种共性心态:“我反对污染的危害,但我又要享受污染的红利。”污染有红利,环保有代价,遏制污染必然削弱福利,提倡环保必须付出代价

雾霾背后的经济学:污染红利与环保代价(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柯云路:公众对环保议题的共性心态】

 

“霾”这个字,前些年还算生僻,我在小说中偶有使用,当时许多人不知其读音。这些年因为空气污染,也因为对环境的重视,“霾”不仅成为普及字,而且日常生活常被使用。

记得一件趣事,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几个美国运动员一下飞机就戴着刺目的防霾口罩,激起相当一些国人的反感,认为是“挑衅”。几年过去,现在的城市街头无论晴霾,戴口罩的人越来真多,各种造型及功效的口罩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

关注空气质量,是社会的进步。

《南方周末》一篇文章,写发生在清华校园的事。

2016年11月以来,一些清华同学开始在朋友圈里抱怨两件事:一是新一轮的雾霾天气肆虐华北,二是清华校方为落实节能减排指标而停止提前供暖。朋友圈中出现了两个不同方向的抱怨:一是什么时候才有蓝天白云?二是凭什么为了蓝天白云就牺牲我们的福利?

文章发出这样的慨叹:公众对环保议题有一种共性心态:“我反对污染的危害,但我又要享受污染的红利。”

怎样对待污染,道理不用多讲,谁都知道。但轮到自己,特别是和个人利益冲突时,往往会持另一种立场。就好像坐公交车,人多的时候,车上的人希望下面不要再拼命往上挤了,车好能快一点开;而车下的人哪怕打破头也要挤上去,因为错过这一辆不知又要等多长时间。可见即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处境下立场会怎样的不同。

文章的作者是清华研究生,为他点个赞吧。

 雾霾背后的经济学:污染红利与环保代价(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环保,不只捧人场,还要捧钱场】

作者:黄柘淞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我反对污染的危害,但我又要享受污染的红利。” 

2016年11月以来,一些清华同学开始在朋友圈里抱怨两件事儿:一是新一轮的雾霾天气肆虐华北,“什么时候才有蓝天白云?”二是清华校方为落实节能减排指标而停止提前供暖的福利,“凭什么为了蓝天白云就牺牲我们的福利?”同学们(包括我自己)有趋利性当然可以理解,这倒是反映出公众对环保议题有一种共性心态:“我反对污染的危害,但我又要享受污染的红利。” 

类似地,人们经常声讨水电、火电对环境的影响,但一旦说以后少发电、多提价,公众马上就不同意了;人们会抱怨雾霾围城,但一旦说强制推广国标五汽油,涨涨油价,大家很难欣然接受;企业不会用环评报告来打广告,因为消费者会对价格锱铢必较,而并不关心谁的生产过程更环保。又如德国哥廷根大学于晓华教授的研究,尽管北京市民对空气污染有切肤之痛,但对空气污染治理的支付意愿(指公众可接受的增加企业环保成本而导致买价提高的幅度)不足其年收入的0.2%,远低于对其他国家的研究所得数字。 

污染有红利,环保有代价,遏制污染必然削弱福利,提倡环保必须付出代价。 

比如物价的上涨。提高行业环保标准,增加企业生产成本,最终会传递到消费者身上。单是治理雾霾一项,汽油、钢铁、水泥乃至餐饮、烧烤等产业生产成本的增加,都将体现在终端价格上。 

又如税负的增加。为了治理环境问题,需要比以往有更多的财力投入,但财政收入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要么通过加税,要么通过挪移医疗、教育、国防等财政支出比例来取得。所以,公众要么纳税更多,要么牺牲其他方面的公共利益。 

再如失业风险。环保一定会带来污染企业的萎缩,进而造成失业。比如河北唐山曾有灰窑产业,一个企业雇佣五六十个工人,一年能挣百八十万,从政府开始治理雾霾以来,这种高污染企业被要求必须安装除尘设备才能动工,而一套除尘设备成本高达两千万元,导致这些企业纷纷关门大吉,灰窑产业工人全部失业。 

尽管有人常用“产业升级带动新就业”之类的说辞来劝慰说这是“转型阵痛”,但劳动各有特异性,这个月在灰窑失业的工人,下个月就能去“高新环保企业”上班吗?这对宏观经济可以说是“阵痛”,对中断收入的工人和家庭来说只是“阵痛”吗? 

尽管每个人都是污染的受益者,但收益的程度又明显不同,所以在明确环保需要付出代价之外,还要讨论代价分配的公平性。比如区域分配上,有的城市利用特殊地位,使得周边城市的产业规划必须为承接其污染、维护其生态服务,与此同时又通过转移支付机制吃进周边城市的污染红利,这就是环保代价分配的公平问题。环保代价在区域、行业、阶层上如何做到公平分配,有赖于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做进一步研究。 

有人曾形容,公众对环保议题的认识停留在“物质丰富下的小资情怀”阶段。在薄冰上战战兢兢的北极熊、被水电站蓄洪淹没的柽柳林、向长江里日夜排污的出水口就足以激发公众对环保的忧虑,仿佛环保的问题是在于“少数贪婪者不听我们的劝”,少数人因为贪婪而破坏了所有人的环境,与我们自己无关。 

而我们自己真的不贪婪吗?从要求提前供暖而不管校方节能减排一说的清华学子,到计较商品价格而不在意企业环评的消费者,我们可以看到,大家嘴上说得很好(我反对污染的污染),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我要享受污染红利)。 

一言蔽之,用爱不能发电,所以呼吁别修发电站是假环保,呼吁别修电站并愿意用高价电的才是真环保。我们不该只对环保开空头支票,而该理解和承受环保的各种严重代价,不能自己只捧人场,让别人来捧钱场。当然,我们也应该根据“谁享有更多污染红利,谁分担更多环保代价”的原则,在区域、行业、阶层间公正分配环保账单。


  评论这张
 
阅读(9699)|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