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柯云路:男人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图)   

2015-06-14 09:3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对儿子的教育,最重要的是榜样。希望儿子做到的,父亲首先要做到。我从来没担心过儿子不努力,对他也很少使用“鞭策”的语言,因为儿子从小就能看到父亲是怎样生活工作的。在这样的影响下,儿子不可能不努力。父亲扮演的角色,应当是慈严兼备的,所谓大事不缺席,小事不啰嗦。

柯云路:男人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父亲:男人一生最重要的工作】

 采写:《现代家庭》 王伟祯 

 

 

记者问:近年来您的创作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尤其在教育方面著作颇多,您特别关注教育是因为自己也是家长的缘故吗?

柯云路:我关注教育还不仅是自己的家长身份。家庭是孩子成长的重要环境,家庭教育如何,对孩子的成长攸关重大。看中国的未来,不要说得多么空泛,只要看看我们的孩子怎样,二十年后的中国就会怎样。我们的孩子健康、智慧、强大,中国的未来就会健康、智慧、强大。

 

记者问:我们经常讨论父亲对孩子的影响力,您觉得对男孩的教育中,父亲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柯云路:现代心理学认为,父与子往往是一对不大容易相处的关系,处理不好,儿子容易叛逆。说起父亲对儿子的教育,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榜样,所谓身教大于言教。道理不用说那么多,希望儿子做到的,父亲首先要做到。有些父亲总督促着儿子学习努力,自己却抽烟喝酒打麻将,这就是极坏的榜样。我从来没担心过儿子不努力,对他也很少使用“鞭策”的语言,因为儿子从小就能看到父亲是怎样生活工作的。在这样的影响下,儿子不可能不努力。你问到父亲应当扮演的角色,我以为应当是慈严兼备的形象,所谓大事不缺席,小事不啰嗦。

 

记者问:您觉得对孩子的教育中最重要的是哪个时期?作为父亲您会怎么教育他?

柯云路:孩子未成年时,没有哪个阶段是不重要的。婴幼儿期有婴幼儿期的特点,少年期有少年期的特点。家长要做的,是根据孩子不同时期的心理和生理特点进行引导。比如学龄前的孩子,比较重要的是养成好习惯,教他一些基本的行为准则,如跌倒后要自己爬起来,对长辈要有礼貌,有了礼物和小朋友分享,等等。另外,上小学上中学,这都是比较重要的转换期,更要特别注意。我的儿子中学时入读北大附中,离家较远,需要住校,就要让他具备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教他懂得与同宿舍的同学们相处。记得那时因交通不便,儿子常常要骑车往返,我在他上小学的最后一年,利用寒暑假和周末,常常带他一起骑车,让他熟悉路况,告诉他如何避让车辆、注意安全等。儿子大学毕业后出国,一直有很好的安全意识,这与他当年受到的教育有关。

 

记者问:据说您的孩子从小学习优秀,您是如何调动孩子的学习积极性、帮他树立学习自信的?

柯云路:调动孩子学习的积极性,我觉得兴趣永远是第一位的。有了兴趣,孩子自然会努力。你看许多孩子做作业不积极,但打起游戏来干劲十足,想象力丰富,这就是兴趣的力量。有了兴趣,父母根本不需要陪读。但兴趣也是需要培养的。比如我的儿子小时候曾经不喜欢作文,我不会说作文多么重要,我只是带他玩的时候,看到一片云,一棵树,一坛花,跟他比着造句,我说一句他说一句。他一会儿说那片云像一堆棉花,那棵树像个大大的雨伞,这坛花像堆起来的一大片小星星,……这样玩着说着,我不停地表扬他,说他有想象力,回家的路上,我们比着说路上的见闻,通过游戏使他的表达能力得到的锻炼,自然会增加兴趣。

 

记者问:当孩子处于叛逆期的时候,有时候会不服管教,你会怎么引导孩子?

柯云路:我总爱说一句话:孩子有问题,责任在父母。当孩子不服管教的时候,首先不要责怪孩子,而是找自身的原因,是不是管教方法不对?是否对孩子要求过高?中国有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在对待孩子的教育上最重要,但也最难做到。最要不得的是“唠叨式”、“数落式”、“愁眉苦脸式”,动不动就把孩子训一顿。什么时候父母能设身处地为孩子着想了,能理解和尊重孩子了,根本不存在逆反问题。孩子有了难处,巴不得父母来帮助他呢。

 

记者问:你觉得自己是怎样一个父亲,如果用三个词来形容的话?作为父亲,你觉得最自豪的是什么事?

柯云路:不谦虚地说,我觉得自己还算个合格的父亲。如果用三个词来形容,“朋友”算一个。与孩子能平等对话,相互理解。“身体力行”算一个。我要求儿子做到的,自己都做到了。“慈严兼备”也算一个吧。我从没有打骂过孩子,但正确的原则我很坚持,比如他上学时必须按时睡觉,我要求他认真写作业,字要练好。作为父亲,让我最自豪的是儿子很优秀,成长得很好。

 

记者问:如果用三个词来形容你的孩子,你会选哪三个词?

柯云路: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阳光”,接下来是“正直”和“宽厚”。高中毕业时儿子曾参加一个夏令营,在对营员的调查中有这样一问:你对强者的理解。儿子很认真地写道:真正的强者不仅自己有突出的本领,而且要有全局意识,用积极的心态帮助影响身边的人,在必要的时候勇于牺牲自己。这段话当时使我落泪,而且至今难忘。我的儿子就读于北大计算机系,是系足球队长。他带领的足球队曾两夺北大杯。我看过他踢足球,活跃在球场上的他并不是进球最多的球员,却常常能出现在关键位置上,将球传给能够射门的队友。他的宽厚和阳光也表现在生活和工作中,善于与他人合作,朋友很多。

 

记者问:很多人说父子间是不善于表达情感的,你和儿子也如此吗?能和我们分享一个父子间最温馨的时刻吗?

柯云路:我觉得父子间最深刻的情感是彼此理解和信任。我这些年有些坎坷,儿子总是给予我无条件的理解和安慰,这方面有很多温暖的记忆。反之,早已成年的儿子至今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上遇到困难时,第一时间总是想到父亲。我会和他一起分析得失利弊,并且提出建议。当我们共同面对和解决问题时,无疑是美好的时刻。

 

记者问:你和孩子有共同的爱好吗?分享共同的爱好是否会让父子间更亲密?

柯云路:表面上看,我和儿子共同爱好不多,他在IT业工作,我搞写作。他是个体育迷,酷爱足球,而我热衷的古文化他基本不读。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的交流。他特别愿意听我对古文化的研究心得,也会谈谈对我作品的读后感,我的《曹操与献帝》他就非常喜欢,而我也会请教他计算机方面的问题。我们会议论国内外新闻,各自发表看法。这种时候我们更像朋友。

 

记者问:当孩子离开身边去留学,你对他有什么临行前的叮嘱吗?最担心他的是什么?

柯云路:我的儿子是大学毕业后才出国留学的,之前的中学六年、大学四年一直住校,应该说有很强的独立生活能力。儿子出国前我只叮嘱他两件事,一是开车时要双手握方向盘,这是对安全的要求。二是要按时睡觉,这是对健康的要求。他还年轻,喜欢熬夜,时间长了会影响身体。儿子都答应了。我对儿子没有什么不放心,但做父母的,总难免牵挂吧。

 

记者问:在孩子成长的道路中,你觉得什么时候父母可以放心地放手?

柯云路:我觉得如果孩子成长得好,上中学时就可以比较放心了。因为那时孩子的基本素质差不多都具备了。当然,放手并不意味着不再关心和帮助,在一些关节点上,特别在孩子遇到困难的时候,父母永远是孩子可以依靠的人。

 

记者问:《曹操与献帝》是您的最新作品,据说花了十年时间酝酿,其间是否遇到困难?有什么难忘的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吗?

柯云路:谈不上有什么特别难忘的故事。写作是个消耗体力的事,很多作家晚年作品少了,不是因为不会写了,主要是体力跟不上了。长篇写作不可一蹴而就,有些甚至长达数年。这期间你的人物、故事始终与你紧紧相随,作家常常会为一个人物的表达、一个细节的安排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人们至今还在为《红楼梦》后几十回是谁写的而争论不休,倘若曹雪芹未能完成全部作品,不能不是遗憾。这也充分说明长篇创作是不容易的事。我写了近二十部长篇小说,深知长篇小说对体力的要求。很多时候作家拼的就是体力。这么说有些人也许会不理解。所以,我在酝酿作品的阶段,写不写,写什么,是要慎重考虑的。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不可能半途而废。

 

记者问:在三国这段历史中,人们津津乐道于刘备、孙权、曹操,而您的作品的主角是曹操和献帝。献帝在历史作品中很少被提到,你着重写这个人物的原因是什么?您想给大家展示一个怎样的献帝?

柯云路:这个问题许多人在问。曹操是政治家、军事家,写过《新星》《芙蓉国》的柯云路写曹操,人们最初意外,但想想可能不会太奇怪。但将汉献帝并列对等地写,就让很多人疑问了。首先书名就定为《曹操与献帝》,岂不是给了汉献帝太重的位置?历史记载中,曹操是大权在握的丞相,所谓“挟天子以令诸侯”,汉献帝只是个傀儡。但是,权力的奥秘远非那么简单。汉献帝与曹操共事延续了二十多年,这绝对不是个短时间。我在书中对这二人的关系进行了新的解读。汉献帝曾亲写血诏诛杀曹操,但董承等密谋事发后,曹操即使拿到了血诏也只杀了犯事的大臣。反而汉献帝还要挟地提出提拔亲信的条件,否则就要罢朝。这在一般人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我还写了一个情节,汉献帝听说曹操出征时被毒箭射死,始而高兴,既而忧虑,怕又颠沛流离成为各诸侯争抢的傀儡。我在书中写了许多曹操与汉献帝之间相互制衡又彼此争斗的故事,书中的描写或许比历史的真实更丰富些。

 

记者问:在这部作品中,爱情占了较大篇幅,您给曹操虚构了一位红颜知己。而我们都知道历史上的曹操是个好色之徒。你希望呈现给大家的是怎样一个曹操?

柯云路:先说曹操的情感。他的《短歌行》许多人会背诵,且不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那种对生命的叹惋,仅从“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这样的诗句中,可以看到曹操情感深沉。表现这样的人物爱情自然不可缺位。你刚才提到的红颜知己白芍是儒学大家郑康成的外孙女,郑康成是历史上实有的人物,当年弟子无数,是各路诸侯包括皇室都要争夺的大人物。历史记载他是坚决反曹的。为行“刺杀”之使命,郑康成毅然将白芍送入曹府“陪读”。这样的人物关系所产生的爱情与纠结是不是很好看?不少女性读者说很喜欢,二人的结局令人潸然泪下。

说到曹操的形象,许多人说我的曹操“颠覆”了他们对曹操的印象,还有人说我是为曹操翻案。以往的戏剧中,曹操基本被定性为白脸奸臣,所谓“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但那只是《三国演义》及戏剧中的人物,不一定是真实的曹操。我写的曹操胸襟广阔,任贤用能,同时又是一位感物伤时的诗人。这个曹操是我的创造,可能与真实的曹操也有不同。我并不是记述历史,没有想为谁翻案。只是写了一部小说,把自己心目中的曹操写出来。

【柯云路最新政治军事爱情小说】 

【《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柯云路:男人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曹操与献帝》书评】一向擅长以大手笔写政治小说的柯云路,每一部新书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曹操与献帝》的整体布局可以用波澜壮阔、大气磅礴形容,情节一环紧扣一环,复杂多变,险象丛生,惊心动魄,正是战争小说吸引读者的特点。但此书不拘泥于一般战争小说惊险刺激场面的描写,在人物的刻画和故事的梳理上却是细致入微,周到恰当。书中运用到《易经》、《诗经》、中医等等中国文化的章节,更彰显出作者深厚的中国文化功底,而在人物的造型表述中,又可见作者磊落、坦荡的的一面。柯云路的作品最让人喜爱的,就是全篇充满正气。
  评论这张
 
阅读(120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