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曹操与献帝】曹操一生最宠爱的女人是谁(图)?   

2014-02-10 06:45:15|  分类: 柯云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操与献帝》是一部政治军事小说,但同时也书写了非常美丽和纯粹的爱情。白芍是大儒郑康成的外孙女,才貌出众,由于郑康成坚决反曹,而白芍父亲又死于与曹军交战之中,她在小说一开始即参与了妹妹赤芍的刺杀活动,去曹府是有“任务”在身,便是“诛曹”。此前,白芍曾听过许多有关曹操的传闻,在妹妹赤芍的刺杀现场目睹过曹操的风采。当她读到那首著名的《短歌行》时,不由得对曹操充满好奇。白芍到曹府后,曹操向她展示了一个波澜壮阔的男人世界。白芍最终成了曹操一生最爱的女人。

【曹操与献帝】曹操一生最爱的女人是谁(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柯云路政治军事历史小说

《曹操与献帝》

精华选载

 

曹操与幕僚们议事后独自来到书房。灯窗明亮,里面传出琴声。

曹操点点头,停住,聆听,灯窗映出一少女独坐弹琴的身影,想必是白芍了。少女在琴声相伴下轻声歌唱。他走近细听,是《诗经》开篇第一首:“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曹操等歌声停住后轻轻推开虚掩的门,转过屏风,见白芍正坐在通明的烛光中抚琴思忖。端庄姝好,如诗如画。曹操刚要开口,白芍又低眉信手弹开了,同时心不在焉地轻轻吟诵着:“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曹操静止了,这正是他的《短歌行》。

白芍停住了,若有所思。一会儿,抬头看见曹操,立刻起身,未等曹操走近,已行叩拜:“白芍叩见丞相。”曹操伸手搀她起来:“有这头一次大礼就可,以后日日陪读,不必如此繁琐。”白芍道:“岂不无礼?”曹操说:“当众可行礼,不当众则免。”

白芍微微一笑:“丞相很是体恤民情。”

曹操点点头:“你初见孤倒并不惧怕。”

白芍淡淡地瞟了曹操一眼:“写‘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的人不会是生吞活剥吃人的魔。”

曹操端详着白芍,有些喜爱难耐地踱了踱:“难得一个这样敢说话会说话的人。你是不是一眼就吃准孤了?”白芍莞尔一笑。曹操说:“伸手过来,让孤看看。”白芍伸出手,曹操突然抓住她手腕一个翻转将其擒拿住,白芍不提防,疼得哎哟一声人整个柔弱地扭转过来。曹操见此立刻放开,将白芍的手放在自己掌中轻轻抚摸着:“如此纤弱,真是诗书琴画之手。”

白芍静过神来冷淡地看着曹操说:“丞相多疑了,这确非舞刀弄剑刺客的手。”

曹操怔了怔,放开手道:“是我唐突了。”

白芍低眼沉默不理。

曹操说:“曹某在这里赔礼了。”说着长揖。

白芍瞄了曹操一眼,忍俊不禁。

曹操说:“你这是有恃无恐啊。”白芍淡淡道:“我恃什么?”曹操想了一下:“恃才。”白芍说:“才人有的是。”曹操笑了:“还恃貌。”白芍道:“丞相阅人无数,不知见过多少绝色佳丽,还希罕吗?”曹操说:“那你仗恃什么,恃宠?”白芍叹了口气:“古来女子在暴君面前只有恃宠无恐。我初来乍到,丞相疑心重重,宠在何处?宠字不过是家中之龙也,出了家门寸步难行。我只是仗恃有理。”

曹操意外:“仗恃有理?”

白芍说:“你一上来拧我手臂,欺负我了,我生气我有理。”

曹操大为赞叹地点头:“言之有理。我一晚上都在和幕僚们讲有理有节,你真可谓有理有节。”白芍说:“丞相过奖了。”曹操说:“确实。我冒犯你,你生气是有理,否则就成受气包了。我赔了不是,你又忍俊不禁一笑了之,这是有节,否则得理不让人,板着脸没完没了,就成怨妇了。这分寸拿捏得好。”白芍说:“没想那么多。”曹操说:“这取之自然尤其厉害。”说着曹操坐下了,示意白芍也坐下。

白芍在琴案旁坐下了。

曹操问:“旅途困顿否?”白芍说:“日夜行车自然少不了困顿。不过临到许都,车胄将军特停留半日,让我睡觉,五百军马围在四周鸦雀无声,连马都不叫一下,说是怕我面见丞相无精打采坏了第一印象。”曹操说:“好一个车胄,竟有如此粗中之细?”白芍说:“无非是奉承丞相呗。”曹操说:“这话又说得机智。”赞完又说:“你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对其如何评价?”

白芍说:“也没有什么,少年苦恋,求而不得。”

曹操道:“这个评价言简意赅。我就喜欢这样举重若轻的说话。少年苦恋,求而不得,其实人一辈子都是如此。我写‘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还不是苦觅之意?”

白芍思忖地打量着曹操,微微摇了摇头。

曹操问:“为何摇头?”白芍想想说:“不曾想丞相竟至这般。”曹操说:“你想我是凶神恶煞?说说看,之前听过我什么传闻?”白芍停停说:“弄权,嗜杀,霸道,最是多疑。”曹操道:“不疑则无智,多疑则乱智。我是事必先疑,但疑得恰到好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手下绝大部分将领兵士,都可让他们在我卧榻旁宿卫,天下谁人敢如此?对你,我难免也先有疑心。郑康成一向亲近袁绍等人,不看好我曹某,为何将外孙女送曹府?难道不会派你来当奸细,或当刺客?”

曹操停住,看着白芍。白芍觉着无稽之谈地一笑。

曹操接着说:“再说,皇上召你不去,却愿来陪一个弄权嗜杀者读书作画,为何?”曹操又停住,直视白芍。

白芍仍不解释,隔着琴案目光坦然地迎视着曹操。

听得见书房中蜡烛轻声劈响燃烧。远处传来打更的声音。

阅读《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曹操若有所思地收回目光,站起身在房中慢慢踱步,而后停住说:“初次见面,我十分喜爱你的聪慧善解人意,难得;但我现也不可能完全去疑。郑康成同意你来曹府,你本人也愿意来,都有蹊跷之处。我还要问你问题,望你不说假话。我交友原则是,真话不必全说,谁都可以有话不语;但说出来的不该是假话。我别的本事没有,但知人善察,难眩以伪,则有公论。任何人说假话,我略提神便可觉察,我若信任此人,则不提神以对。”

白芍显得有些倦怠地叹了口气:“丞相不必诈我了。我从来就是这样,真话常不说尽,但假话绝不说。说假话,令我厌。”

曹操说:“那好,我想郑公同意你来曹府,必有他的诸多考虑,你愿意来,也定有诸多动机。我只问你为什么愿意来。不必言尽全部动机,只说其中一二即可,但须是真的。”说着注视着白芍。

白芍垂着目光看着眼前,哗地骤然拨响琴弦,又接着用手闷住,而后倦怠地说:“我对丞相你这人感兴趣。”曹操问:“为何感兴趣?”白芍心不在焉地拨响琴弦:“为月明星稀、乌鹊南飞,也为那些弄权、嗜杀、霸道、多疑的传闻。”

曹操凝视白芍,点头道:“这是真话。”而后慨叹一声,“我已看透你七八分了。”说着又在书房中踱起来。白芍微垂目光面对着。

曹操这次踱的时间比较长,最后站住了。

曹操说:“你可能有一大堆对孤的道统偏见,郑康成决定让你来,可能也有旁人不知的目的,你也可能在你外祖父那儿接受了什么旨意,这些你一时都不会说,我也不逼你说。但我看出你对我曹某颇有几分天然亲近。”

白芍眼皮微微一跳。

曹操接着说:“古人讲心有灵犀一点通。我相信你我终会相通。我就此接纳你做我的陪读。我的书房、寝室、办公之处,任你出入,家丁门卫都不得阻拦。我在任何地方歇息——我睡无定所——都对你不设防。虽然你手无缚鸡之力,如想害我,随便投个毒就可以。我今日看,你对我并无丝毫杀气,今日我就丝毫不疑你。你看如何?”

白芍想起什么,眼睛看着眼前露出一丝笑意。

曹操问:“怎么?”白芍说:“听说你最忌别人接近你睡处,曾突然从梦中跳起,拔剑将入寝室侍候的仆人杀死,而后又躺下睡至天明,佯装什么都不知。都传说你佯装梦游杀人,是为使别人不敢在你睡时接近。”曹操说道:“言过其实,但确事出有因。孤有令,我睡着时,除军情急报与皇上召见,其余一概不得禀报。一次府中丢失数匹良马,包括我的坐骑,管家进寝室禀报,我正午睡,未等他多说,就抬脚踢开他。三个月后,听到许都有传说我‘梦游踢人’。六个月后又听到河北传闻我‘梦中杀人’。再后来听到传闻说我‘佯装梦游杀人’。

“竟是如此?”白芍也有些惊诧了。

阅读《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书房一侧有一卧榻,曹操过去,从枕下拿出一把带鞘短剑走到白芍面前:“这把短剑交你随身带着,并随时可进我入寝之处。”

白芍说:“我不用这个。”

曹操坐下道:“你有所不知,这是春秋时期越王勾践传下来的宝剑,名叫鱼肠剑,稀世之宝。”说着他轻轻从鞘中抽出匕首般的宝剑来,寒光逼人。曹操凝视片刻。又起身从墙上摘下自己的佩剑,也拔出鞘来:说:“你看。”他用鱼肠剑削自己的佩剑,竟如削笋一样一片片削下来。最后一把佩剑已所剩无几。白芍一动不动看着。曹操又拿过一条绢巾,迎着鱼肠剑剑锋轻轻一飘,绢巾一过为二。白芍仍一动不动看着。

曹操凝视着鱼肠剑寒光闪闪的锋刃说:“这是真正举世无双之宝剑。”

他持剑轻轻划过案几,案几竟像油脂一样被划开。

曹操说:“只要轻轻一划,我必身首分家。我将此剑交你,并对你不设禁,就是我的用人不疑。”说着他将剑小心插入剑鞘,“这把剑只有这副剑鞘可以套住它,但凡一出鞘就锐不可当。”说着他把入鞘的鱼肠剑放到白芍面前琴案上:“看着这剑,是否有几分紧张?”

白芍这才长松一口气,静下神来。

曹操说:“我再重申,我会下令曹府上下不得禁你出入,我的书房、寝室、办公处,你随时可入,无论昼夜。我平日军政繁劳,随时可能打个盹儿,你随身带剑,只要在我脖子这儿,”曹操比画道,“划一下,这颗头就掉了。”

白芍已完全回过神来,这时含着一丝调皮讽刺的笑意瞄了一下曹操的脖颈:“那天下的历史就真要重写了。”

曹操听了,不由叹道:“这奉承话说得不俗。听你这话,真有点喜爱难耐。”说着抓住白芍的一只手。白芍哟了一声,拿掉曹操的手:“你抓疼我了,你的手太重。”曹操说:“好了,以后不经允许不碰你,如何?这个有理有节,还中否?”白芍又瞄曹操一眼,“丞相还真知进退。”曹操又摇头赞叹:“没办法,这话又说得十分聪明得体。孤自以为从来言简意赅,一字千钧,没想到更有高手。”白芍笑了:“你这奉承才叫不俗呢。”曹操说:“这话又反得妙。”

白芍伸手道:“不可再相互吹捧了。”

曹操笑了:“今后有你陪读,孤不会闷了。”

白芍若有所思。

曹操端详了白芍一会儿问:“想到什么了?”

白芍收回神来,用手指轻轻摸了摸琴案上鱼肠剑的剑鞘,想了一下说:“我在想,丞相是否太轻信了。”

曹操说:“你说我对你轻信?我信之有理。我刚才说过,我敢让大半将士在我寝室宿卫,就是信之有理。信人者得天下,就是我的道统。好了,这把剑你收好。”他起身说道:“你现在弹段高山流水。我睡一会儿,我已接连几夜没好好睡了。等我睡着了,你自可回你的寝室歇息。”说着曹操在卧榻上躺下合上眼。

白芍坐下,静静神,开始弹琴。

曹操过了一会儿就响起轻微鼾声,鼾了一会儿,曹操睁开眼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并不多疑你吗……”白芍只是降低了琴声,没言语。曹操向白芍伸了一下大拇指,就又合眼睡去。这次鼾声越来越响,变得粗重而均匀。白芍一直弹着琴,听着曹操的鼾声,也不时看看熟睡的曹操,那把鱼肠剑正在琴几上放着。

白芍停住琴声,夜静中的书房只有曹操的鼾声。那把鱼肠剑还在鞘中收敛着寒光。白芍将琴骤然弹响,狂风暴雨般掠过山涧,曹操并未受惊,鼾声均匀如故。白芍又停住了琴,书房中又唯剩曹操熟睡的鼾声。

白芍轻轻拿起鱼肠剑,一手持鞘,一手轻握剑柄,轻轻走到曹操身旁。 

阅读《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曹操与献帝】曹操一生最爱的女人是谁(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一段扑朔迷离的惊险故事

一个前所未有的崭新曹操

一总出类拔萃的政治智慧

一曲超尘拔俗的爱情绝唱

  评论这张
 
阅读(169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