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曹操晚年朝思暮想的女人是谁(图)?  

2014-11-03 07:56:24|  分类: 柯云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操晚年朝思暮想的女人是谁(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柯云路政治军事历史小说

《曹操与献帝》

精华选载

 

又一日,凌晨四更未尽之时,天仍黑暗,许都曹府大门前挂着灯笼,朱四领着上百家丁在门前排列起一辆辆马车来。朱四在几个家丁簇拥下指挥着:“第一辆是主簿所乘之车。第二辆、第三辆是郑康成及赤芍的灵车,再往下是主簿的行李车、货车,一顺排齐。”车队很快在灯光晃动的街道上整齐排好。

此时,曹操书房内灯烛明亮,曹操与白芍对着摆满案几的酒菜果品而坐。曹操说:“唯今夜何其短,还未觉通宵,已近拂晓,四更已过,五更即来,唉,人生所谓生死离别难。”白芍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不动也不语。两人早已停了饮食,曹操举杯说道:“再饮最后一杯。”白芍摇头。

曹操说:“回徐州安葬完外祖父与妹妹之后,主簿守陵百日即可。”白芍摇了摇头:“我已说过,需守三年。”曹操又说:“守一年吧。”白芍垂着眼重复道:“需守三年。”曹操摆了一下手:“到时再说吧。”白芍不容含糊:“那也是三年。”

曹操盯着白芍:“三年过后呢?”

白芍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估计不会再回到丞相这里了。”

曹操一挥手赶走如此沉重的话题,哈哈一笑:“不说这些,在此书房,我倒想起两年前我与你初次相见,我拧了你胳膊,想验证你是否刺客,结果赔了许多不是。”白芍目光恍惚也想起往事,在回忆中说道:“谁也不要欺负人。”

曹操接着展开这个话题:“那第一次见面也是如此烛光,孤拿出鱼肠宝剑,向你展示其锋利,削剑如笋,你看得毛骨悚然。”白芍仍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那把鱼肠剑后来还真有了用场。外祖父说,一人一物,都不会平白无故出现于世,此话不谬。”曹操接着延伸话题:“那你出现于曹府又因何故?”

白芍回忆着叹了口气:“此事真是难讲,可以说一言难尽。”

曹操尽量调侃地笑道:“老天派你来救我命的?一次防了吉平太医下毒,一次防了中军帐总管朱六行刺。”白芍对曹操的说笑没有应和,目光还是有些恍惚。曹操接着活跃气氛说道:“第一次你在曹府显露才能,孤要对曹丕面授机宜,先暗写了‘面授机宜’四字,让军师荀攸、郭嘉猜,都猜不出,主簿出口四字‘面授机宜’,让他等先吃一惊。”曹操看了一下白芍,又接着继续:“又一次,文武左右议事,有人对你置疑,你一通念诵会商记录,言锋犀利,将他们个个驳得体无完肤。”曹操看着白芍,见还没反应,又接着道,“还有,那次在相府后花园饮酒,孔融评点孤的诗《短歌行》,出言狂妄,你将孔融的评点通篇驳倒,弄得他这个文魁星黯然失色,他居然脸上挂得住,还当场跪下,向你求婚,真是可笑。”曹操说着哈哈笑了。

白芍却在回忆中莞尔一笑,而后神情忧郁地说道:“丞相此刻是想哄我高兴呢,但再哄我,此次也是一走再难回了。”

曹操那一番有意的说笑一下停了,眼睁睁地看着白芍:“为何?”

白芍说:“练道家百日不语功后,已觉得人活于世,甚为虚无。当时若不是担心朱六潜伏丞相身边,可能加害于丞相,我也可能不回来了。”曹操点头道:“道家善讲虚无二字,其祖宗老子《道德经》开此先河。孤则爱讲一句话,此一时彼一时。这次班师回来,在朝廷对那个陛下讲过此话。今日对你也讲此话。你的两位至亲去世,此刻心感虚无乃为必然。时过境迁,心情自然还会变。孤倒还是想与你说些不添愁的话,刚才讲到那位陛下,孤就想起来两年前那次田猎,孤笑那位陛下跑到你面前孔雀开屏。你当时笑孤想当孔雀王。”白芍想起往事,心不在焉地讽刺道:“丞相那次还说,许他孔雀开屏,不许你赚人眼泪?”

曹操佯装哈哈大笑:“那次我也是中箭,我明知不是毒箭,但说弄不好可能是毒箭,就把你吓得落泪了。”白芍回忆起遥远往事,目光恍惚,而后回过神来,哀伤地一笑:“丞相,往事不堪回首,别说了……”

曹操看了白芍一眼,站起来背手踱了几步,站住说道:“往事难得不回首,难得忘怀。主簿两次救孤之命,孤难忘。陪孤在官渡苦战三月,孤难忘。”

白芍叹了口气:“本不该救你,给天下添如此多事。”说完停了停,想起什么,眼泪盈眶,“求丞相不说往事了。”

曹操点头道:“好,就不说往事了。说说现事。你这次去徐州送葬,而后守陵,无论是百日,无论是一年,孤都会让徐州刺史妥加照顾。守陵日满,孤再让刺史派兵送你回来,孤或亲自带兵去接你。”白芍摇了头。曹操道:“还是必守三年?”白芍肯定地点点头:“丞相,我说此话并非一时心念,我是想定必须如此。我说三年之后可能不再回曹府,也绝非虚话诳丞相。此时已觉人世虚无,三年一过,千日之隔,纵使对丞相还有牵挂,也就泯灭尽了。丞相自有南征北伐、纵横天下之事业,往事已矣,丞相不再提了。再提,就实是为赚我眼泪了。”

曹操听此,看着白芍半晌无语,踱了几步站住,看着白芍:“莫非往事于主簿无一所想所忆?”白芍恍惚片刻,凄然一笑:“想起去年正月,跟随丞相微服出行,那日下着雪,在街上小饭铺喝羊汤吃烧饼,丞相那打扮,现想来挺好笑的。”白芍露出一丝回忆的笑容。曹操看在眼里,立刻跟话道:“我装老爷你装少爷,我十足的当了你一回父亲。”曹操说完停了停,见白芍并无反感,又道,“还有可堪回首之往事否?”白芍依然目光矇眬地说道:“想起你头痛,为你针砭时,你那样子挺可怜的。”曹操不禁叹息:“主簿其言甚善。”

白芍看了曹操一眼:“还想起丞相吹起牛来挺性情的。”

此时,外面有两声轻轻的敲门声,接着是小翠的呼唤:“小姐。”曹操说:“小翠进来。”白芍站起说:“我去。”她走到门口,拉门出来,小翠站在门外,外面已现一片微明,不知何时下开雪了,小翠肩上已披着雪。白芍说:“下雪了?”小翠点点头,而后说道:“小姐,朱管家他们来了,要搬你的行李装车,不是说好天一明就出发?你若没什么要用的,我就让他们搬了,反正已收拾好,我只留下路上的梳妆用具。”白芍说:“让他们搬吧。”说着看了看黎明前暗黑朦胧的院子。小翠说:“还有,小姐记得还要回房梳妆。”白芍点头:“我知道。”

小翠从怀里拿出那把带鞘的鱼肠剑:“你要我拿来的鱼肠剑。”  

【柯云路最新政治军事历史小说】 

【《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曹操晚年朝思暮想的女人是谁(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天色微明。曹府门前,管家朱四正在领众家丁往后面的车上装行李货物,两辆灵车上,可以越来越清楚地看见两个十分贵重的棺椁。远处,马蹄声迅速近来,是许褚带着五百骑兵来到相府门前。许褚与众将士甲衣外面都披着白斗篷,盔帽簪缨上系着白绢,将士的枪戈上都系着白绸条。朱四说:“许将军带兵护送主簿去徐州?”许褚说:“正是,是褚亲自向丞相请命的。主簿了不起,没有她,丞相已遭人害,我等也早已群雄无首。”说话间,所带五百骑兵已在车队前后有序停好。许褚一挥手,众将士齐下马,整齐牵马而立。 

曹操书房内,白芍将鱼肠剑双手呈曹操:“鱼肠剑已完成使命,还给丞相。”曹操推却道:“鱼肠剑你就留下吧,你纵使真的不再回来,也留下做个纪念。”白芍双手捧剑,停在半空许久,收了回来,将剑放入怀中。

曹操站在那里说道:“既是如此离别,主簿有可能不再回来,孤有句话倒想问问了,你当时来曹府,必受命于郑康成,为何不下手?”曹操虽然没有把话问得十分明白,但也已经十分明白。白芍抬眼看着曹操,过了一会儿说道:“丞相,你不是早就说过吗,丞相早就看明白我下不了此手。如是才做好人,将剑交我,不费一钱,买了一个感化。”曹操被点破,笑了:“你我第一面,就觉彼此心有灵犀,知你对我没有恶意,更无杀心。可是,我还想确知,你见我第一面,手中握有鱼肠剑,为何没有下手?”白芍略有讽刺地说:“为你对我有礼,拧了我胳膊知道道歉。”曹操说:“还有呢?”白芍说:“为你对我信任。”曹操说:“还有?”白芍叹了口气:“还为你那首蒙人的《短歌行》,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曹操还问:“还有?”

白芍看了曹操一眼,忧郁中露出一丝戏谑:“还为见第一面觉得丞相模样顺眼。”曹操眼一亮:“模样顺眼?”白芍又微微白了曹操一眼:“反正不让人讨厌;而且,那下巴颇像我父亲。”

曹操听罢,思忖地点点头。他在屋中踱了几个来回,站住小心地问:“主簿必要守陵三年,因丧至亲而心痛,这还可理解。但为何三年后还不能回孤这里,人生莫非真如此虚无?”白芍说:“丞相别问了吧。”曹操看白芍许久,无奈,又转问:“那孤还有一个问题,两年前第一次见面就问过了,你何以一见孤就如此敢言善言,小小年纪,那份胆量与才智如何而来?当时你讲那是你的秘密,无可奉告。”

白芍垂眼沉默许久:“方才二问,其实乃是一问。”

曹操愣了:“你为何不再回孤这里与你何以少年胆略能言善辩是一事?”

白芍沉默片刻,叹了口气:“我实是父亲与外祖父二人宠爱出来的。”

曹操盯着白芍领会着:“而这二人都去世了……且都死于我曹军之手。”白芍很深地凝视着曹操,不语。曹操继续揣摩道:“此事你想起来无法面对?”白芍垂眼沉默。曹操继续道:“说来曹某是杀你至亲三人的仇人。原本杀父之仇未能报,现添至三人之仇,还要陪那个曹某,岂能如此?”白芍叹道:“丞相别说了吧,这些都是又都不是,着实难言。”曹操愣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孤不知如何将心比心,才能领会主簿之心。”说罢,摇头叹息许久,而后轻轻揽住白芍,走到琴案旁:“好,不说了。君临行,可否再为孤弹一曲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白芍想了想。凝了凝神。而后在琴案前坐下,低眉信手弹了起来。

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微微发亮的天光照见院子里白茫茫一片。曹府门口街道上,许褚所领五百兵护送的车队在静等。

曹操听着琴声,在屋里踱来踱去,吟诵起他的《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诗念完了,曹操停了停,最后仰天长叹:“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白芍也弹完了琴,停住手说道:“丞相便去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吧。”曹操说道:“孤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君一走,我何枝可依?汝这一枝,是孤唯一可依者呀。”

白芍说:“丞相将来必有枝可依。”

小翠又在外面轻轻叩门,轻声叫道:“小姐。”白芍站起说道:“临行,我该去梳妆了。”曹操愣愣地看着她,不知所措。白芍看了曹操一眼,略咬咬嘴唇,转身出了书房。她在小翠搀挽下,往自己的小院走去。四个一直护卫白芍的女将士在路上迎候,其中一个对白芍说:“主簿要去徐州?”白芍点头:“两年来,有劳你们费心了。”

曹操站在书房门口,看着白芍在四个女将士护卫下走远,神情落寞。 

【柯云路最新政治军事历史小说】 

【《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曹操晚年朝思暮想的女人是谁(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白芍回到自己的小院,进到自己的房间。

行李已经搬走,房间显得比以往空荡。

她在梳妆台前坐下,小翠给她进行送葬之行的梳妆打扮。头发打开了,白芍从怀中又掏出那把鱼肠剑,放在梳妆台上。小翠吃惊道:“没有还丞相?”白芍说:“此时未还,必有他用。任何一人一物,出现并非偶然,退去也非偶然。鱼肠剑还有最后一用。”小翠十分惊愕:“还有何用?”白芍已将鱼肠剑从剑鞘里轻轻拔出,一片寒光弥漫。白芍又对小翠说道:“再拿笔墨来。” 

 

曹操在大堂里背手踱来踱去,孔融、曹丕、荀攸、郭嘉、杨刚、陈登、许褚、李典、张辽、徐晃等文武要员及管家朱四在旁边侍立。曹操站住说:“孤要亲送主簿出城,至十里长亭。”

孔融想了一下,说道:“主簿护送郑康成及赤芍灵车回徐州,郑康成毕竟是随袁绍而亡命,丞相送此灵车队不妥。我等代丞相送到十里长亭即可。”

曹操面露愠色:“孤并非送跟随袁绍的郑康成之灵车队,我是送主簿的外祖父的灵车队。”孔融说:“即使是主簿的外祖父之灵车队,丞相也不必亲送至十里长亭。”曹操有些火了:“我实是送主簿。关羽,我都追送而去,主簿于我,可是关羽所能比?无她,孤已两次踏上黄泉不归路了。”荀攸冲孔融摆摆手,孔融诺诺而止。荀攸说:“请丞相乘车送别吧。”曹操说:“怕我张扬?孤必骑马。” 

 

白芍披麻戴孝,在小翠及曹府几个丫环的搀扶下,在朱四与众家丁的陪侍下,在那四个女将的护卫下,出了她在曹府的小院。穿过曹府的花园庭院,来到大堂前的庭院,而后在曹操、曹丕、荀攸、郭嘉、孔融等人陪同下,走出曹府大门,在小翠的陪护下上了车队第一辆车。

天已亮,后面的灵车与车队一目了然。

曹操与孔融、郭嘉、荀攸、曹丕等文武要员也都上了马。许褚所带五百披白送葬护兵也都一齐翻身上马。曹操扬了一下下巴,整个车队出发了。

雪下得越来越紧,车队走过许都街道,两边路人靠边观看,少不了街谈巷议。曹操骑在马上岿然不动。车队出了许都城门,一路快行。曹操在风雪中没有言语,荀攸不时扭头看看他。曹操不顾左右。偶尔,小翠掀开车帘,白芍可以看见骑马走在一旁的曹操。曹操偶尔也会转眼看看车内的白芍,彼此尽在不言中。

终于,在风雪弥漫中来到十里长亭。车队停下来,曹操要与白芍最终分手了。

曹操骑在马上,白芍坐在车内。曹操说:“君百日若回,最好。一年方回,也可。必三年才守陵完毕,孤也等你。但凡军政从容,孤还可能亲去徐州看你。徐州方面的事情,孤都已去令安排好了,一切主簿不用犯愁。”白芍看了看曹操,说道:“丞相保重。”就泪水盈眶,哽咽无语。她示意车队赶紧出发。曹操也便示意许褚出发。

许褚带兵走到前头,其余兵士随后护着车队启动了。

曹操骑马伫立,看着车队远去。曹丕骑马贴近曹操,将一红锦手袋交给曹操:“父亲,主簿临行留下此袋,嘱她走后交父亲。”曹操打开锦袋,先看到那把鱼肠剑,他握在手中愣怔地看了一会儿。又从里面拿出的是一个白色绢包,打开一看,是一缕光润的少女长发,曹操握着白芍的头发又愣怔地看了一会儿。再看,手袋里还有一封信,他将剑与头发放回袋中,取出信来看,是白芍临行写下的四句诗《别君难》—— 

青藤伴柏,遇伐两亡;与君相别,我心亦伤。

曾割君发,今存珍念;再割妾发,彼此相偿。

君必英雄,名垂青史;妾自飘零,已无故乡。

悠悠往事,恍然如梦;完璧归赵,唯剩鱼肠。 

曹操默默将诗看完,下面还有一行:

“又及,丞相勿忧: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有枝可依。”

曹操看完这最后一句,仰天悲叹:“有枝可依乎?无枝可依也!孤实是绕树三匝,无枝可依!”接着,悲恸歌曰:“悲哉兮,天云惨淡;伤哉兮,我心凄然;君去兮,乌鹊无依;寻君兮,四望茫然!”孔融、曹丕、荀攸、郭嘉等人在旁听之,皆戚戚然。

曹操抬头遥望白芍车队。车队在大雪中越走越远,消失在茫茫白色中。

【柯云路最新政治军事历史小说】 

【《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曹操晚年朝思暮想的女人是谁(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曹操与献帝》书评】一向擅长以大手笔写政治小说的柯云路,每一部新书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曹操与献帝》的整体布局可以用波澜壮阔、大气磅礴形容,情节一环紧扣一环,复杂多变,险象丛生,惊心动魄,正是战争小说吸引读者的特点。但此书不拘泥于一般战争小说惊险刺激场面的描写,在人物的刻画和故事的梳理上却是细致入微,周到恰当。书中运用到《易经》、《诗经》、中医等等中国文化的章节,更彰显出作者深厚的中国文化功底,而在人物的造型表述中,又可见作者磊落、坦荡的的一面。柯云路的作品最让人喜爱的,就是全篇充满正气。
  评论这张
 
阅读(8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