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柯云路:在中国哪些人是真正的富人(图)?   

2013-08-04 08:46:08|  分类: 柯云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丘云鹏讲了一番话,抛出了很多圈套,这些圈套也套住了他,他觉得自己的这一番话,从里到外都是真实的。他相信了自己所说的一切,同时也忘记了自己所说的一切。

柯云路:在中国哪些人是真正的富人(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渤海早报》

柯云路商战小说

《做局高手》

——精华选载18——

 

春节越来越临近了,丘云鹏一筹莫展。

然而,他并不慌张。他静静地、耐心地等待着。

在等待中迎来失败,或者迎来成功。他不断地念诵经文,抄写经文,不断地焚香跪拜。

电话铃响了。他赶紧过去抓起来,整整一天没有电话铃声,这种冷寂让他感到死亡的气味。

喂,哪一位?他一瞬间就提起了底气,显得日理万机,忙碌而又威严。

对方的声音杀气腾腾,使他毛骨悚然:丘──云──鹏──,对方咬牙切齿地说道:听出我的声音来了吗?

他咝地一声倒抽一口冷气。这是在海南被人雇来追债的黑社会小头目,杀人不眨眼的打手熊阿仔。

好哇,丘云鹏,总算找到你了!怎么办吧?

他还在为丘云鹏的债主追债。

丘云鹏在电话里按照道上的规矩把该说的话说了:是他欠的钱,他是要还的;不是他欠的钱,他一分不给;现在没有钱,那是明白的;一个办法,只有缓一缓;过了年,京城的生意做起来,该还的账他都会还。

年前追债,这是中国的老规矩。俗话说,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对方并不松口: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你,你不是在亚运村吗?把你的楼号再给我说一遍。

丘云鹏如实把自己的所在地、楼号、房号说了一遍。

告诉你,丘云鹏,不许躲,老老实实在那儿待着。

丘云鹏说:我干吗要躲?我等着你。

晚上,丘云鹏特意把大门半开着,他在门厅里焚了一炷香,在桌上铺好了佛经、《道德经》,倒上墨汁,拿起毛笔,一行一行安安静静地抄起经来。

听见电梯门开关的声音,听见门外的脚步。

又过了一会儿,听见门被阴沉有力地推开,他觉得有人杀气腾腾地堵门而立。他还是安安静静地、一个字一个字地抄经,正抄到《道德经》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屋子里灯光朦胧。

海南追债的熊阿仔,满脸络腮胡,浓眉大眼,此刻双手叉腰虎视眈眈地站在那里。门,在他背后已经闭上。身边还站着一个个子不高的年轻人。熊阿仔的目光直直地射过去,盯住正在抄经的丘云鹏,看他的镇静能装到什么程度。

丘云鹏还在那里抄经,并不抬眼。熊阿仔哗地把自己胸前的扣子解开,左右把衣服撩开,露出了贴身插的手枪匕首,走上来几步,逼近茶几。

丘云鹏自然看见了前面两条粗壮的大腿,也看见了别在对方腰间的凶器和那长着茸茸黑毛的、叉着腰的手臂。

他还是不动声色,一笔一笔地把他要抄的东西抄完。

倒是跟随熊阿仔那个小年轻绷不住了,用一口北京腔冲丘云鹏喝道:装什么洋蒜!

丘云鹏略微出一口气,把腰直起来,把笔舔一舔,安安静静抬起眼,看了看这位年轻人:你是干什么的,能出示你的证件吗?

那个小年轻又要嚷嚷,丘云鹏一下子把毛笔撂在桌上,指了指熊阿仔:我的事情是和这位海南朋友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给我出去!他指着对方大声呵斥道。

这个在京城地面混的年轻人恼了,脸红了,挽起胳膊要嚷嚷了。

丘云鹏先发制人,他青筋暴露地指着对方,大声呵斥道:你给我出去,这儿没有你讲话的地方!

同时,他抬起眼看着熊阿仔:你不是办你的事吗,是你找我,不是他找我吧?你不是想要钱吗?你不是想解决问题吗?你不是回去好有个交代吗?你不是一个江湖好汉吗?你不是也按照道上的规矩挣你那一份子吗?

丘云鹏说着,把自己的坎肩解开,把里边穿的衬衫撩起来,露出了胸脯。

你用哪一件吧?他指着对方腰间的手枪和匕首,又指着自己的胸膛:全在这儿呢。命,交给你。案,让他去报。他左手指了指熊阿仔,右手指了指那个年轻人。

这一下,倒把熊阿仔镇住了,他回头冲着一同来的年轻人摆了摆手,然后说:丘总,你也别这么大火,我照规矩办事,你也知道我是冲什么来的,我只管追钱、要钱、讨债。他在替一个债主追回八百万。

丘云鹏长长叹了一口气,又打开一本《金刚经》,一个字一个字地抄,理也不理这个双手叉腰的熊阿仔。

过了一会儿,他对熊阿仔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我可知道,你家几代人也都是信佛的喽?

熊阿仔说:信佛,不妨碍我为人追债;信佛,也要借钱还钱。

明白。丘云鹏说:我已经跟你讲清楚了,今天不放我过年关,他拍了拍胸脯:这个,交给你。或者,他指了指手臂:砍一条回去,给你的老板交代。

他停了一下,又说:今天,你这儿缓一缓,过了年,京城的生意展开了,该还的钱我会还,总不会让你在江湖上丢面子。

我的生意做大了,自然希望你也来加入。我现在京城的生意做得很大,在海南你不是不知道我,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大生意。生意在海南做不成,不是我丘某人不能干,天意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在京城就不同了,天意可能要让我做成,那么,还这点债是小事情。你熊阿仔以后和我在一块儿做生意,我倒觉得是大事情!丘云鹏沉吟了一下,继续说:我以后倒是不希望你一天到晚插着刀,拿着枪,去做一个打手噢!

你骂什么人?熊阿仔说。

是啊,就是不要去做打手噢!丘云鹏口气一点都不降低地说:我早就说过你,你这个人是小有财运的人,有时间到京城走动走动。以后我把我布的这个局给你摆一摆,给你一个位置,给你两个项目,和和气气地挣钱。善有善报嘛!挣善钱不好吗?大家和和气气地把钱放在你手里不好吗?你没看,庙里的香火,那些大家供奉的钱,都是和和气气、心甘情愿放在功德箱里的。那个钱,和你拿着刀、拿着枪要的钱,花得感觉一样吗?

停了好一会儿,他说:就说在北京没找到我。

见熊阿仔不再说话,他又加了一句:我领你这个情,我将来必定还你这个情!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垂着眼,用手指着斜下方的茶几,好像熊阿仔不是站在那里,而是跪在他面前一样。 


支走了要债的熊阿仔,丘云鹏在除夕之夜一个人玩起了套圈游戏。

他打开一个皮箱,拿出一个袋子,从里面掏出上百个藤圈。藤圈有大有小,小的如手镯,大的如篮球筐。记不清是哪一年,他在海南的公司里,春节联欢晚会上进行有奖套圈之后留下的东西,他很喜欢,就收了起来。他时不时就一个人玩一玩这个套圈的游戏。他在地毯上林林总总的物品,小瓷人、暖瓶、茶杯、闹钟、墨水瓶……那是一个大千世界。

丘云鹏盘腿打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把一个又一个藤圈向外抛着,有的套在暖瓶上,斜搭在暖瓶的肩上;有的套在茶杯上;有的套在墨水瓶上。大圈套大物,小圈套小物,各尽其用。套不准的,弹弹跳跳,滚滚动动,最后歪倒在地。一个狼藉的花花世界。

当上百个藤圈从他手中飞出的时候,他漫不经心又有所用心地掂量着方向、目标、投掷的技巧、手劲儿。套完了,数一数战果,走下沙发来,把藤圈拣起来,回到沙发上,再一个一个抛下去。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物、人物,就像这些小瓷人、暖瓶、茶杯、闹钟一样远近高低不同,轻重缓急不一样。

套圈的哲学,大概就是生活的哲学。一个人,每天都向外抛着无数的圈。一个言,一个行,都是飞出去的圈套。套住多少是多少,套住什么是什么,全在你圈套的大小、多少和抛掷的技术。丘云鹏玩得自得其乐。

 

桑大明夫妇在老家过完大年三十,初一晚上乘飞机回到京城。

丘云鹏还在睡着,发出一点小孩熟睡的鼾声,他的表情显得劳苦,令人可怜。夫妻俩找出毛毯给他盖上。然后,回到他们的卧室把门轻轻掩上,相挨着在沙发上坐下。

门厅里看到的情景,有一种莫名的凄凉触动了他们。他们小声谈起了这个已经与他们相处两个多月的丘云鹏。

两个多月来,丘云鹏多次讲了他的身世。他们知道他从小贫困,父母的人生多灾多难。他在家中是老大,很小就肩负起大人才要肩负的劳务。挨过饿,常挨打,受欺负,倔强,不服输,被狗咬……这些,在他们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丘云鹏能够混到今天,确实全凭自己的努力,这点精神,应该说不易。从这个意义上讲,夫妻俩对丘云鹏有充分的理解和爱护。

不过,他们也知道他鬼气大,说话水分多,然而,只要和他的身世联系在一起,他们往往就多了一点宽谅和理解。对于丘云鹏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挣扎奋斗,大概确实需要不断编造故事来装饰自己,因为他原本一无所有。

也难为他了。桑大明很宽容地评价道。

他为什么不回家过年呢?迪华问。

他海南的生意基本上败了,追债的肯定有一大群。京城的生意,你别看他布了这么一大片,说真的,什么还都没开始呢,他也难!

那他为什么还要动不动就说自己有多少个亿呢,那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迪华说道。

桑大明说:做生意都是这样,这叫给自己制造虚假的信用。

你早就看透这些了吗?

桑大明说:我也说不准,只有这么个感觉。他说他这么有势力,那么有势力,要帮我,我也不绝对怀疑。即使没那么多势力,我想他总有经验,他用经验帮我就可以了。我去搞钱嘛,让他帮着操作、经营总是可以的吧!这个事先不说了,因为我自己也想不太清楚。不过,我总觉得我这个人福气大,先这么干着看吧。

桑大明宽阔的额头常常显得充满自信。他以他的学术论著和豪爽人格赢得广泛的人缘。用他自己的话讲,我的财富就是朋友遍天下。

他的妻子迪华生性贤淑,有一个深入骨髓的念头,是帮助自己的丈夫成为伟大的男人。凭着这一点,她能够容忍丈夫一切看来不能容忍的不足之处,同时做出她能做的一切辅佐与帮助。

你一直和丘云鹏搅在一起,有没有不妥之处,有什么危险和不安全因素吗?

桑大明说:我不大在乎,心里留一个尺度就可以了。对什么事情都要留一点余地,我对他是有余地的,这你可以放心。

正说着,门推开了。丘云鹏手臂上搭着毯子站在门口,笑盈盈地看着他们。

二位什么时候回来的?把我的战场都给收拾了,还黄袍加身,给我盖了一下。

三个人不由得都笑起来。一瞬间,他们从丘云鹏眼镜后面的眼睛里看到了这个人年幼时期的那种善良。

他们说笑了一阵,桑大明说:丘总,我觉得,今天咱们三个人在一起,就好像一家人。

是咧。丘云鹏开心地说道。这个夜晚,他出乎意料地看到桑大明夫妇,觉得特别亲切。当他在朦朦胧胧中感到有人在轻轻地收拾地毯上的世界时,当他朦朦胧胧中感到有一条温暖的毛毯覆盖在身上时,他真像是小孩子受到爱抚。

一生以来他基本上没有过这种感觉,他也认为自己既不需要也不渴望这种感觉。因为他倔强,因为他好斗,因为他喜欢竞争与厮杀,及至这种温暖落在他身上时,就和加饭酒喝多了一样,暖融融的。

看见我玩的那些套环了吧,觉得我可笑吗?

夫妻俩说:当然看见了,你一定闷了,所以一个人玩耍起来。你从哪儿搞这么多圈呀?

丘云鹏说:我很喜欢这些圈套,而且我可以很坦率地对你们说——这在一般场合我不能说啦,我不说别人还说我是骗子呢!——这个世界的智慧,在一定意义上,就是圈套的艺术。

桑大明夫妇对于这样的调侃不但不介意,反而感到有趣。

他说:你们想一想,世界靠什么连接?如果我们的所有行为都是一条直线,那和什么东西能够连接在一起呀?你不是平行插过对方,就是从对方身上穿过,把对方伤害了,你能有什么连接呀?总是要弯回来,再回到你的手中,形成一个圈套,才能把天下的人和事和你连接在一起。

利益可以连接,情感可以连接,关系可以连接,性可以连接,宗教意识可以连接,生命的追求可以连接,各种各样的血缘、姻缘、家庭关系、社会关系,都可以把一个人和这个世界连接在一起,不就是圈套嘛!对不对?

你们夫妻俩怎么连接在一起的?有感情,有事业,有理想,有共同的利益,有婚姻的法律约束,有道德的约束,还有子女,有你们的父母对这个关系的确认,有周边世界对你们的确认。这不都是圈套吗?

你们怎么和我连接在一起的?我们也有共同的利益呀,我们也有共同的事业呀,我们也有共同的做人的准则呀,也有共同的信念哪,还有感情啊。这些,不也是把我们连接在一起的圈套吗?

所以,说穿了,这个世界上做事,确确实实有一门学问,就是圈套学。但是我不能这样去说,因为这个世界不能这么理解我,我和你们说说。我经常总结圈套的哲学,我在玩圈套的时候在想,怎么玩得更高兴,要不为什么要有套圈的有奖游戏呢?为什么要用这种游戏从小鼓励孩子的这种智慧呢?因为游戏就是人生法则的一个模拟嘛。你现在套住一个小人儿,给你一块糖,长大了,你套住一个项目,套住一个思想,套住一件作品,就给你一个大大的奖杯嘛!

这个坦率的说法使得谈话的气氛非常和谐。

他坐下来了,很坦率地对桑大明说:在这个世界上,你实际上已经制造了一个最大的圈套,那就是你的思想,你的论著。你想想,他把那些曾经摆在地毯上被套起来的著作都放在桑大明前面:你就是著作本身嘛,当我抛圈的时候,我在想,我怎么才能套住你这些东西呢?

很简单,第一,我得对你的思想表示充分的理解,你得知道我理解你。

第二,我得有充分的实力能够帮助你。那么,我今天坦率告诉你,我有这个实力。虽然关于我在海南破产的说法有一大片,很坦率说,我在海南的生意确实十分之八九可以用破产来形容,但是,我已经把我的债务连同我那些有价没价的、有实无实的资产都转嫁出去了。今天,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还有十分之一二的资产在手中,那就是一两个亿啊。而这一切,是随时可以调用的现成的资金,随时可以抵押的有价值的房地产、不动产。我有这个实力,但是,我又不敢轻举妄动。我这次在京城不做则罢,要做,就一定要做得最大,最漂亮,最成功,这就是我的心计。

第三,我靠什么套住你?实力加能力,再加上我对你的理解,这三条,就是我想套住你的圈套。我用我这个小圈套把你的大圈套推向社会,让大家接受你的观点。你对中国文化发展的观点,你对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发展战略的观点有很多可取之处。我觉得你最大的优势,是你有综合优势。

桑大明,这么长时间以来,虽然我觉得你还不能和那些最伟大的人相比,但是我觉得,你绝对是个旷世奇才。

所以,非常坦率地说,我这次来京城,看来看去,最终看中的项目,是有关你的项目。其他名人,所有的文化景观,都要有意无意、有心无心地纳入你的思想体系,成为向外扩展的各种媒体。

桑大明被这种说法极大地激动,他感到遇见了一个知音,他等待着这个谈话的继续。

丘云鹏穿过门厅,走到自己的房间,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他铺开了一摞已经打印得富丽堂皇的文本:你看,这是你们不在的时候我整理的文本,已经叫他们打印出来了。

桑大明翻了一下,富丽堂皇的标题、宗旨、原则、条款,讲的是对桑大明的评述。进而,有一整套推广的战略战术:出版的计划,宣传的计划,炒作的计划,电视片的计划,海内外交流的计划,搞研讨会的计划,出小册子的计划,请各界人士研讨的计划。

最后一个计划,尤其使桑大明兴奋,在这个计划中,丘云鹏把所有重要的文化现象、流派、人物、观点、新闻都列在上面,大字列出的标题是,“此项操作含义:由桑大明做出跨世纪的评点”。

老桑,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国内外已经有了这么多一流的、被认定的大文化现象、观点和人物,现在,你应该做一个工程,对所有这些重大的理论著作、文化现象和人物,做出高水平的评点。把你的所有评点,迅速集结成文,成书,成电视片,我想,这就是一个能够真正把你抬到这些文化观点、理论之上的战略操作。

他们承认你,或不承认你,都不要紧。当你评价了世界上一流的东西时,你就成了超一流的。

“超”字靠什么?第一,你桑大明有真才实学。这一点,我相信没有人能和你相比。第二,靠实力,靠操作经验,这个没人能和我相比。可以坦率说,在这方面,你一定要相信我,在这方面,你确实不如我。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绝对不去企及,也不去想象取代你,你的位置是不可取代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丘云鹏这个位置,也是上帝给的,也是任何人不能取代的。你桑大明不能取代,迪华也不能取代。你再想帮助你的先生成就一番伟业,你毕竟还不行。我看你辛苦劳作,想帮助桑大明做这个,做那个,用我的话讲,经常是事倍功半,太辛苦,收效太微。

丘云鹏的声音突然变得特别诚恳,他说:今年之所以不回家过春节,就是因为听说你们初一要回来,所以决定在京城等你们,决定在这个特殊的时间里──大家都龟缩在家里──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节,和你们进行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沟通。

如果你们信赖我,那么很坦率说,我已经做了摸石头过河的准备,全部做完了,我随时可以开始大规模的操作。冤枉的钱,不该花的钱,我从来一个不花。我生平节俭,在海南,我做着那么大的生意,买了那么多车的时候,我上班还坐公共汽车。坐公共汽车,还要计算一下如何省钱。这是我会做生意,这是我做生意的品格,需要我一掷千万、百万的时候,我也眼都不眨。

你们看到,之所以这些项目我都牵引住了:白一哲夫妇的,胡冶平、高牧的,袁峰的,大北国宾馆的,各种各样的项目,还有我们说的这个中华文化俱乐部,还有你交给我的这个大泰昌文化发展公司,现在都在我手里,我之所以不动,就是在等待你最后对我的一个委托。如果你不信任我,那么,其他的文化对我来讲,都是二流的。现在,桑大明,我表个态,这一次到京城,或者说这一生,如果我不能做成你桑大明的文化,不能把你的文化真正推向全国和世界,我这一生不再做经济!我这一生,别的事情都不做了!丘云鹏说着,像发誓一样,把自己手中握的一只红蓝铅笔拦腰折断,表明不成功则成仁。

这就是我对你的选择,往下,我等待你们对我的选择。如果你们选择了我,那么,过了春节,我马上就开始调动资金,一个月之内,先调五百万;两个月之内,调两千万;三个月之内,调五千万,把整个局面铺开!

他说这个话的时候,声音洪亮,手势果断,排山倒海,振振有辞,没有任何犹豫,正言厉色,正气凛然,而且有一种万事不求人、大道无情的气概。

桑大明夫妇被这个振聋发聩的声音震慑了。

他们感到对丘云鹏有了真正的认识。这一夜,迪华下厨房做了几个小菜,在饭桌上又拿出了从老家带来的土特产,像一家人一样摆开了酒菜。这一夜,丘云鹏讲了他从小的身世,很多地方讲得热泪盈眶。他说:能和你们夫妇俩相处,是因为我真正理解、尊重你们的人格,也真正感谢你们对我的信赖和接纳。作为朋友,我这个人不善于做那种感情的表达,我只是个操作家,是个做生意的,我只用我的操作、我的行为来表达我的一切。我的操作,就是我的表达。

气氛是祥和的,亲密的。迪华非常高兴,她说:大明就喜欢做大事,你也是个喜欢做大事的,你们两个“大”在一起,不知道要大成什么样。

丘云鹏讲了一番话,抛出了很多圈套,这些圈套也套住了他,他觉得自己的这一番话,从里到外都是真实的。他相信了自己所说的一切,同时也忘记了自己所说的一切。

酒喝到最后,还有一些亲切的言语,他说:迪华,今天晚上说吧,我确实拿你们当作我的兄长。我在家里是老大,从小是当家长的,到了我十几岁的时候,连父母都是我来养活的。在海南做公司,我也是一直当家长的,养活着这么多企业。可是今天和你们相处,我觉得你们是我的兄长,你们的人格,你们的思想,你们的事业感,让我心服口服。我只想说,你们以后不要太辛苦,琐碎的事你们要少操心,不要让大明再去操心这些操作的事情,你迪华也不要太操心。整个桑大明的文化,我们可以叫它大明文化,如果这个世界不接受,我们一步步来。这个事业,我来逐步做,现在把这个文化隐含在中华文化俱乐部中来操作。在俱乐部没有申办之前,我们隐含在大泰昌文化发展公司来做。当我说做中国文化的时候,含义主要就是,做桑大明文化,你们明白就行了,不要太辛苦。俱乐部这个大家,我帮你们管起来,当你们的总管家。包括你们那个小家,如果信赖我,我也帮你们管起来。我知道你们作家,辛辛苦苦挣一点钱,存在银行里还不够贬值的,这些,我都帮你们管起来。

就在这个夜晚,桑大明夫妇决定把大家、小家全盘交出。

小家的含义,就是迪华手中的几十万存款。

丘云鹏说:这点钱,我给你立一个专项,作一个项目,保证你在一年之内收回百分之二百到四百。这笔钱以后算你迪华的小金库,由你来保管。桑大明的这个文化事业,不需要花你小金库的一分钱。

他们碰了杯。 

柯云路长篇小说《做局高手+涅槃》网购地址

《做局高手》http://t.cn/zYUHnaw《涅槃》http://t.cn/zYGmtjy

  柯云路:在中国哪些人是真正的富人(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评论这张
 
阅读(198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