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揭秘】官场竞争庸才如何战胜人才(图)?  

2013-01-11 09:30:23|  分类: 柯云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揭秘:官场竞争庸才如何战胜人才?】跑官是一本最难念的经,又是一本真经。要跑得勤,跑得巧,跑得是时候、是地点、是关节、是人物、是方法。人家小孩过生日,你乘机表示祝贺,意思一下,就是时候。跑到家里,没跑到办公室,地点就合适。跑在开会决定之前,不是开会决定之后,就是关节。开会前又要不早不晚,太早了容易遗忘,太晚了来不及。一件事跑这个人物成,跑那个人物不成,不可错误。送礼要送得自然,送钱要送得安全。有的可以明送,有的可以暗送。有的收了钱,还要廉洁奉公。有的收了钱,只认实惠。送少了,礼轻得罪人。送多了,可能吓着人。有的送钱不行,要送和钱等值的其他东西,还可以送得文雅送得文化,送得彼此面子上爽朗光明。

 【揭秘】官场竞争庸才如何战胜人才(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柯云路政治小说代表作

【龙年档案】

精华选载

 

五一节龙福海几天跑省城,留一天在家等天州的干部跑他。

龙福海自然知道,跑官是一本最难念的经,又是一本真经。要跑得勤,跑得巧,跑得是时候、是地点、是关节、是人物、是方法。人家小孩过生日,你乘机表示祝贺,意思一下,就是时候。跑到家里,没跑到办公室,地点就合适。跑在开会决定之前,不是开会决定之后,就是关节。开会前又要不早不晚,太早了容易遗忘,太晚了来不及。一件事跑这个人物成,跑那个人物不成,不可错误。有时少跑一个人物,功亏一篑。有时多跑一个人物,反而弄巧成拙。跑的方法更千变万化:一个人独自去;通过中间人带着去;预先约定去;临时碰机会去。跑的人多了,见缝插针。领导家人多,要有主有次礼数周全。送礼要送得自然,送钱要送得安全。有的可以明送,有的可以暗送。有的收了钱,还要廉洁奉公。有的收了钱,只认实惠。送少了,礼轻得罪人。送多了,可能吓着人。有的送钱不行,要送和钱等值的其他东西,还可以送得文雅送得文化,送得彼此面子上爽朗光明。比送钱送物更好的办法,是帮办事。安排一个领导要安排的人头,比什么都得体。

天州市的大小干部,龙福海能一人安排就一人安排。

有的为自己安排,有的为省里头头安排。为头头安排,说到底是为自己安排。当然也不尽然。你为自己安排干部,就先要为头头安排干部。这里的份额要分配好。跑官第一是跑自己官。当年跑来了天州市委书记,就是一桩天大买卖。接着就要跑自己的常委班子。这不是龙福海一个人能定的,也要一次一次跑出来。省里领导各有各的打算,不都听你的,你也只能跑个差不多而已。像罗成冷不丁塞过来,你也不是一下两下能把他跑掉的,好赖天州市委常委这个班子现在捏在自己手里。

罗成说要开常委会他不怕,但他还是不掉以轻心。

一大早,还没歇尽跑省城的困乏,他就独自在书房里算起小九九来。

他拿出一张很大的白纸,将常委九个人名字写在上面。先是一正四副五个书记:龙福海,罗成,许怀琴,贾尚文,孙大治,接着要写其余四个常委。他突然笑了,这九人常委中,有些人名字实在是命里注定。龙福海、罗成、许怀琴、贾尚文还没什么讲究。孙大治是政法委书记,真是一个大治。下一个,范人达,是市人大主任。再下一个,蒋政和,是市政协主席。再一个,龚青琏,分管工青妇,那还不是谐出一个龚青琏的名字。再写最后一个名字,纪简明,这位常委是市纪检委书记,谐音谐得也太恰到好处了。龙福海拍起脑门子,哈哈笑了。回过头再看龙福海,龙的含义还不明白吗?福海就更一统天下了。罗成能成个什么?看他也成不了什么。

龙福海在纸上竖画一条中线。左边等距离画五格,第六格写上龙,代表龙福海。右边等距离画五格,第六格写下罗,代表罗成。

龙福海、罗成现在是龙虎相对。

他把剩下七个常委往里排列。许怀琴写在挨近他的左五格中,最紧跟他。贾尚文填在了相挨的左四格中,他也比较可靠。孙大治就不如贾尚文了,挨着贾尚文填到了左三格中。五个书记填完了。他看了看,自己已经连着三个副将。罗成那边还空空荡荡。他又将其余四个常委斟酌一番,都毫不犹豫归到了中线左边。龙福海一看,罗成站的右边空空荡荡,孤寡一人。整个天平左重右轻。龙福海第一把手本来分量就重,七个常委又都远近不同地站在他这一边,翘翘板早把罗成弹到天上去了。

他突然想到马立凤已经进了常委,九人常委已是十人。他毫无犹豫将马立凤排列到左六格中与自己完全一起。这样,天平左右力量对比就更悬殊了。

龙福海摸着下巴得意地哼起戏文来。哼了一会儿眼睛一转,又觉不妥。

他开始往最坏处想,提出各种反对自己的意见。孙大治从左三格挪到了中间线上,他最坏可能不偏不倚。贾尚文挪到左一格,当着罗成的面,勉勉强强站在龙福海这边。许怀琴挪到左二格,谨小慎微跟了他龙福海,又对罗成客气周到。其余五个常委除马立凤与自己一起没动,也都往右移动。但是,摆来摆去,最多再有一个半个站在中间线上骑墙,看不出有任何人站到罗成那边去的理由。龙福海心中开始犯疑:如此,罗成为何要召开常委会讨论罢免万汉山呢?书记通不过的提案在常委会上通过就很少见,那样书记也就坐不稳了。书记碰头会上通不过的方案能在常委会上通过,更是天下少有。莫非罗成这几天正在一个常委一个常委拉票?绝不可太马虎大意。

白宝珍敲门进来说:“马立凤来了,不知有什么急事?”

龙福海说:“就让她来书房吧。”白宝珍瞟了一眼,走了。

过了一会儿,马立凤小心敲敲门,推开虚掩的门进来。

龙福海招她到写字台旁:“今天我也就不瞒你了,让你看看我一个人喜欢分析点啥。”他让马立凤看自己在纸上画的,马立凤看明白了:“你这是在把十个常委排队。”龙福海抽出烟来说:“这叫阵势分析。我就不明白,罗成一定要开常委会,有谁会投他的票?撑破天,有一两个糊涂蛋投了他的票,他还是不行啊。再说,那一两个糊涂蛋以后就不想在天州干啦?”

马立凤给龙福海点着了烟:“他这两天是不是紧锣密鼓拉票呢?”

龙福海蹙着眉:“那也拉不到哪儿去呀。”他停了停又说:“不管怎么说,我把这几个人今天一个一个再着补一下。”

龙福海抽了几口烟,看着马立凤问:“你一大早有什么事这么着急来?”马立凤说:“听说叶眉又找关云山聊了半下午,还挺神秘。”龙福海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紧张什么?”马立凤说:“我总觉得叶眉又想折腾什么事。”龙福海说:“你在公安局不是探子不少吗?副局长就是你的人。再去打听打听,也别草木皆兵疑神猜鬼,不就那点事吗?是你俩兄弟干的也好,不是他们干的也好,以后让他们把爪子收起来,别乱惹麻烦。”马立凤说:“打黑枪的事肯定不是他们干的。我是从大局着眼,想叶眉又想捣什么乱。”龙福海摆了摆手:“算了,你也别以为我是睁眼瞎。我能护你,当然会护。我要护不住你,你也别喊爹叫娘。好了,”龙福海用大拇指指了指后脖颈:“给我这儿捏几把,昨晚睡落枕了。”

马立凤看了看房门:“这是在你家呢。”

龙福海说:“在我家怎么了,在我家我就不能当家了?算了,你去把这七个常委一个一个排着队给我叫过来。我和他们个别谈谈。”

 

第一个到的是龚青琏。

这个常委最年轻,精神着小脸,挺拔着瘦高个儿,西服领带永远崭新,走到哪儿手不离皮夹,上下一身洋派。他一坐下,就摆了摆手指修长的手:“不抽烟。”一双大眼神采奕奕看着龙福海说:“书记休假一大早叫我来,肯定有好事。”龙福海挺喜欢这个活灵活现的年轻人:“你这个龚青琏,命里注定该管工青妇联,可你又多管着教育和统战。”龚青琏搓手笑着说:“我这是管得多了。什么时候常委再增补一个,我就让出一半来,省得这么累。”

龙福海指了指白宝珍和马立凤说:“这都是家里人了,我也就不说家外话。你一个人管着教育又管着工青妇和统战,一般是不合适。这几摊事,应该由两个常委来管。我这两天跑了跑省里,关于常委班子的调整已经做了铺垫。马立凤已经进了常委当了秘书长,早晚再进一个人当常委,就可以帮你分管一摊了。”

龚青琏明显受挫,但还撑着笑:“那样最好。”

龙福海却摆了手:“要是别人在你位,我早就这么办了。你年轻有为,一人管这几摊事,不算多。”龚青琏刚受一挫,又受抬举,一双大眼睛睁得光亮亮的,含笑看着龙福海,等待下文。龙福海说:“我一直在通盘考虑。孙大治一直跑着调省里,年内总该调走了。我考虑他一走,你就可以顶他当市委副书记,把公检法这一摊管起来。到那时,你现在管的这几摊,就可以交出来了。”

龚青琏透红的小脸笑开了花:“那我可胜任不了。”

龙福海指点着他说:“你是最年轻的常委,把你提上来最有意义。以后你就是天州这一班人里最有发展前途的。”龚青琏搓着手有些兴奋不已了,他伸手向白宝珍笑着说:“分配一支烟吧,别让我太激动。”一屋人全笑了。龚青琏吸着烟,跷起二郎腿又放下:“我说一大早叫我来就有好事嘛,果不其然。”一屋人更开怀大笑了。龙福海很家长地仰在那里吞云吐雾:“你不光在常委中最年轻,学历又最高,只有你一个人是硕士。一下把你提到副书记,和罗成、贾尚文平起平坐,你想想是什么发展前途?”

龙福海说得一屋人兴起自己也兴起。

他当然注意到马立凤一开始听这话时瞄了他一眼。

孙大治调走后,政法委书记这个空位置,他已经许诺过关云山。一官许二人,这是常有的事。用时下的经济眼光说,封官许愿就是一种融资借贷行为,你借贷来的是别人为你的卖劲。对方没卖劲,你就用不着兑现。对方卖了劲,你也不一定兑现,这年头不还本付息的死账呆账坏账有的是。

龙福海抽着烟进入正经话:“最近天州领导层的动态你都知道吧?”

龚青琏面目明白地点头:“应该都知道。”龙福海弹着烟灰低着眼问:“罗成找你谈话了?”龚青琏说:“没有哇。”龙福海奇怪地看着龚青琏:“他没找过你?”

龚青琏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他找我干什么?”

马立凤在一旁解释道:“罗成一定要罢免万汉山。龙书记的意思,要允许干部犯错误,不要动不动就摘乌纱帽。”龙福海一伸手把话接过来:“其余三个副书记,差不多也是我这个意思。罗成不耐烦和我们统一意见,一定要直接上常委会讨论表决。”龚青琏听明白了全部意思,也把龙福海开篇的话想遍。他很公开地思索了一下,说道:“那我就更明白您找我的意思了。您放心,罗成他找我也好,不找我也好,我是个别当他面也好,是上常委会也好,态度肯定是一致的。”

白宝珍插话:“龙书记那一阵儿为你进常委没少跑省委。”

龚青琏没有中断自己的话:“我作为一个常委,知道该如何配合书记工作。”

龙福海先是被龚青琏的明白话堵了半下,今天封官许愿确实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随后又因为龚青琏的明白话开怀大笑了。他指着龚青琏:“我说青琏就是明白人不说糊涂话。有你这句话,具体事情就不用多谈了。”龚青琏很洋派地一摊双手,光明磊落地说:“罗成那种干法,我可以有三分欣赏,可我还可以有七分保留,这并不符合中国国情啊。他这种干法太缺乏现实感,多少有些让人不可思议。”

龚青琏走了。

龙福海背着手踱了几个来回,站住说:“罗成还没来得及找龚青琏。” 

《龙年档案》网购地址: http://t.cn/zWYQCD7

【揭秘】官场竞争庸才如何战胜人才(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龙年档案》出版社推荐语龙年,向来是政治的“大年”!十二年前的“龙年档案”,可以看到今天政治家们成长的轨迹,也可以看到历史的必然!作者以中国北方城市“天州”为背景,展现了市长罗成到任一年中励精图治、政治博弈的才能与智慧。作者以主人公从政经历为主线,穿插进贴近现实生活的诸多问题,牵引着一个个各怀心思、各有企图、各具性格的人物粉墨登场,或无私无畏,或大智若愚,或心怀鬼胎,情节复杂婉转。

柯云路作品出版联络信箱:keyunlu@vip.sina.com

  评论这张
 
阅读(111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