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柯云路:哪种男人最不适合做老公(图)?  

2012-03-06 06:5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久前,在报上读到一篇文章,讲的是在欧洲上流社会,曾经存在一种传统,有一些贵妇人常常以保护神的姿态帮助那些具有才华的文化人,而那些文化人因为生活的压力又不得不依靠这些富婆,由此相对男人而言,他们与贵妇人之间就构成了一种吃软饭的关系。在吃软饭的队伍当中,文章作者信手例举了如下这些伟大的名字:卢梭,柴科夫斯基,巴尔扎克……而那些焖饭给人吃的妇人们里,则有让人们神往的华隆夫人和梅克夫人,她们在与前者交往的过程中扮演了多重角色——母亲、情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银行提款机。作者在文章的结尾对这些一两百年前的提款机们表示了感谢,他把她们比喻为繁荣文艺事业的肥沃土壤,并声称近代欧洲文明有一半是由她们创造的。
柯云路:哪种男人最不合适做老公(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婚姻真相》:哪种男人最不适合做老公?

文/柯云路

 

女白领自述:我“养”了一位艺术家
 

西子是个浪漫女孩,从小读过不少童话,灰姑娘与白马王子的故事让她刻骨铭心,觉得这样的爱情才值得追求。

认识翔的时候,翔已经是个有点名气的艺术青年。高高的个子,时尚的穿着,长发披肩加上冷漠的眼神,天然的颓相在才华和心性上完全具备西子对艺术家的想象。西子被他特立独行的举止和献身艺术的大志吸引。两人很快热恋,之后同居。

这样的男友让西子很是骄傲,觉得他们的关系不同一般。

对于婚姻,两人在同居前有过许多讨论,并且持同样态度:不盲从亦不反对,不苛求亦不拒绝,保持顺其自然的心态。既然在是否选择婚姻这种形式上没有分歧,更进一步,西子发现两人的价值观也大体一致,所谓“世界很广大,人生很渺小”。翔认为,在生命的价值取向中更应注重过程,生命本身的精彩比之现实的“名利”、“权势”更重要。有了这样的深入沟通,两个年轻人大有惺惺相惜的知遇之感。西子认为,这应该就是两人能够长久相伴的坚实基础了。

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一些未曾料到的矛盾浮出了水面。

按说西子不是小气的女孩,在花钱的事上不大计较,在和翔的爱情中,钱显然是形而下的物质,是比较庸俗的。因此,在同居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在金钱上一直没有清晰的划分。比如翔的收入很不稳定,他手头紧的时候,西子就毫无怨言地承担了两人的开销;同样的,一段时间西子辞了职,翔也没有异议,日常的一应开支都由他支付。

日子本来可以无忧无虑地过下去,可从去年秋天开始,翔变得很颓,每日在外游游荡荡,深夜聚友聊天,全不为往后的生活做任何打算。

西子心里有了不平衡,觉得翔宁愿把钱大把地花在一些精神享受上,也不愿意预留生活的必要开支。西子从来没有要求翔养自己,也没期望翔能带给自己多好的物质生活,但自食其力总不是过分的要求吧。

于是,西子很认真地跟翔讨论这个问题。翔说这就是他的生活,艺术需要自由需要沉淀,他不会把时间精力耗在庸碌的凡俗上,那样就什么都别想做了。这一天她回到家中,翔干脆摊了牌,说:“我快没有钱了,而且也不打算开始挣钱。”这就意味着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西子必须负担两个人的开支。反复争执的结果,西子终于明白,翔之所以这样,不是因为“不能”,而是因为“不愿”!

冷静下来,西子对翔的说法也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毕竟他从事的是艺术。

但西子想不通的是:你不承担其他都可以,至少要养得了自己吧?况且现在生活并不富裕,西子也有自己的爱好和理想,有自己的责任要去承担。

谈来谈去弄得很僵。西子问翔,若是我不愿意这样生活,两人之间是否就完了?翔说:关键不在我,而在你是否要放弃我们的人生理想?

接下来是两人都不愿意再说的话——怕自己说过之后会后悔。

两人开始冷战。翔沉浸在自己艺术世界中,对西子的喜怒哀乐不闻不问。西子无法想象曾和翔在一起的快乐,像真的找到了生命中唯一的另一半。两年多来,他们已经在感情上深深依赖着对方, 因为“钱”产生矛盾,西子很痛心也没有精神准备。

西子告诉我,要改变翔是不可能的,两人的将来只取决于自己的态度。

她问,翔的这种生活态度是否该算是毛病,是否一个男人最不可宽谅的缺陷?或者,当艺术家的男人就特殊,自己应该给予理解和包容?又或者,翔的这种态度正是对她最残忍的警示,享受与她的生活,却并不爱她?


 《婚姻真相》:哪种男人最不适合做老公?

 

【爱情可以改变一个人吗】相信爱情可以改变一个人,是年轻的好处,也是年轻的悲哀。浪子永远是浪子。令男人改变的,也许是上帝的爱或佛祖的慈悲,但绝对不会是女人。最不宜结婚的是浪子。最适宜结婚的也是浪子。往往不是女人改变一个浪子,而是女人在浪子想改变的时候刚好出现。

 

应该说,翔的生活态度对于一般男人来讲肯定是不可宽谅的缺陷。但又可以说,对于未来将成艺术家的男人,又该是另眼看待的。艺术家的确有点特殊。

当然,西子很难判断翔现有的天分将来能否成为艺术家。

我告诉西子,单凭她的话我也无法判断翔有多高的天分,因为天分这东西往往捉摸不定。况且天分能否发挥不仅靠努力还得靠机遇,许多自诩很高的人可能终其一生一事无成,有些穷困潦倒的艺术家却能在身后成为大师。

最典型的当属凡高。凡高生前创作过无数画作,那些画作在他身后屡屡被卖出高价,但凡高生前穷困潦倒,一直靠开画廊的弟弟供养,那些伟大的绘画在凡高活着时无人能识,直到画家离世前,也只以极为低廉的价格卖出过一幅。以一个艺术家的敏感,他爱过的女人一定很多,但没有一个女人愿意与他共享人生。他在极端情绪下曾割下自己的耳朵,扔在一个正在交往的女人面前。相信面对如此的惨烈,即使再善良的女人也会被吓退。我看过凡高写给弟弟的许多信件,谈艺术,谈人生,也谈爱情,对生活有很多梦想。虽然他被公认为美术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但这都是身后的事情,凡高并没有享受到自己创造的一点点财富。

众所周知的文学大家巴尔扎克,给后人留下几十部能够长久流传的巨著,然而他一生都被“钱”所困扰。以他挣得的稿费,过一个小康式的生活应当不难,用当下时髦的话说,这个伟大的作家极不善理财,一旦有钱就“烧包”一般挥金如土,浑身上下披金挂银。观察社会入目三分的他屡屡遭遇商业投资的失败,常年债务缠身。为了还债,不得不经常熬夜写作,用过量的咖啡兴奋神经,这严重损害了他的健康。在生命的最后几年,巴尔扎克狂热地追求一位富有的俄罗斯贵妇,希图这样的结合能彻底改善自己的人生窘境。他最终如愿以偿,然而婚后不久即离开人世。

再说柴可夫斯基,这位举世公认的大音乐家,其创作的《天鹅湖》历经上百年仍是芭蕾舞剧无可逾越的颠峰。然而,他能创作出如此美妙的音乐,除了天分,还与他衣食无忧的生活处境有很大关系。当时的俄罗斯贵妇梅克夫人十分赏识这位伟大的音乐家,多年来用绵绵不绝的金钱支撑着音乐家的浪漫生活。

艺术家之所以会有伟大的成就,当然首先在于他们的天分,此外,他们的性格也不同于常人,通常会比较自恋,比较难于相处——这里,“自恋”也可与“自我”同义。

在生活中爱艺术是一回事,但与艺术家共同生活甚至成为妻子是另一回事。

我们可以很爱凡高,但不一定能和这样的天才共度人生。

主要还不是因为他的贫穷。毕加索活着的时候就尽享了自己创造的财富,他的每一幅画都被当时的收藏家所追捧。然而,与这样的男人共同生活仍会充满变数,他的怪僻与自恋,他的多情,他与无数女人的绯闻,都不是作为妻子的角色所能忍受的。也因此,那些曾与他亲近的女人们大多活得并不快乐。

而俄国的梅克夫人就深谙其中的奥秘,她与柴可夫斯基交往多年,并成为音乐家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然而终其一生,他们从未谋过一面。即使恰巧同居一地,梅克夫人也会刻意避开,为的是不破坏那美丽的童话。

我曾专门研究过各类人格,艺术家是一种特殊的人格,他们以才华魅惑着世人,但同时,他们敏感的神经有时和精神病人也仅一纸之隔。

在现实生活中,钱的意义不言自明。没有钱,就无法保障最起码的生存。但历史上许多大艺术家挣不了多少钱也是事实。梵高生前一直由弟弟供养,这对于画家并没什么可耻,艺术家生活在五彩缤纷的精神世界中,要求他们思虑一日三餐,或许真会破坏他们天才的创造力。

西子之所以与翔的关系中为钱这样的事困扰,就因为她内心实际上是把这种恋爱指向婚姻的。

她面对的是自己一生的托付。

“爱情是理想,婚姻是现实”,这是我说过的一句格言。但是我此刻想告诉西子的是另一句更深刻的格言:爱情是理想,婚姻也许是更终极的理想。

既然是理想,就一定会充满坎坷,只有走过去才可能收获。

灰姑娘梦想得到白马王子,假如她认定与白马王子共度人生是自己的理想,就应当有充分准备,承受这个婚姻中的疼痛与牺牲。七仙女向往人间的生活,认为男耕女织是她的理想,那么,为了这个婚姻,她就必须放弃锦衣玉食甘于平淡。

人们说,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站着一个伟大的女性。但这个伟大的女性常常不一定是妻子。做伟大的妻子最难。对于那些女人来说,婚姻比之爱情带有更终极的理想意义。

西子爱上了一个“艺术家”,在她享受和艺术家共同的精神生活时,也要能够忍受艺术家的自恋和某种“不负责任”。

西子问我,她和翔将会怎样?

我说,你和男友的将来,除了你们之间的感情,还要看你对他的评价及你对彼此关系的评价。如果他真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并且你情愿献身,养一个艺术家没有什么不好。 

>>>阅读《婚姻真相》<<<

>>>阅读《婚恋潜规则》<<<

 




  评论这张
 
阅读(187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