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柯云路:教师节,你敢不送礼吗(图)?  

2011-09-08 07:5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教育纯粹成为“商品”,很多社会问题都会凸现出来……正如医生的收入应该靠医德医术,而不是靠病人的“红包”,幼儿园老师的收益,也该从公开合理的收费中得到保障,而不是靠“幼儿贿赂”。
柯云路:教师节,你敢不送礼吗(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幼儿贿赂

文/柯云路

 

我认识一对中年夫妇,直到近四十岁时才有了女儿。女儿对于这个家庭的意义自不待言。小姑娘也确实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去年刚满三岁就被送进了一家不错的幼儿园。

对于进什么样的幼儿园,夫妇二人颇费了一番心思。从愿望上说,当然要进硬件设施最好的,软件的师资力量也很重要。然而,这将意味着一笔一般人无法承受的支出,比如高额的赞助费和不菲的托儿费。夫妇的收入在北京属中等,两人的月工资加起来八千,至今租住着一室一厅。在遍访了附近数个幼儿园之后,他们将女儿送进了一家月费二千元左右的幼儿园。

交了这笔钱并不算完,还有花费,比如周末要上钢琴班,要学外语。女儿求知欲很强,说学习好老师才会喜欢。夫妇俩也觉得孩子多学点东西没坏处,再说别的孩子都学得起,自己的女儿不学会很委屈。

应当说,在要孩子之前夫妇俩已经对未来有了相当的准备,但以实际情况看,他们的准备还不够充分。为了孩子的成长和幸福,夫妇俩对自己的消费越来越苛刻。自女儿出生后,他们几乎不再为自己添置新衣服。

但这还是不够。这对夫妇近日找我诉苦,说教师节临近,又有了难题,女儿要给幼儿园老师送贺卡。

我听了一笑,说送贺卡是好事,女儿这么小就知道体贴老师,长大了一定是个懂事的姑娘。

朋友说:光是送贺卡就不用发愁了,难办的是贺卡怎么送。

我有些奇怪:送贺卡还有大学问吗?

朋友说:带女儿这个班的有三位老师,每位老师都得送贺卡。

我说:那怎么了?

朋友说:女儿说,不光得送贺卡,贺卡里还要夹带购物卡,那才是老师真正想要的东西。

我有点不信:她一个不到四岁的小姑娘,就知道这些吗?

朋友叹了口气,说:现在的小孩子可和过去不一样,懂得那叫多。那天女儿一回家就说给老师送贺卡的事,说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给老师准备了礼物。还说班里哪个小朋友送给老师的购物卡是三百元,哪个小朋友送给老师的购物卡是五百元。说她一定不能“落后”。

为办好这件事这对夫妇商量了一个晚上,事情要办得既“体面”,又不要花太多的钱,自然是这个家庭要面对的一笔并未在预算之内的支出。而他们更大的苦恼在于,孩子这么小,就以这样的方式理解人际关系,以这样的方式理解老师,认为只有送“钱”才能让老师“喜欢自己”,将来长大了,不知道孩子会变成什么样。

我一直是他们信任的长者,在许多时候他们遇到问题时会从我这里得到一些指导和帮助,但面对这个“难题”,我一时还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如果是一个成年人,我或许可以告诉他怎样在应对环境的同时独善其身,但对于一个不到四岁的小女孩,先不说她根本不可能理解这样的道理,况且以她稚嫩的身躯,也不可能抵御这样的环境。

问题在幼儿园及幼儿园老师。

但简单地指责幼儿园的某一个老师似乎也不公平。究其实,每个人都生活在特定的环境中,在某种意义上说,人就是环境的产物。别的幼儿园老师都这样,难道要求她不这样?更何况幼儿教育这样,那么小学教育、中学教育也可能这样。而实际情况,现在确实如此。当教育纯粹成为商品时,很多社会问题会凸现出来。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乃至到成人教育、EMBA,整个教育界现在都有一个“唯钱论”在泛滥。教育在一定意义上是商品或许是对的,但完全成为商品,缺乏社会的宏观调控,那么一定会与医疗一样出现民怨普遍的社会弊病。而即使在商品的概念内,倘若缺乏足够的“市场监督”,各种伪劣产品也会大加泛滥。

因此,有两件事是必须同时抓的,一个,如同对医疗体制改革的重新审视一样,我们同样要审视教育的过分“市场化”问题,做相应的政策调整;另一个,即使在市场化的那一部分,也要加强监督,使消费者的权益得到保障。医生的收入应该靠医德医术而不是靠病人的“红包”,幼儿园老师的收益也该从公开合理的收费中得到保障,而不是靠“幼儿贿赂”。 

  评论这张
 
阅读(58593)| 评论(6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