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柯云路:中国人为什么前赴后继当房奴(图)?  

2011-08-26 07:1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柯云路心理励志小说

《不焦虑》

精华选载(2)

 

人生的所有智慧,都是为了帮助人们用最少的投入,获得最大的收益。当人们放弃智慧的时候,不仅赔钱,还要赔上自己的人生,房奴就是这样一个群体。

柯云路:中国人为什么前赴后继当房奴(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第二章 房奴困境与生存焦虑 

 

史铁生说,原来坐在轮椅上,渴望站立起来,羡慕能够行走的人;后来身体恶化,生出褥疮,大部时间只能躺着,又觉着能够坐着就很不错了;再到两个肾相继失去功能时,觉得不用透析的日子很好;然而,假如史铁生能够从轮椅上站起来了,他肯定想到外面好好走一走;一旦他能在外面好好走一走了,一定想着还要在大千世界玩个痛快,活个潇洒,还会给人生增加很多计划……人就是这样可进可退,又是这样得寸进尺

 

 

洛丁第二次来的时候是个阴天,窗外显得暗淡。

阿凡把室内的几盏灯打开,笑着说:咱们进行灯光疗法。

洛丁点点头:环境有时候对人是有很大影响。天气晴朗,特别是早晨,朝东的窗户比较亮,心情不由得好一些。如果早晨起来是个大阴天,我也便跟着暗淡无光。

阿凡补充道:光亮、颜色通过视觉对情绪有影响,可以以此规律做调整。我们的听觉和视觉一样,不同的音响也对心理有种种暗示和调整。

洛丁耳熟能详地点点头:我知道,现在有音乐疗法。

阿凡看着这位在精神治疗方面“博才多学”的朋友,调侃地笑了。

因为洛丁一进来,那张忧心忡忡的面孔就把一切问题告示了。

人确实是一半理性一半情绪的动物。当被一种情绪控制时,你对事物不会有正确的认识。就好像一个处在嫉妒中的人,可能对恋人的种种行为都有怀疑猜测。一个处在恐惧中的人,会把处境的危险扩大一千倍(只要自省一下,我们就会发现,情绪常常会扭曲认识。处在嫉妒中的人,会对恋人的种种行为都有怀疑猜测。处在恐惧中的人,常会把处境的危险扩大一千倍。患有焦虑症、抑郁症的人,则会无时不刻用焦虑和抑郁的眼光看待自己和世界)。

现在,这位老兄陷在焦虑症、抑郁症中,其实就是陷在焦虑和抑郁的情绪之中。这不过是一种十分持久的、顽强的、无时无刻不在起作用的情绪。

它使得一个聪明绝顶的人物用扭曲的眼光来看待自己。

当人用扭曲的眼光看待自己时,真是精神的地狱。

 

 

洛丁坐下了,问:可以抽烟吗?

阿凡知道这位朋友不轻易抽烟,此刻抽烟是为了进行自我精神按摩,调理出一个深谈的气氛来,便说:没问题。

洛丁把烟点着了,吸了两口,仰坐在对面沙发上沉思了一会儿,又俯身在烟灰缸上蹭着烟灰,显出一种寻找回忆的迷茫。

阿凡等着,知道他面临着是否直言不讳的选择。

洛丁突然长叹一口气,把烟摁灭,有些毅然决然地说:我今天干脆对你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些话我面对心理医生也说不出口。

人有时候真是少知道点好。如果我没有这么多有关焦虑症的知识,如果我对心理医生充满了崇拜和信服,也可能他们的话就更有作用。你不知道,我现在多么需要一个权威的声音告诉我说,你没有事,你一定能够从焦虑症中走出来。

阿凡说: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说这句话,你没有事,你一定可以走出来。

洛丁说:我就是觉得你在我心目中还有一点这个权威,当然,这个权威也没有达到我百分百信服的程度。不过,和你可以把心中所有的话都说出来。

阿凡说:希望你无所顾忌畅所欲言,我会终生替你保密。

洛丁说:是呀,这确是一个情面问题。我也知道,这种情面是虚荣,是有碍健康的,但我还是不愿意这件事让同行、熟人都知道。

阿凡看着这位已颇有建树的教授,充满了理解和同情。

人活在世真有数不清的陷阱,掉到任何一个陷阱里都不得了。

 

 

洛丁总算开始进入正题:我上次讲了,使我陷入焦虑症不可自拔的第一个冲突,就是一方面想工作一方面畏惧工作,这种冲突折磨了我很长时间,当我想解决这个冲突给自己减压时,又陷入了第二种冲突,想休息又不安心休息。这两种冲突交织在一起折磨我。我于是决定再解决第二种冲突,干脆安心休息。要什么功利呢?我写的书不算多也不算少了,在同行也有一定的领先位置了,最起码可以给自己几年时间休息。但是你不知道,第三个冲突又出现了,那就是生存压力。

看着这位教授谈生存压力,别人可能会觉得很可笑。

阿凡却知道,他正在说出一个又世俗又深刻的背景来。

洛丁终于把不好启齿的话说了出来:跟你说朋友的话吧,我的生存压力很简单,就是钱的问题(现代生存,钱是一个重要问题。人在为生存焦虑的时候,其实常常是在为钱焦虑)。我房子买了,也买了车,都是按揭。要说我还有工资,妻子也有一份不高的工资,这些钱维持生活没问题,但不够还贷,更何况还有老人要赡养,儿子女儿在读书留学,也还需要花费。

冷静算算我在经济上压力很一般,因为我多少还有一点其他收入。但不知怎么搞的,怎么安慰自己也觉得是有压力的。我和妻子算过账,就是三年不写书,最多把储蓄花光。但是,觉得毫无储蓄就失去了安全线。

阿凡笑笑:有一种现代观点,人为三年以后的生活费焦虑就属于不太正常了。

洛丁说:这理论我也知道,但是怎么宽慰自己都不行。

阿凡说:现代生存,钱是一个重要问题。人在为生存焦虑的时候,其实常常是在为钱焦虑。你既然患了焦虑症,肯定更会把钱做成一个个焦虑的节目折磨自己。

洛丁说:你说俗不俗呀,我每天折腾来折腾去,在冲突里打漩涡。想放弃功名安心休息,可是,生存的安全感却在逼迫你。其实想穿了,大不了把大房子卖掉换套小房子,或者再把车卖掉,少了这些支应,至少还能维持一个普通生活呀。可人就是能上不能下。

阿凡说:所有人都是能上不能下,这大概正是社会发展的动力。

可是社会在发展的过程中,整个人类付出了精神的代价。这对一个人也一样。当你在发展的时候,个人也要付出精神代价的。所以,在权衡代价时,要找到最低成本的操作模式(人生在每个时刻都在寻找最低成本的操作。工作是为了更大的收获;但是工作过头得了焦虑症,有些不合算,就要适当减压。这都是在权衡得失,追求人生的低成本高收益)。

这是解决你目前生存危机的一个实际问题。

洛丁说:我有时候想,我就这样不能超凡脱俗吗?妻子也说,你就别抱那么大野心了,活个健康比什么都强。她还专门找了一本史铁生的《病隙碎笔》。她说你看,史铁生瘫痪多年坐轮椅,可人家还心平气和地活着。

我看了书也很感叹。史铁生说,原来坐在轮椅上,渴望站立起来,羡慕能够行走的人;后来身体恶化,生出褥疮,只能大部分时间躺着,又觉着能够坐着就很不错了;再到两个肾相继失去功能时,觉得不用透析的日子就很好……史铁生就是在命运的逼迫下,越来越进入宗教的状态中。可是,史铁生如果能够从轮椅上站起来了,他肯定想到外面好好走一走;一旦他能在外面好好走了,一定想着还要在大千世界里玩个痛快,活个潇洒,会给自己增加很多著作计划。

——人就是这样可进可退,就是这样得寸进尺。

阿凡看着洛丁,等着他自己的思路向前发展。

洛丁又说:当我每日焦灼苦不堪言的时候,甚至生出一种非常软弱的想法,如果现在从天上掉下一笔钱,使我不为三年五年以后的生存忧虑了,那我就能安心休息了(他挥了一下手,做了个雄辩的姿势)。我可以断言,只要我敢于休息了,安心休息了,我其实根本用不了三年五年,很快就可能恢复工作状态。

人越是有期限,就越要紧张。

洛丁讲到这里停顿了。

阿凡续上话:一项工作没有时间期限,你有可能干得又快又轻松。有了时间期限卡在前面,就有可能干得又急又吃力。时间对人是最大的压迫。不能在时间面前获得自由,和在空间方面不能获得自由是一样的。

我们往往注意到了空间的囚闭,比如说有监狱,有画地为牢。然而,时间的囚闭有时比空间的囚闭更厉害,只不过我们经常没有意识到(现代人感受的工作压力,说到底是时间的压力。再多的工作,如果无期限限制,都不成为负担。压力等于工作量除以时间,时间这个分母越大,压力越小。因为压力表现为赶时间,所以现代人对时间很敏感。一切时限都可能成为迫害我们的原因。)

 

洛丁没多注意阿凡的深刻见识,他思忖着摇了摇头:我甚至都理解了,一些成功的女艺人为什么最后嫁入豪门,那种奋斗也是很紧张很吃力的。她们面临着上台演出的精神支出,面临着不断竞争的压力,内心肯定也充满了想工作又畏惧工作的冲突。

阿凡说:如果你现在有上一两笔钱,没了生存问题,焦虑症是否就都解决了呢?

洛丁又点着了烟,抽了很长时间,说道:会好些,但如果较长时间不能工作,也还是不安心呀,人总不是为有吃有喝有车有房活着。

阿凡说:最好的办法呢?

洛丁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能够让我不怕工作。

我也做过种种尝试做自己工作,但发现很难奏效。我经常拍着脑门说,洛丁啊洛丁,我知道你畏惧工作,也知道你累着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商量一下,减去一点高目标,把工作当做玩儿,从此以后不再累着你,咱们重新工作好不好?

洛丁讲到这里无奈地一笑:我几乎天天和自己对话(洛丁和自己对话,其实是和自己的潜意识对话。从心理学讲,潜意识管着我们的做梦、情绪之类,还管着我们身体的相当一大部分。人类的很多心身疾病大多和潜意识有关,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焦虑症、抑郁症等)。可自己不听自己的。

阿凡说:你长期迫害自己,这个迫害很深,现在想靠一张安宁告示让自己安心是很难的。再说,你现在出的这些安宁告示到底有多少是真的,你没有审视,而潜意识比你聪明,它虽然是被统治者,但是对于你这样一个统治者的所有内在动机都分析得很清楚,它知道你一旦干开了很容易得寸进尺。

洛丁看着阿凡,领会着。

阿凡说:现在给上你安全无忧的一大笔钱,你尚且不安心,因为你不能接受从今以后不能工作这个结局。更何况也没有一笔钱给你,生存的安全线在前面等着你,你不是更难吗?

洛丁说:那该怎么办?

阿凡说:咱们现在就来商量怎么办。(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5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