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柯云路:治疗男人抑郁症的最好方法(图)  

2010-06-09 08:58:52|  分类: 大爱健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抑郁症患者的世界,被黑暗、孤独、悲伤、痛苦、心理压力层层包围,承受着常人难以了解的痛苦。如何与抑郁症患者相处,是一件既重要又有难度的家事。这里介绍几种简单的方法:一,无是非之争。“事事不称心”是抑郁症患者的特点,当抑郁症患者对家人的言行不如意、不通人情的时候,家人应该意识到没有必要与患者辨明是非,讲个究竟。二,淡化无名之火。处在抑郁状态的人往往是“阴虚阳亢”,当遇到一点不如意,不称心,就会莫名其妙地发火,家人对待他们需要的是淡化,因为向家人发无名火是患者最安全的发泄对象。三,分享有益信息。与抑郁患者相处要当心无意的“火上浇油”,在与他们的沟通交流中要注意多分享有益的、积极的信息,而不要去谈论一些不幸的消息和倒霉的事情。四,正面理解过失。抑郁症患者由于状态不佳,会因此而惹出一些祸,闹出一些不该犯的过失,对此,家人千万不要求全责备。五,谦让和忍耐。家人的关爱是患者走出抑郁的重要支柱。

柯云路:治疗男人抑郁症的最好方法(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新书抢读·

《走出心灵的地狱》

作者:柯云路 

柯云路:治疗男人抑郁症的最好方法(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第三章 丈夫角色崩溃症

 

 

星期六下午的最后一次讲座。

往常,吕芬总是来得很早,那天,会场里的人都坐得满满的,我一直注意着。直到开讲的前一分钟,吕芬和女儿安琪才匆匆忙忙出现在会场门口,两人的神情都很沮丧。

安子林没有来。

一切都很明白。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意料之中,又在情理之外。

讲座结束后,吕芬又交给我她在会前写好的一封信。

 

柯云路老师:

前天晚上,我感觉到您可能会给我们来电话,但又不敢奢望就在当天。因为您那么忙,心里装着太多的“故事”,肩负着那么神圣的使命。我们这个平凡的小家庭,是多么微不足道,可是您和我们通话了,您来拯救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家。

自从看了您的书,我见了亲戚、朋友、同事,都不由得提到您,结合安子林的病,谈我的认识,劝告他们对一切事物都不要太执著。而且非常希望能与您取得联系。就在这时遇见一位朋友,告诉我您近期讲座的事,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相信这就是缘分。不但与您见了面,您还与我们全家通了话,我感觉这也是天意,使您和我们联系了,并且帮我们家渡出这苦海。

您那天在会上说出您的感觉──安子林的病态,真是丝毫不差。我激动,震惊,会后大家都围着您签字,不知怎的,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我觉得您对我的理解是那么深刻。

上封信我跟您提到安子林生病前,我们夫妻和睦,关系融洽,再加上安琪聪明,好学,有出息,我们这三口之家,亲戚朋友无不称道,十六七年了(除他生病期间)我们无论做什么活动,都是集体行动,况且我们俩又是一个单位,上班一块儿来,下班一块儿走。他在单位搞过疑难机的维修(电视机),技术咨询及信访工作,我在单位搞宣传,后来当了厂报编辑。1988年在他的帮助下,我考上了职大,学习行政管理,1991年在我即将毕业的时候,他生了病。我一边准备考试,一边陪他住院,有的同事曾说过是否因为我的社会地位比他高了,使他产生了自卑感,因为就在1991年6月也就是他发病的那个月,我大学毕了业,又有了职称,用女儿的话讲,整个一个“阴盛阳衰”。我那天跟您讲他差点没把我给毁了,指的就是这些。因为他从生病的那天起,就寸步不能离我。他无论住哪个医院,都需要我陪着,因为他十几年来一直对我很好,所以我也是全心全意,全力以赴。一年多来我一直请事假、病假在家、在医院照顾他。因此,我的聘干解除了,被宣传部优化下岗待分配,后因待分配影响到家里的经济状况,现在被分配在车间做一般管理工作。这也是暂时的。我们所在的单位被别人吞并,还面临再分配的问题,这也是他病不好的一个因素。单位一派萧条,将来不知何去何从。我若被分在一个新单位按时按点上班,对他的照顾就会少。

回过头来咱们再说前天晚上通过话之后,我和安琪激动不已。我们问他的感受,他说:“人家不是说教,让我心服口服。”

第二天上午我去上班,下午两点把他和安琪约出来,去了景山公园。(当然是按照您的意图,让他拿主意去哪儿。)从景山回来的路上,我看他总沉默不语,就问他感觉如何,他叫安琪在前边先走(骑自行车),我们在后边,边骑车他边跟我讲了下面的话:“昨天柯老师跟我说,一见安琪,就从她身上看到很多我的影像,我的病对安琪有着很大的影响,柯老师预感到安琪在二十岁左右将有不测。我明白,他给我这么一个暗示,是想转移我的注意力,可今天我的感觉更不好了。我自己并不是不想好,我咬牙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你们。我非常希望我的病快点好。这一暗示,不但没转移我的注意力,反而增加了我心中的不安。我没有能力保护她。”我对他说:“安琪的身体健康,确实是个值得注意的大问题。”

自从安子林生病以来,安琪也几次住院,一会儿怀疑是“心肌炎”,一会儿怀疑有“结核”,最近又因三低(血小板、血色素、白血球指数均低),怀疑“再生障碍性贫血”,都没有确诊,总是怀疑。

一方面面对一个神经症的丈夫,一方面又面对一个既聪明又多病的女儿,您说我能不焦虑吗?但究竟有过那段蹉跎岁月的磨炼,尤其从您的书中得到的启发,我相信我是不会垮的。况且我不能垮,因为他们需要我。

值得注意的是:每次我给他找一个新的医生时,第一天他都很配合,很信任,第二天准否定,但事后又不承认,总埋怨我不关心他,不抓紧给他治疗。柯老师,今天他来不来我不敢打保票。虽然当时他答应了您,事后他总会反悔。近两年来,他就是这样既折磨自己,又折磨着我。开始他是一种自责、自罪的态度,觉得拖累了我和女儿,可后来,他总说我不理解他,不管他,并时常带着威胁的口吻说:“你们不把我的病治好,你们会倒霉一辈子。”把安琪也带进去了。

我倒无所谓。他再折磨我,就他十几年来对我的关心体贴,到什么时候,从道义上讲我是不会不管他、离他而去的。但从感情上,他让我又可怜他,又无奈他,几乎没有了那种夫妻的亲情。病中的他已不再像丈夫,我也不像个妻子了。但是孩子,安琪是一个这么好的孩子,为了孩子,我什么苦都可以吃,只要别让再多再大的苦难降临到孩子身上。这两年已够苦孩子的了。小小的年龄,又帮我出主意,又给爸爸作心理疏导,有时孩子的话比我的话使他易于接受。我的话多了,怕他陷于“病人角色”太深,我的话少了,他说我不关心他。安琪都说:我爸爸怎么变了一个人?

柯老师,您一定要帮安琪一把,救救这个孩子。

您给安琪出题的两幅画,她说,她没去过南方,她要捕捉到感觉,即可作画。

等您的电话,望您告之真情。

 

安琪的妈妈  吕芬

1993年2月6日

 

2月6日的讲座,因为是最后一讲,会后不少朋友围着我希望交流。本来,我想专门留点时间与吕芬、安琪谈谈,她们也的确一直在人群外面焦急地等待着。但我无法脱身,时间又很有限。

我被人们拥着走到外面,她们母女俩也推着自行车默默地跟在后面。人们逐渐散开,司机已发动了汽车,我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吕芬和安琪,生活的苦难已深深地刻在母亲的脸上,成为相貌的一部分;偎依在母亲身边的女儿显得那样柔弱,她的神情已大大早熟于同龄的孩子。既有朝霞般的梦幻,又有在打击下不堪忍受的畏惧。她只是求救般地看着我,并不说什么。

我明白,安琪现在也在神经症的控制之下。自安子林生病以来,安琪的几次住院,一会儿怀疑是“心肌炎”,一会儿怀疑是“结核”,其实都是神经症的反应。包括她最近因三低(血小板、血色素、白血球指数低)而被怀疑“再生障碍性贫血”,我也不相信是什么纯生理的疾病。我以为,大多数所谓“真正的疾病”也都是通过心理机制,以“生病有好处”的规则制造出来的。

安琪这样的女孩,如果再被这种病态的家庭环境包围一两年,就会真正成为一个终身多病的人了。

我走过去,对安琪说:放心,叔叔会跟你们联系,会给你爸爸再打电话。

应该说,安子林没有如他所答应的那样前来参加讲座,我是有些震惊的。我尤其没有想到他会将我那些对他女儿与妻子未来的预测告诉吕芬。

治疗将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我看到了安子林潜意识的顽固面貌。

 

 

1993年2月7日中午,与安子林一家的第二次电话。

作  者:你昨天怎么没来?我很失望。

安子林:昨天感觉不好,霜打似的,浑身没劲,有点恶心。本来是打算去的,后来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会儿,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作  者:这也是一种心理反应。据你爱人讲,在这两年的治疗过程中,你也有过类似的心理逻辑。往往一开始治疗,对医生的判断、治疗,采取比较信服和配合的态度,随后,又可能对此否定。这也是焦虑症的一种规律性表现。

安子林:我每次都是体症先出现,随后才是心理、情绪上的反应。

作  者:体症的出现,引起情绪的波动。但在体症之前,是潜意识的工作。潜意识直接造成恶劣情绪,这是它制造焦虑的第一种方式。潜意识先造成体症,然后(也是同时)再引发出(或是强化)恶劣情绪,这是它制造焦虑的第二种更狡猾、更有力的方式。

焦虑症的出现,有很多环境的、人生的原因。昨天你没来,我既是意料之中的,又是意料之外的。所谓意料之外,即你的焦虑症反应比我想得还顽固一些。如果说是意料之中,即是说你昨天的表现反映了焦虑症共有的规律。

作为一个搞艺术的人,我对你的印象很好,我很信赖你。

那天我们谈到,我相信你有一颗爱心,责任心,包括你在与家人关系上的正义感。我们当时得到了一种双方都共鸣的积极结果。在此之前,我在分析你时,说你会好起来的,你一方面相信这是一张窗户纸,一捅就破,另一方面又总在担心,是否会反复?感觉做到这点有困难。

这时,我讲到了你的爱心、正义感、你的善良之心,我注意到,你再也没有做反向的解释。这使我很高兴,感到这是一个转机。

安子林:是,我的焦虑症常常是晨重暮轻。晚上好了,到了早晨又重复。一出现体症,情绪又变坏了。

作  者:这是为什么?很多焦虑症都有这种情况,许多医生还不善于分析这一点。依我的研究,发现这是一个规律。说起来也很简单。

早晨起来,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当他经过一个夜晚的休息之后,早晨,他必须面对一个新的开始。他要面对的是社会、生活、工作,面对自己规定的各种任务,他必须进入自己应当扮演的角色。而到了晚上,一天结束了,不管这一天如何,可以休息了,白天的一切负担都可以暂时放下了。这是一般的思维逻辑。不要说一个焦虑症患者,一个有神经症的人,就是普通人也常常能体验到这一点。

我就常常有这种体验。

比如说,这段时间工作一直很紧张,往往早晨就会感到工作压力较大,到了晚上呢,不管怎么说也是轻松的。这是个规律性的东西。

我曾经分析过,你的焦虑症主要是不堪负担你在整个人生中的角色。应当说,你的整个生活环境背景,你面对自己所要承担的责任,你所处的非常现实的工作环境,是不够理想的。这些,你爱人已经对我讲过。这种环境的不理想与你在艺术上和人生中的高目标有着极大的冲突。你无法解脱。

这些现实问题不解决,一旦你的病好了,就要上班,就要绘画,就要做丈夫,就要做父亲,你要承担你在社会及家庭中所有的责任,然而你不愿承担,也无力承担。

这是最基本的现实。

安子林:我病的时间长了,也不考虑自己的潜意识不潜意识了,主要是考虑自己的体症,注意力集中在这里。往往体症一出现,情绪就恶化。成了习惯。怎么能打破这个习惯?

譬如想到一种好的自我暗示,譬如吃了一种有效的药,或者早晨来了一个朋友,转移了注意力,自己不得不接待。总之,如何有一个东西强过潜意识,使我忘掉自己的病。

作  者:你刚才说得很对。如何有一种东西能够强迫潜意识忘掉自己的病,这个想法可与你爱人商量一下。你所体会到的方式是一种很简单、很朴素、但行之有效的方式。

潜意识中的东西,有时你即使意识到了,它还是我行我素。理智上想克服,非常想克服,情绪又不由自主,体症也不由自主。你是一个善于自省的人,愿意分析自己,不回避分析自己,不像有些病人,生病以后不讲逻辑。这都是有利的方面。

我们的方式是两个,一个是分析清楚,还一个是要找到调整自己的方便的方法。比如在早晨,在情绪易处于恶性的状态时,尽可能找到一件比较提神的事情,做一些比较高兴的安排。这样会有助于你的调整。当然,这需要环境的配合。具体到你,就是家人的配合。

你刚才说,想找一些权威的、在心理上有支撑作用的语言,用它来进行心理暗示,每天早晨起来后多想一想。这个思路非常聪明,很切合实际。我也帮你考虑一下。你可以把这些好的语言写成条幅挂到墙上。可以多写几条。相信它会对你产生好的暗示作用。你是搞书画的,会很容易受到这些语言的暗示。

我曾经让你女儿画两幅画,画南方中午的太阳,画早晨晴朗的天空。这也是对她的调整。南方,中午,太阳,这都是阳刚之气;早晨,晴朗,天空,也是阳刚之气。这对她内向的心理是一种调整。昨天她来听讲座了,我对她讲:以后的活动,要多练练剑、体操、舞蹈等这些形于外的东西,来平衡她内向的气质。这样,内向的气质能够在艺术上表现出来,身心又可获得健康的调整。结果会比较好。

对你的病也不可操之过急,要一步一步来。你的病,说复杂了,好像很重,很难治疗,其实只是一个过程。你现在不就比去年好多了吗?虽然你每一次的自我分析,每一次的自我暗示,好像没有一下子解决问题,但实际上在日积月累地解决问题。

这就是成绩。应当肯定下来。

而且,我以为你在理智上是基本上能掌握住自己的。你刚才说,你再晕也没在马路上晕倒过,这说明潜意识在大的界限上还是能掌握得住的。你愿意和善于进行自我分析,一般来说,对于心理治疗是最好不过的配合态度。这是一种非常清醒、理智的态度。这也是你的疾病不论怎样困难最终会度过去的保证。

你很敏感,对自己的心理有很高的省视能力,对一般的所谓心理策略都会感觉出来。因此,我对你的态度是:以诚相待,有什么就说什么。

我曾讲到对你女儿的担心。我讲的是真实情况,但也不排除这样一种想法,为了使你能够振作起来,调动你的爱心和责任心,可能会把问题说得偏重一些。因为同一个事物,有这种可能,也会有那种可能。我把问题的最严重性说出来,是希望使你清醒,振作。也许事情并非那样严重。就在那天,我也曾担心,一旦我讲出真话,你感到负担尤其重了,尤其难以承担了,反而造成情绪上、心理上的负面波动。那天的讲座你没有来,证实了我的这种担心。

不要紧。要有一个过程。真实的分析最终会导致积极的结果。

事物是逐步转化的,不要让潜意识畏惧。你目前特别想结束自己的病症,这个主观愿望很明确,你的分析很清楚,这些都是良好的保证。当然,潜意识思维不像理智那样讲逻辑。你感到信心不足。这很正常。

也许你会认为,这些话是一种暗示性语言。可以这样想,但我想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感觉,对于你的病,我着急也好,你着急也好,你爱人着急也好,都只是有利的主观因素,还需要很多客观条件,既不必盲目乐观,也不必盲目悲观,在治疗的过程中会有奇迹发生。当然,所谓奇迹,就是病症消失的阶段性比较明确,哎,从今天开始身体就感觉好多了。从今天开始,就能一个人大大方方上街了。从今天开始就可以和家人不打招呼去买东西了。

这种阶段性的变化会不断出现,同时不乏小有反复,但会越来越轻,慢慢就好了,还可能留一点小小的尾巴。和正常人也会出现的某种情绪现象差不多。有时会烦躁一下,遇到一些事可能会比一般人敏感些。这也是由于你的艺术气质造成的。

有件事希望你要尽量做到,尽可能不当着女儿的面表现焦虑。我也是做父亲的,我的孩子年龄和你女儿差不多。在这一点上,我们都能体验到共同的心理。在爱人面前有所流露还可以理解,对孩子尽可能不表现。做到这一点,也是促使你康复的一个条件。这个责任感是可以调动起来的。

另外,把你的画室换个名字,“不舍斋”这三个字目前不适合你,会给你带来不好的暗示,会使你紧张,感到压力。要想一个能使你安详达观、随便自在的名字。想名字也有奥妙,你看着顺眼的,对劲的,喜欢的,恰恰是与你的潜在意识相配合的东西。你一看就为之一动,会给你好的暗示。我帮你想,多想几个,供你选择。此外,性格上也要有点变化,要更外向些,要爱玩。要活得洒脱。

我也去农村插过队,在工厂当过工人。人生的道路我也经历过很多,有过各种各样的体验,完全能理解你目前的处境和心态。

我没有去过你家。家里也可以重新布置一下。中国古代不是讲风水吗?有人曾请教我,房子里怎么摆设风水好?很简单,我告诉他一个奥妙,不要请风水先生,你觉得怎么最舒服就怎么摆。这就是奥妙。摆得不舒服,潜意识会感到别扭。你生病在家,环境很重要。哪里不舒服就换一换。

也可以通过画画调整自己,就好像我给你女儿出的题目。以后也会给你出点题目。你懂艺术,好的绘画会使你产生共鸣。要尽可能画一些能启发你情绪中比较主动的、比较强硬的、有力的、积极的画,调节平衡自己的精神。艺术家往往很敏感,这同时也容易造成精神上的不稳定,容易受外界暗示的影响。这是艺术家必要的优点,但有时在人生中又表现为弱点。梵高就是典型,神智不清醒时把耳朵都割下来了。艺术家的性格可爱,又很可笑。

生活中要达观,不要像林黛玉;艺术上要敏感,像林黛玉那样敏感。这样就比较全面了。

这些话,你听了是否共鸣?

安子林:你今天的这些话,听了很舒服。

作  者:今后一般不要住院治疗。那些场合重症病人很多,你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治疗和主观努力,已接近尾声了,还到那里受痛苦的暗示干吗?

当然,也不排除借助医疗手段。吃药,看医生,都可以。把医学对体症的直接作用和心理分析、心理暗示、主观上的调动都结合起来,好吗?

 

与妻子吕芬的对话。

情况我对安子林都讲了。他今天讲得很好。他的病晨重暮轻。要想办法帮助他。

早晨尽可能想一些提神的事。高兴的事晚上不说,早上说。还可以沿着这个思路多想想。心理上的模式要尽量打断,时间长了会有效果。

我对他讲,心理调整的同时,可以配合药物治疗。现代医学对体症的作用一般是积极的。

总之,要有耐心,要积极地想办法帮助他。这是一个必要的过程。你要有信心。

 

与安琪的对话。

听妈妈说你在画画,很好。要高高兴兴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锻炼,一般的气功不用练,多做些形体性、活动性的锻炼,会对你有好处。

叔叔非常喜欢你。你是个好孩子,长大会很有出息。绘画,学习,身体,三件事都要注意。

对爸爸呢,和妈妈商量着共同关心。画画时要多让爸爸指导你,多请教爸爸。要多画一些有乐趣的东西。与爸爸探讨时,最好在早晨。这样他就提神了。这是叔叔教你的一个方法。

早晨起来,问爸爸,这幅画行吗?有说有笑的。希望你在家里扮演一个有说有笑的角色。这样对你爸爸的身体特别有好处,对你也有好处。

要开朗活泼。人生遇到困难,是件好事情。对你既是个锻炼,也培养了性格。爸爸病了,是一种困难,可是你由此就懂得精神分析了。不然你不会懂。小孩子谁懂这个!你就比同年龄的孩子懂得多啦,对吧?增加知识了,长大可以给别人分析。说不定将来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心理医生呢!一个人从小什么都没有经历过,舒舒服服地长大,不会有出息。

你说呢?好了,现在让爸爸听电话……哦,爸爸出去买东西了。

那好,再见。

 

放下我的电话,安子林自己出去买东西了。

看来,情况不错。   

柯云路:治疗男人抑郁症的最好方法(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哪位朋友需要直接从我这里得到《大爱健身法》,告诉我,我会发给你。希望你有了体会之后,与更多的朋友分享,帮助更多的人提高身心健康水平。

我的邮箱:keyunlu@vip.sina.com

 

祝朋友们健康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70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