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婚姻诊所:城市女该不该嫁给农村男(图)?  

2009-08-25 09:4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男通过自强自立的奋斗在大城市获得了某种成功和位置,也因此得到了孔雀女的青睐。开头很浪漫,然而一旦生活在一起,却发现彼此难以相容:谁做晚饭,谁来洗碗,谁照管孩子……这些在热恋时绝对不会涉及的庸俗琐事竟如此杀伤爱情。

婚姻诊所:城市女该不该嫁给农村男(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当孔雀女嫁给凤凰男

 

讲座结束后,夏小艾陪欧阳涛到地下车库取车。

电梯运行到地下二层时,门开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正迎面等在那里。见欧阳涛从电梯中走出来,他快步跟上:欧阳老师,知道您今天在这里讲座,我特意等在这里,有问题想向您当面请教。年轻人人从包里掏出两页纸递过来:欧阳老师,我给您写过信的。不知您是否还记得这封信?

欧阳涛取过信来看。

 

欧阳老师:您好!

经常看您的文章,非常喜欢,很多是触及心灵的东西。您能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我很佩服。目前遇到了一个很大的困惑,想请您指点迷津。

我有两个朋友,遇到了生活上的困惑。

他们的问题是如此的相似,令我很是吃惊。

其中一个是我的大学同学,可以说是无话不说的好友,就叫他小A吧,结婚刚刚两年,没有小孩。先介绍一下他的成长背景,他生长在农村,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从小生性好强,从上初中就独立地管理自己了,一直到工作他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作决定的。他的妻子是独生女,生活条件很优越。两人是通过介绍认识的,谈了一年恋爱就结婚了。他和妻子的矛盾都是源于生活上很细小的习惯问题,可这竟然成了他想离婚的理由。

据他告诉我,刚刚结婚两天,一起生活的问题就出现了:小A下班比爱人早,所以晚饭由他来做,妻子回来就一起吃。可是妻子从不主动洗碗,等第二天他回来又要做晚饭时,看到的是昨天的剩饭脏碗还在桌上摆着,就很来气。还有就是不会洗衣服,乱丢东西,从不收拾屋子等等。他感到很累,也为此发火,但是无济于事。发一次火,状况能好转三天,到第四天还是老样子。为此他由衷地感到无奈,曾经有一个月不和妻子说话。

他说自己没有别的念头,只想离婚算了。两个人生活还不如一个人自在,没有得到关心反而要多照顾一个人,太累了。他和我诉说的时候,我认为他是小题大做,大男子主义。还不停地教育他应该如何对待妻子。但是很快,我发现我错了。

接着第二个人和我有了同样的诉说。

甚至两人说的话好像是事先排练好了一样,如出一辙。

这个人就叫他小B吧,也生长在农村,很有主见的性格。他的妻子也是富家小姐,人长得很漂亮,两个人是在一个单位工作时认识的,属于自由恋爱。

他告诉我,其实夫妻间实质性的问题没有,都是来自于生活上的小事。他们的孩子如果让外人看来,就像没有妈妈照顾的一样。妻子不做家务,但也不是事业型的人,每天就喜欢打扮自己,家里总是乱糟糟的。小B两年前就提出了离婚,但是为了孩子,最终放弃了。从他的话语中听得出,他生活得很痛苦。

我曾问他们,是否努力想办法改变过?

他们都说没有用,所有的办法都不起作用。

我很困惑,究竟该如何帮助他们改变目前的生活状态?也想请您分析一下,产生这种现状的原因是什么,又将如何才能使今后的生活幸福?

 

年轻人叫蒋亚林,欧阳涛对这封信有印象,记得当时读了信感觉有些无奈,所以只写了简短的回信。现在既然人已经来了,欧阳涛决定和他好好聊聊。

三个人一起绕到写字楼后面的那片绿地,已近黄昏,绿地中央的运动场有不少人在锻炼。孩子们在草地上奔跑玩耍。他们在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欧阳涛说:一个到城里打拼的农村青年娶了城市富家女怎么办,这个问题我也想在《婚姻诊所》中专门谈谈。如果允许我做个猜测,你本人就是信中提到的小A吧?

蒋亚林犹豫了一下,尴尬地点点头:是,我不愿意在信里暴露自家隐私。

我是两年前结婚的,对象说是富家女,也没有富到哪儿去,只不过比我的家境好多了。我来自外地农村,全凭学习好个人能力强搞定这门婚姻。婚后起初还可以,但是一年来越来越过不到一块儿,令人非常郁闷。

欧阳涛问:为什么过不到一块儿了?

蒋亚林说:第一个原因,不管我工作多忙,回到家做饭搞家务还都是我的事。她坐在沙发上嗑瓜子看电视,什么都不管。

欧阳涛问:妻子过去管过吗?

蒋亚林说:她从来就不管,可是我现在工作越来越忙,她不能总不管呀。

欧阳涛说:过不到一块儿的原因还有什么?

蒋亚林说:第二个原因,她的父母一直以来就喜欢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不是这不满意就是那不满意。

欧阳涛问:你们恋爱时她的父母挑剔吗?

蒋亚林说:过去挑剔也就忍了,现在实在有点忍不下去了。

欧阳涛问:还有呢?

蒋亚林说:第三个原因,父母希望我早点要孩子,可她死活就是不要。

欧阳涛问:婚前妻子答应过要孩子吗?

蒋亚林说:结婚前不可能总讨论要不要孩子,她倒是说过不想要孩子,那时也没多想。现在结婚两年多了,怎么也该提上日程了。

欧阳涛说:这是第三个过不到一块儿的原因,还有吗?

蒋亚林说:第四个原因,她对我父母的态度实在说不过去,一说就是不许他们来北京家里住之类,很伤自尊心。今年我妹妹要上大学,家里想让我帮帮忙,当哥哥的肯定应该承担义务嘛,结果她大吵大闹就是不同意。

欧阳涛说:还有什么?

蒋亚林说:这些还不够?我现在对这个婚姻十分不满意。我想知道有没有可能改变她?下一步该怎么办,离还是不离?

欧阳涛说:从你的角度出发,作为长子,父母把你养育成人,又在城里找了工作,有了温馨的小家,想要回报父母是理所当然的。你气愤也好,冤屈也好,欧阳老师从这个角度对你有充分的理解。可是,你想过你妻子的感受吗,如果她来找我,她会讲些什么?

或者让其他女性来评价这件事,她们是什么态度,你知道吗?

夏小艾这时说:如果从一般的女性角度看,你能娶到这样一位妻子够占便宜了。人家跟你一样大学毕业,长得又漂亮,家境又好,你还想怎样?再说,男的多干点家务又怎么了?

蒋亚林嗫嚅道:管家就应该是女人的事,让男人一回家就很温馨得到照顾。

夏小艾说:既然这么需要照顾,当初就没必要找有钱人家的小姐,找个会干活的不就行了?

蒋亚林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欧阳涛摆摆手说:我刚才的意思是想预先说明,在婚姻问题上有个规律,就是公说公理、婆说婆理,无论怎样调解,双方的道理都很难一致。

蒋亚林说:您的意思是,在保持婚姻的框架内,我无法和妻子解决矛盾达成一致?

欧阳涛说:对于你和妻子的矛盾,如果我站在你的立场上支持公说公理,或者站在她的立场上支持婆说婆理,不仅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而且是最愚蠢的态度。再高明一点的态度是,劝说你尽量理解对方,也劝说对方尽量理解你。这种劝说通常人都会做,但是估计效果不大。

蒋亚林有些泄气地说:这类劝说我听得太多了,不解决问题。

欧阳涛说:那好,我现在告诉你第一个结论,你们的婚姻目前只能这样拖下去。

蒋亚林显然有些意外。

欧阳涛说:在目前情况下,你改变不了她,虽然你很想改变她;她也改变不了你,估计她也一定非常希望改变你。

蒋亚林问:真的改变不了吗?

欧阳涛说:在目前情况下很难改变。

你想一想,你愿意改变自己吗?从今天开始,干家务时再没有怨气,妻子不愿意生孩子也很高兴,岳父岳母再怎样挑剔你也绝不计较,完全按对方的标准改变自己,你愿意吗?

蒋亚林摇头:不愿意。

欧阳涛说:那么,你再想一想,让妻子完全按照你的意愿改变自己,她会愿意吗?

蒋亚林想了想:肯定不愿意。

欧阳涛说:所以,如果我现在劝说你改变自己适应对方,是没有用的。我告诉你对方有可能改变,也是在蒙你。

蒋亚林说:这么说我除了离婚,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欧阳涛说:你并没有打算离婚,如果你真的下决心离婚,不会再找我咨询。

蒋亚林说:那我该怎么办?

欧阳涛说:很遗憾,只能面对这样的现状,彼此凑合着过下去,这也叫磨合,听任双方的关系自然发生变化,不要有过多的焦虑和怨气。越理想化地看待婚姻,就会越多不满。

蒋亚林问:你认为我们的关系会有变化吗?

欧阳涛说:过去对方在家里也是什么都不干,你并没有不满;过去她的父母挑剔你,你能够忍受;结婚前她说过不想要孩子,你接受了。现在你对这些开始产生了强烈的不满,这不就是变化吗?

正因为这种变化,才引出了你的问题。

蒋亚林说:这又是你在讲座中讲到的对等律了。

欧阳涛点头:是这样。过去你们能够走到一起,是因为彼此有一种条件上的对等。她的父母虽然可能挑剔你的出身背景,但看到了你高材生的一面,接受了你。你虽然不满对方父母的嫌贫爱富,也不满妻子娇生惯养不干家务,但看到对方相貌好,家庭条件好,也便接受了对方。

自由婚姻是建立在彼此衡量得失之后的对等基础上的,没有谁在强迫你们。

现在,你在北京站住脚了,工作比过去开展了,钱也挣得多了一些,内心就生出不平衡。你要求改变以往的格局,并且认为这种要求是合理的。

可在女方眼里却可能是另一种说法呢。

夏小艾说:你的妻子一定会认为你忘恩负义。

蒋亚林说:她是这样说我的。

欧阳涛说:我要告诉你的是,今后你和妻子的关系还会有变化。如果你的事业更发展了,挣的钱也远比妻子多,工作忙得分不出身来,她可能自然而然会帮你管起家来。

蒋亚林说:可能吗?

欧阳涛说:完全可能。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同样一个女人,跟一个没有多大出息的男人共同生活时,她会觉得自己亏了,自然不愿干家务。可是如果她找了一个很能干很成功的男人做丈夫,她不但心甘情愿地干家务,而且会非常能干、会干。

内在的对等支配着双方角色的变化。

蒋亚林用怀疑的眼神看看欧阳涛。

欧阳涛说:反过来举个例子,如果你的妻子有了变化,比如她怀了孕,要生孩子了,你不但心甘情愿干家务,还会多干一些呢。

蒋亚林想了一下,有些迟疑地说:那倒也是。

欧阳涛说:我的结论是,你用你的愿望改变她,是改变不了的;她用她的愿望改变你,也是改变不了的。无时无刻不在起作用的仍然是婚姻的对等律。随着你事业的发展与成功,双方对家庭贡献的变化,会带来新的家庭格局。

 

>>>阅读《婚姻诊所》<<<

 

谁动了牛郎织女的婚姻?

 

蒋亚林先走了,欧阳涛又和夏小艾聊了一会儿。

夏小艾说:小时候最爱听姥姥讲牛郎织女的故事……

欧阳涛说:牛郎织女的故事不过寄托了人们对于爱情的向往罢了,很少有人对这个故事做另外一面的解读。如果我问你,现实生活中朴实的牛郎真的找到了出身高贵的七仙女,他们之间也确实产生了海誓山盟般的爱情,那么,接下来的日日相处中,这对爱人能够经受住洗衣做饭、盆盆罐罐琐碎生活的考验吗?

夏小艾沉思了一会儿,说:在神话故事中,牛郎织女因为“触犯天条”被无情分隔,或许正预示着现实生活中无法回避的无奈与矛盾吧?

欧阳涛说:人们总说爱是纯粹的,是不应掺杂任何利益考虑的,真正的爱情不看对方的出身、文化、家庭背景,只要真心相爱,就要携手走过一生。

但在现实中,我们看到那么多不堪一击的所谓爱情。蒋亚林出身贫寒,通过自强自立的奋斗在大城市获得了某种成功和位置,也因其优秀得到了富家小姐的垂青。开头很浪漫,然而一旦生活在一起,却发现彼此难以相容。谁做晚饭,谁来刷碗,谁洗衣服,谁做家务?每天对着厨房一大堆剩菜脏碗会产生浪漫吗?家里乱糟糟一片适合谈情说爱吗?这些在热恋时绝对不会涉及的庸俗,甚至与爱情风马牛不相及的琐事为何竟如此杀伤爱情?

夏小艾说:这就涉及对于爱情的理解了。王母娘娘认为七仙女嫁给牛郎是触犯了“天条”。

欧阳涛问:你知道那个“天条”是什么吗?

夏小艾想了想,说:是不是所谓的门当户对?

欧阳涛问: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是七仙女,你肯为牛郎织布吗?这样的婚姻能够长久幸福吗?

这样感慨着,两个人好一会儿不再说话。

>>>阅读《婚姻诊所》<<<

婚姻诊所:城市女该不该嫁给农村男(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2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