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合欢》:中国最美打工妹的传奇人生(7)  

2009-06-19 08:5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柯云路长篇小说

《合欢》

邓玉娇可信,生身寒门、辛苦撑家;邓玉娇可爱,虽处污泥中、犹胜白荷花;邓玉娇可敬,抗暴不畏强……与如此可信、可爱、可敬之女人相斯相守,夫复何求?

——转自网友李吉明的博客

 

第四章  命好不怕运来磨 

(33)

 

第一个想明媒正娶合欢的是小马。

小马年纪轻轻,已是做了几大片房地产的老板,在C市有点名气。他来过歌舞厅几次,看上了合欢。合欢对这个浓眉大眼脸盘也很大的马老板照常热接热待。小马第一次把包房门关上和合欢单独说话,把两万块钱放到她面前。他说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请合欢白天出去玩一天,聊一聊。他说他知道合欢不受请外出,他让合欢放心,他小马为人讲义气。

合欢坐在那里想了想,摇了摇头。小马看了看她,把钱收到口袋里。

小马第二次又把包房门关上,他把五万块钱放到合欢面前:还是请你大白天跟我去玩一天,聊一聊,看你给不给我这个面子。合欢好一会儿沉默不语,这又是那个可以赎出哥哥的钱数。

小马盯了合欢好一会儿,想了想,把钱又收回皮包里。

小马第三次来,把一张存折放到合欢面前的茶几上:这你拿着,别说要,也别说不要。你先想一想,也可以打听打听我小马这个人。我是正经看上你了,知道你是好样的。我绝不是想和你胡来,请你出去,想和你聊聊正经话。他告诉了合欢存折密码。

小马走后,合欢用手指摁着读了几遍,才知道是五十万的活期,还有十几块零钱。

她多少有点吓着了,想了又想,把这事悄悄告诉了秋香。

秋香瞪着眼盯了她好一会儿,冒出一句话:这存折是真的假的?合欢说不知道。秋香说:我帮你去验一验。她怀里揣上存折,坐上小臭子的摩托车后座,突突突开走了。过了没多久,秋香回来了,看了看炕上睡死的白牡丹,将存折连带十几块零钱塞到合欢手中。她在合欢耳边说,存折是真的,她把五十万后面的十几块零钱取出来了。她指了指窗外院子里鼓捣摩托车的小臭子:我连他都没告诉,让他在银行外面等着。看来这个小马是真想和你好。

合欢静下心来,使劲儿想这件事。

秋香说:我再帮你打听一下小马这个人。打听完了,她告诉合欢:小马结过婚,离了婚,现在有个两岁的儿子。看来他是想娶你。合欢问小马这个人怎么样,秋香说:十几年前是个小混混儿,摆摊卖汽水卖茶水,慢慢就发达起来。要说人好坏,现在没个标准。一个人嘴里一种说法。都说他胆大得有点邪,坐过两次牢。合欢盯着眼前想着,胆大得邪、坐过牢她都不怕。

秋香又在一旁添话道:他现在还吸着粉。

合欢看了看秋香,没说话。

秋香说:你别管那么多,先把钱收下。要嫁就嫁给他。把合虎赎出来,把爹娘房子盖了,再自己去读书,管他是长是短,对你是好是赖。他要玩两年踢了你,你也就和他拜拜了。秋香又说了一句她老爱说的流行歌词:不就是拿青春赌明天吗?

合欢知道不能听秋香的,主意要自己拿。

她怀里揣着存折,坐上小马开来的豪华车,大白天跟他去兜风了。

 

她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在离村子老远的路口等着小马接上了她。她要看看小马到底什么意思。她对付过这么多男人,相信小马不能把她怎么样。拿出五十万存折来,也确实不像胡来的样。谈得拢,往下谈。谈不拢,让小马送她回来,她把存折还给他就算完了。风不吹树不响,她在不夜天里还保住一个不受请外出的名声。

小马一边开着车带着合欢在市郊的马路上兜风,一边和合欢聊起自己来。他说他从小在家受穷,书念到初中就不念了,后来就开始在社会上折腾。他对合欢说:人间的苦我没有没吃过的。又说起他这些年做生意的风光,指着路边这一处楼房说是他的房地产,指着路边那一处刚圈起的地说是他买下的地皮。也说起他和老婆打闹了几年,离了婚。说起两岁的儿子跟他这个爸爸亲得不得了。他说:我比他娘还疼他,别看我外表像个赖小子,我真是个好爸爸,知道疼孩子。又转头瞟了瞟合欢:我也知道疼女人,离婚不怨我。合欢笑笑,听着。

车开到离C市几十里的青龙山,小马领着合欢一路登石阶,游览山上的灵光寺。合欢来C市一年多了,都没顾上来这里。金顶红墙的庙宇在挺高的山上,小马指着路边卖汽水胶卷的一个个小摊说:十几年前,我就在这里摆过摊,夏天晒得蜕了皮。合欢笑笑,说她听说了。小马拍着胸脯说:我是一步一个脚印闯过来的。这方圆百十里,还算有点名气。他拿着照相机摄像机,一路上山给合欢照了不少。

到了山上大雄宝殿,佛祖高高在上,小马将几张大票塞到功德箱里,说:你在这儿许个愿吧。合欢站在香烟缭绕的佛殿里双手合十站了一会儿,她把她的愿许了。

小马问她许的什么愿,她笑笑没说。

小马又开车带着合欢到了他爹娘住的地方,C市近郊的一个农村,小马说他就出生在这里。

村庄土路颠簸不平,房子有新有旧,看到一幢乍眼挺起的二层小白楼,围着很漂亮的绿栏杆围墙。小马说,这是他给爹娘盖的房子。合欢被领着进了院子,老头老太太很健朗,在院子里种菜种果树,笑呵呵的一看都是老实人。楼上楼下房子很宽展,摆设很阔绰。小马一间房一间房打开让合欢看。合欢想到了自己爹娘住的草房。小马的爹娘对合欢很和气。小马对爹娘问长问短很孝顺。小马告诉合欢,他两岁的儿子小保姆领着去城里住了。坐车出来,小马的爹娘在院内冲他们招手。小马问:你对我爹娘印象怎么样?合欢说挺好的。小马点着了烟:你见了我爹娘,是不是对我踏实点?

合欢笑笑没说话,她觉得是这样。

小马一挥手说:一个人是好是赖,看他对亲爹亲娘、兄弟姐妹怎样,这里没有假。小马又说:你要跟了我,你的爹娘我就都管了。你还有什么兄弟姐妹需要照顾,我也都管了。

合欢真的有点动心了。

车开了好一会儿,小马让她帮着拿烟。她拿起烟盒抽出一支递给小马,看着他点着,问了一句:你只抽这个吗?小马蹙起眉,眨巴眨巴眼:你听说我什么了吧?和你说实话吧,我是吸了毒,戒了两次没戒掉。他将抽着的烟在合欢面前晃了晃:这里边就掺着呢。你要让我戒,我这回就下决心戒。合欢没说话。

玩了一天,临分手下车时,一瓶矿泉水洒了合欢一身。她连忙抽餐巾纸擦着,又从怀里掏出那张贴身带的存折怕湿了。小马看见说:这是不是我给你的那个存折,随时准备还给我?合欢笑了笑。小马说:折子你先拿着,你再想几天,考察考察我,最后给我一句话。

 

合欢想了好几天,觉得想好了。她准备答应小马。

她要对小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让他把毒戒了。她要让他陪着她去虎峪口把合虎赎回来。她还要告诉他,这一辈子她得管自己的爹和娘,还有一个痴呆的弟弟。她还要寻妹妹合英。她会好好帮着小马管好家。她对他爹妈也会很孝顺。他要同意,她以后还想去上学。他要不同意,她就先不去。她还想好了很多。看着铺位上的被褥,她已经想好了要搬离这里。

秋香看出了合欢的意思:你真是找了个好主儿,熬出了头。合欢说:你也嫁人吧。秋香瞟了一眼在院里鼓捣摩托车的小臭子:我扯着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嫁谁去?合欢一下想到田文书了,脸色变得黯然,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待田文书。以后帮他点钱开画廊?事情好像不这么简单。

她犹豫起来,犹豫了两天,还没出结果,传来消息,小马被捕了。

听说与他一起被捕的还有银行的人。

 

(34)

 

合欢和小马的事情不见最后眉目,也搅得秋香走神了。

她对合欢说:你早晚是嫁个好主儿。她目光恍惚双手兜起自己鼓鼓的大奶:我现在全凭它了。什么时候它成了软布袋,坐台不能坐了,嫁人也嫁不好了。

一天,她对合欢说:有人想包她做二奶,她答应还是不答应?合欢说,这事全凭自己拿主意。还说要看具体什么情况。秋香双手隔着衣服拨拉着自己的大奶,两眼走神地说:人说不上好,也说不上赖。钱有点,也不算太多。她隔着门缝瞟了一眼蹲在院子里摆弄摩托车的小臭子:他这两天听见风儿了,已经和我闹开了。

合欢看见小臭子这两天板着一张瘦白脸不多话。

昨天后半夜,隔着布帘听见他们一男一女没好气儿。男的一边犁着女人,一边嘴里发着什么狠。女人说你把我捏疼了,一拱身把男的掀翻了,头很响地撞在墙上。

秋香一边和合欢说着话,一边理着头发照起镜子来。她摸着自己那张瓜子脸打量着:这脸也比头两年糙多了。这便宜活儿也干不了几年了。合欢问她以后打算干什么?她说:找一个比小臭子强一点的,开个发廊,自己当小老板,省得侍候人。

秋香问合欢:小马这回要是判了,你还等他吗?合欢摇了头。秋香问:你这是不等,还是不知道?合欢没言语。秋香问:他这回要判上十年二十年,那钱你留着花不花?合欢明确摇了头。秋香问:他这回要没事,出来了,你答应他吗?合欢想着没言语。

秋香说:我看你原来的心思,是想答应他来着。

合欢眯着眼想了好一会儿,微微摇了摇头。她说了一句话,意思是以后还想靠自己。

 

(35)

 

过了不久,传来消息,小马被判了无期徒刑。

合欢怔了怔,就哭开了。秋香问:你不是还没答应他吗?合欢摇摇头抱住枕头大哭起来。

她直到这会儿才明白,她心里其实早已答应了小马。她一直等小马没事出来。小马也托人带过话给她,说他没事儿,很快就会出来。她哭够了。秋香问她:那你还等他吗?合欢摇了头。小马又托人带话来,说他坐不了几天牢,很快就会出来。秋香问:他真要很快出来呢?合欢待了一会儿,还是摇了头,她不想这么险。她从小没有这样大哭过,哭了,总算偿还了小马的情。

不管小马是好是赖,他是第一个正正经经想要她的男人。

秋香又问她:我看小马三年五年出不来,他那钱你花吗?合欢摇了头。她没有张口答应人家,不能花。答应了也不能花,花这钱太玄乎。

龙处长也多少听说她和小马的事了,关起包房门来问她。

合欢摇了头。她不想让别人管她的事。

小马的妹妹马小惠来了,二十多岁,一张红扑扑的善良脸。她带来了小马在青龙山灵光寺给合欢照的一摞相片,大多是合欢一个人的,还有一两张小马和合欢站在一起的。合欢一张张看着,没说话,收下了。马小惠告诉她,小马说有一样东西留在合欢这里,合欢要等他,就留着用,要是不等他,就看着办。合欢把存折拿出来交给了马小惠。马小惠打开看了看,合上,又打量着合欢:你不留着了?合欢微微摇了摇头。马小惠说,小马讲了,不论这次坐多长时间牢,他出来还会找合欢。合欢目光恍惚地苦笑了一下,又拿出十几块零钱补上:这是从五十万后面领的。马小惠收下了,慢慢捏在手中。

合欢又从脖子上摘下一个红线穿的玉观音,递到马小惠手中:你把这个捎给他。这是那天和小马一起游青龙山灵光寺在路边小摊上买的,她自己出的钱,她说心诚则灵。马小惠摩挲了一会儿玉观音,又看了看合欢,转身走了。

看着马小惠的背影走远了,合欢又回到屋里抱着被子枕头哭了一顿。

哭完了,合欢擦干净脸,靠墙坐在了被子枕头上。

她打开了自己的账本,还是几年前水蛇腰送的那个笔记本,一页一页翻看了。欠黄嫂的钱早已还清。在W县借秋香雪莲的钱也早已还清。几年来她欠别人的情,也都一笔笔早已还清。她欠小马的情最多,还得也最多。这么多天来她一直在想他,今天又这样哭他,也算还清了。

笔记本早已记满了。她想了想,一页页把它撕碎了。

她又在腿上打开笔记本电脑,打着字帮自己想事。流水一样过完了几年来的人和事,她把电脑关上了,对秋香说,她明天要请客。

 

第二天中午,就在雪莲在的那个饭店摆了一小桌。

到的人除了合欢、秋香、小臭子,就是田文书。雪莲已经当上了领班,今天也算是被请的客人就席。酒菜上齐了,合欢端起酒杯对大家说,今天她请客,是给田文书过生日。田文书没想到,脸一下涨得通红。秋香、雪莲也没有想到,立刻拍起手来,端起酒杯,小臭子更是连说带笑地凑热闹。五个人站起来碰了杯。

合欢说:咱们每人来句贺词。秋香、小臭子、雪莲各说了一句。

合欢最后说:祝你心想事成,早日成为画家。

 

(36)

 

冬天最冷的时候,合欢拿着一年来挣的五万块钱,在田文书陪同下去虎峪口劳改监狱赎合虎。

又大半年时间过去了,合虎的刑期剩下不到五年了。按劳改监狱董队长的价说,一年刑一万,这点钱足够了。怕万一又涨价,临走合欢又向秋香借了一万块。秋香看着在院子里修理摩托车的小臭子对合欢说:要不要让他陪你去?你那汉面点儿。

合欢说,还是让田文书陪她去。自家的事还是靠自家人忙。

长途汽车在几百里路途上颠簸着。合欢想着董队长那双盯她的狐狸眼,下决心这次要把合虎的假释办成。 

>>>阅读《合欢》<<<

内容简介

 合欢出身社会底层,美丽既是她的幸运,也是她的不幸。
  在生活的重压下,合欢当过小姐,但她只是陪唱陪吃,从不出台。这是合欢的底线。哪怕为着拯救关在狱中的哥哥,她也绝不出卖自己的人格。当乡长、县长、律师、富豪形形色色人物向她伸出爪牙时,她却把爱情献给了性格软弱的小学教师,并如牛重负般地为他寻找出路。
  在合欢身上,表现了一个小人物不甘沉沦的人格光彩。
  无论是在招待所当服务员,还是在体面人家当保姆,还是坐台当小姐,都是一种无奈的挣扎。即使在最艰难的处境中,她也从未放弃过灵魂的纯净。她坚守着自己的尊严。她和她的伙伴们在污泥中也还坚持着互助和友爱,正直和善良。
作品语言诗化,弥漫着对小人物的悲悯。

柯云路:有多少男人愿娶邓玉娇为妻(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柯云路:有多少男人愿娶邓玉娇为妻(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9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