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云路的博客

最新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曹操与献帝》《芙蓉国》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

柯云路,作家,1980年开始创作。根据其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电视剧曾创下当时的最高收视率。。二〇〇〇年以后,陆续出版了《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等五部以“文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受到海内外关注。柯云路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东方文化等学科,著有理论专著《人类时间》《极端十年》,关怀心理健康的著作《破译命运密码》《焦虑症患者》等。《曹操与献帝》是柯云路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他的笔触从现实伸向历史,依然显示出一以贯之的人间情怀。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柯云路:一夫多妻制在中国行得通吗(图)?  

2009-06-11 07:0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交换爱情》:老公的小情人是别人二奶(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丈夫有了外遇却不愿离婚,在当前叫做“喜新不厌旧”。做妻子的有能咽下,也有坚决咽不下的。这时丈夫的反应又分几类:有的放弃婚姻,走出家门;有的放弃外遇,回归家庭;还有的坚持霸占两头折磨妻子。这个故事中的丈夫不离婚又不放弃外遇,解决的办法是让妻子到外面找情人。他说他要坚持这个家庭。 

>>>阅读《交换爱情》<<< 

花心老公劝妻子外遇 

这是我收到的一封邮件,题目一栏写了长长的一句话:丈夫有外遇,并且不介意妻子也发展外遇,只要不离婚。

很新奇的一种婚姻形式。

小冬几年前嫁给一位教书先生,对方谈吐文雅,品貌俱佳。婚前爱情说不上轰轰烈烈,但婚后的日子还算不错。白天各上各的班,下班后一起做做饭逛逛街看看电影,小冬觉得自己的一生有了依靠。这样过了几年,小孩子的事情提上了日程。现在要孩子不比过去,之前要有充分的学习和物质准备。首先是夫妻俩配合,要保证双方状态最佳时受孕。岂知这边小冬还在搜集资料看书学习加强营养,那边先生却显出了三心二意。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使回到家也常常躲到卫生间接打电话。小冬是个粗钱条女孩,平日对丈夫的行踪很少过问,但屡屡如此也难免不高兴。丈夫解释说,为了给未出生的宝宝创造更好的物质条件,他不得已在外面做着兼职,还揽了两份家教,这些电话都与挣钱有关。既然如此,小冬不再多想。

这一天小冬提前下班,拿钥匙开门时发现门在里面被别住。

小冬觉得很蹊跷,于是开始敲门。声音由轻而重,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直到小冬以为家中有什么意外打算报警时,门突然打开了,神色仓皇的丈夫身后站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女孩。没容得小冬看清楚,女孩已一溜烟跑到了楼下。

毫无精神准备的小冬呆呆地跟在丈夫身后进了屋。看着床上下陷的枕头和未及抻展的床单,小冬再缺心眼,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之后的追问哭闹是少不了的程序,但丈夫一口咬定什么也没有发生,那只是他家教辅导的一个学生而已。这样的吵闹次数多了,连小冬都觉得没意思.。

一位闺蜜劝她,事已至此,对方真承认了又能怎样,你打算离婚吗?小冬想想也是,既然还要在一起过,也别不依不饶的,这件事就算给丈夫一个教训吧。

一年多后儿子出生了,白白胖胖,煞是可爱,小冬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儿子身上。听人说,男人有了孩子后会更顾及家庭,但丈夫在家的时间反而更少了,理由很充分,要给孩子挣奶粉钱。小冬后来才知道,丈夫和那个被撞上的女孩又维持了下去,直到发生更大的事件。

孩子出生后不久,丈夫以挣钱的理由辞职下海。小冬之前听过不少生意人有了钱就变坏的故事,加之丈夫的前科,对他并不放心。但看着人家住别墅开宝马,也想自己有一天能过上好日子,遂不再执意反对。教过书的丈夫是个聪明人,不久就与人合开了一家小公司,业务开展挺顺利,眼见得钱比过去多挣了不少。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几乎天天晚上在外应酬,常常半夜打来电话,说事情没谈完就不回家了。

这一天小冬正打算给孩子喂奶,有人敲门。门后站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微胖秃顶,手中夹个皮包,典型的生意人打扮,一副来者不善的神情。小冬客气地把男人让进屋里,勉强把孩子哄睡,才开始听男人说话。

原来自己的丈夫睡了这个男人的二奶。

男人很气愤,小冬很尴尬。尴尬之余并不伤情面,毕竟面对面的两个人都没犯错。男人倒还讲理,反而好言好语的商量办法,自然是管教属于自己的那一方。

又是事后才知道,这个让丈夫睡了的二奶与小冬还有另一层渊源,先前被小冬撞上的女孩竟是那位大款的女儿。丈夫通过这个女孩认识了她父亲的二奶,当然,这位二奶很照顾了丈夫的生意一把。事情的后果自然有点严重,大款岂能善罢干休,几次放出话来要报复。女孩也不是省油的灯,知道情人和父亲的二奶好上了不依不饶,找上家门大闹了几场,吓得丈夫诅咒发誓与两个女人都断了关系。

这件事让小冬丢尽了脸也伤透了心,但看看怀里不到一岁的儿子,离婚的话几次到了嘴边又被生生咽了回去。毕竟做了母亲,小冬觉得自己成熟了许多,所谓男人变心的事也听得多了,天下乌鸦一般黑,说不定再找一个男人还不如这个。

这件事使丈夫有所收敛,颇老实了一阵子,然后好景不长,一年多以后又有了新的情人。这次小冬不再哭闹,而是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已经知道了他的婚外情,只问他到底有何打算?小冬说:我不想让自己变成怨妇,也可以替你保守秘密,毕竟有了儿子,不想让他长大后仇恨父亲。就算真的离婚,表面上也要像朋友那样相处,一切为了减少对孩子的伤害。

本已做好妻子大闹准备的丈夫对小冬的大度既意外又感动,不仅承认了婚外情,还检讨说知道那样做会伤害小冬,可就是控制不了。对于是否离婚的话题,丈夫说不管在外面怎样,从来不想离婚的事,只想这样过下去。他说心里很明白,再找到小冬这样的贤惠妻子很困难。可是如果继续过下去,又不能保证不再外遇。

这样的矛盾怎样解决呢?

接下来才是这个故事最个性之处,小冬的丈夫说,希望维持现状,彼此互不干涉私生活。为公平起见,建议小冬有机会也发展外遇,他保证不介意。

小冬傻傻地听着丈夫的这套说法和理论,根本来不及有任何想法。

丈夫又说:假如小冬坚持离婚,可以先找到对象,再办离婚手续。未办离婚手续前两人照旧一起过,他仍会像现在一样照顾小冬母子。

这样做说白了就是“婚内离婚”,也算对小冬的一种补偿。

讲完了这个故事,小冬进行了自我分析:我这人一直以来依赖性比较强,独立性比较差,性格软弱,所以仍在犹豫不决,不知该何去何从。有时觉得自己如果答应这种条件就太没骨气了,但好像还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离婚。 

>>>阅读《交换爱情》<<< 

一夫多妻制在中国行得通吗? 

婚外情的故事各式各样,但发生婚外情的一方以公平的原则建议另一方也发展婚外情,前提是不离婚,这确实有点稀奇。

初看这封信,我想,任何人都会告诉小冬:离婚,过自己的日子。

这无疑是小冬的第一种选择。但细想想,事情似乎又不那么容易。以小冬的软弱和她对丈夫的依赖,加之还在吃奶的婴儿,离开这个让她痛苦的丈夫就一定更幸福吗?此外,确如其所担心的那样,如果再找一个男人还不如这个怎么办?

于是摆在小冬面前又有了第二种选择:不离婚,忍受丈夫婚外情加给自己的屈辱与痛苦。这是当今很多女人不得不忍受的“不平等”婚姻。

所谓“不平等”,就是女人坚守家庭“从一而终”与男人四处移情“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从一般意义上说,小冬的丈夫是个不怎么样的男人,勾引自己的学生,又和大款的二奶上床。但令人意外的是,这位丈夫建议妻子也发展婚外情,以使两人的关系得到平衡。这确实有点闻所未闻,又似乎不能简单用“流氓”二字概括他的行为。这位丈夫要维持家庭的意愿显出了一种荒唐中的真实,甚至可以说是“真诚”来。他在这点上与很多滥搞婚外情的男人不一样,那些男人是“只许自己州官放火,不许别人(妻子)家里点灯”。有些人甚至对妻子与异性的一般交往都很限制。

丈夫的这种态度,使小冬面临着第三种选择:一个双方都有“婚外情自由”的“平等“婚姻。

这可能会让习惯于一夫一妻制道德文化的绝大多数中国人认为大逆不道。

但道德又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

人类的婚姻史上有过一妻多夫的阶段,所谓母系社会。也有过一夫多妻的阶段,所谓男权社会。在一妻多夫的阶段,一个女人与多个男人交媾不仅不是伤风败俗,反而是血缘延续的力量与美德。同样,在男权社会,皇帝拥有多位妻子也是政治与权力的需要。那些受到诟病的君主们往往不是因为妻妾成群,而是由于他们耽于美色而不理朝政。

不久前我看到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袁南生的文章《你不知道的非洲》,讲了津巴布韦的许多风土人情。其中一节讲“对性事的随缘心态”,“在当地人看来,充分享受两性愉悦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因此,津巴布韦医院为中国医疗队队员安排住宿时,总是给每个人提供双人床和两个枕头,以便队员寻找性伴侣,过好性生活。在他们看来,没有性伴侣是不可思议的。不过多年来,一批批中国医疗队员来津后,没有谁去‘寻花问柳’,而是独自过夜,当地人多少有些难以理解。多妻在津巴布韦不违法。2005年,中国国家领导人访津,津议长穆南加格瓦夫妇连续几天亲自接待。这位多妻的议长,每天出来一位妻子参加接待,每天出来的是不同的人,议长美其名曰妻子之间要搞好平衡。当地成年男性去世后,他的妻子通常自然而然就嫁给丈夫的弟弟,子女由小叔子抚养,当然财产也由其继承。”

引用这样一段花絮,是想说明多妻和性自由即使在当代在一些(往往是落后的)地区和民族也合法地存在着。相信没有人会说这位议长“作风”不好,而他的妻子们也都能在那样的文化与制度下和睦相处。

现在大多数文明国家倡导一夫一妻制并视之为“道德”,并非天经地义,只不过因为这种婚姻制度与文化最大限度地维护了人类现在的生存和利益而已。换一种别的婚姻制度与道德体系,现在社会肯定会乱套。

“道德”在一定意义上只是社会利益的最大化。

正因为是一定意义上的社会利益最大化,现行的一夫一妻制与道德观念又是权威的,大多数人难逃其制约。

在今天的中国,小冬丈夫的“性解放”毫无疑问地冲撞了社会的“道德”底线,当他与不同女性发生婚外情时,他会伤害自己的妻子;如果那些女性也有家庭,或有自己的性伴侣,那么,他冲撞的就是这个社会的婚姻秩序与性秩序。如果小冬在丈夫的建议下也开始婚外情,那么这种双方都“自由婚外情”的家庭同现在婚姻秩序与道德的冲撞就更多了。

公开倡导这种双方性自由的“平等婚姻”,在当代中国肯定不行。

那么,某种程度的默许与宽容呢?像小冬这样的女人,能够接受这第三种选择吗?

我没有给小冬回信,因为她很可能甚至很必然地会回到前两种选择中去。 

>>>阅读《交换爱情》<<< 

《交换爱情》:老公的小情人是别人二奶(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交换爱情》:老公的小情人是别人二奶(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交换爱情》:老公的小情人是别人二奶(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当当有售     >>>卓越有售

 

  评论这张
 
阅读(218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